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二章九王爷这一通骂
    太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态,一脸威严的看向炎破天,虽然遗憾于无法看到那小公子的绝美容貌,但是面上却不看不出来半分。

    “九皇弟,你还有话说么?”

    炎破天为水月弯倒了杯茶水,随后轻轻推了过来,一派悠闲安详,简直就没把眼前的两人放进眼里,嚣张的叫人牙痒痒。

    直到看着水月弯抿了口茶水,炎破天像是这才发现太子以及徐太师正盯着他似的,修眉一挑,幽深的瞳孔倒映着二人明显有些色变的脸庞,漫不经心的问道:“都看着本王做什么?”

    竟然是完全忽视了太子的问话,态度真是与那天大街上的一分不变,该嚣张还是怎么嚣张!

    太子脸色有些难看的低吼道:“九皇弟,事已至此你还要装傻不成?”

    “装傻?本王何时装傻了?”

    “你的……”太子本来相叫水月弯的名字,但是无奈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只能这么将就着叫,实在是憋屈的紧。

    明明就是自己先发现这小公子身手不凡的,结果却被炎破天给截胡了!

    而自己,居然连名字都不知道!

    “嗯?我的?”炎破天盯着太子一脸似笑非笑,“这一回,太子又是看上我府中的什么东西了?若说是娇姬美妾,本王却是一个都没有,只有一些珠宝玉石什么的,你要是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太子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谁要你那些宝石了?他是太子,有什么想要的得不到?

    “你的贤弟大庭广众之下杀了人,难道你就不打算交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吗?”

    “交代?谁看到了?是不是杀人就凭你一张嘴?太子这般武断,父皇知道吗?”

    太子:“……”

    太子觉得自己再与炎破天这只腹黑的老狐狸说话怕是要把这一身的血都给吐完了!

    于是他明智的把话锋交给了一旁同样是敢怒不敢言的徐太师。

    他以为炎破天对这年逾古稀的老家伙好歹会多些顾忌,毕竟徐太师是两朝元老,就算是父皇也对其有诸多信任,只要徐太师往父皇面前这么一告,就算是炎破天有再多军功在身也一定逃不过这满朝文武的口诛笔伐!

    可是谁知道……

    炎破天不用等徐太师说话,继续毒舌,那话毒的就是他这个旁观者都听不下去了。

    “徐太师,原来还没死?”

    徐太师一口嚎叫卡在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差点就要嗝屁了,急的身后的太师又是顺背又是劝慰,又不敢对上炎破天的双眼,也是憋屈的不行。

    “本王若是你,怕是直接就要撞柱算了,陪孙子去好了。”

    水月弯抬头看向他,对他徒然这么咄咄逼人感到有些许疑惑。

    炎破天极为敏感的感受到她的目光,只不过没有低头迎上去罢了。

    此刻他正盯着徐太师那张青紫交加的脸,继续不气死人不住口:“这么大年纪了,连孙子都看不好,这般无用之人,也不知道父皇为何对你这么倚重。”

    “人死了你不但不给他下葬,反而让他死了都受奔波之苦。”

    “不去找真正的凶手,反而在这儿对着一个少年强加逼迫,识人不清,徐烨,本王看你真是活了太久,眼瞎心糊涂至此!”

    全场一片安静,在九王爷低沉隐怒的嗓音落下的时候,场中就时不时的有一两声倒抽气声响起,不少人都是看向被气的翻白眼的徐太师,渐渐的居然有些同情。

    就说九王爷怎么可能这么好脾气,太师都把棺材扛到九王府门前来了,还不发怒,没想到只是新账旧账一起算。

    不过,这骂的还真是……毒啊!

    就算是他们听着都觉得恨不得去死一死才好,那徐烨老头子是不是已经被气死了?

    众人看过去,却意外的见到那徐烨老头子不但没有涨红反而还有些思虑的面色。

    嗯?

    怎么回事?那老头子不是应该七窍生烟然后被九王爷给活生生气死了么?

    徐烨说起来也是糟心。

    几日前他知道了唯一的孙子的死讯的时候,仿佛整个天都塌下来了,直接是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才醒过来,一条命差点就这么去了,醒来后只听到自己拿儿媳妇说是一名没见过面的小公子杀死了自家孙儿,悲痛交加之下压根就没想到要去求证一番!

    只想着在今日这一场中,逼着九王爷将这杀人凶手给交出来,也算是给自家孙儿报了仇了。

    但是却完全就没想到九王爷居然是护定了这小公子,拼着与太子为敌都不愿将人交出来!

    现在好好看去,这小公子眸正明清,虽然人是冷了些,但是在九王爷怀中却半点都没有那种粉面小生的柔弱造作,反而是如同青竹一般傲骨!他徐烨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虽然现在是老了,但是看人的眼力还在!这小公子,就算是杀了人,也是绝对不会否认的!

    他定然会一脸冰冷的向整个太师府宣战!

    人就是本公子杀的!那又如何?

    现下被九王爷一顿好骂,居然就这么清醒了过来,于是也就想起来了一直被他忽视的问题,于是强压住心中的悲痛,将身后正狠狠盯着水月弯的儿媳妇,也就是现任的太师夫人叫了过来。

    “你说!景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太师夫人只顾着用那双通红肿胀的双眼瞪着水月弯,压根没听见老太师的问话,直到炎破天冷嗖嗖的凤目扫了过来在,这才抽泣了几下道:“这国都都传遍了,不是他还会是谁?”

    炎破天一声冷哼,浑身气势半点不收敛的暴涌而出,沉沉压下面前满脸惨败的太师夫人,狭长凤目一眯,对面前这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极为不满。

    看看自家的小女人,遇上这么大的事情她就从来没放在心上过,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此刻将一切都交给他的模样是在是太的他的心了!

    “糊涂啊!不查清楚景儿真正的死因,你居然就敢胡乱出去嚷嚷?”徐烨双眸含泪,瞪着太师夫人恨铁不成钢。不知道此番来九王府是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的吗?居然出了这么大的差错!

    那太师夫人转头就扑到太师怀里,哭的肝肠寸断:“如今景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徐烨一口老血差点给喷了出来。

    这无知妇人!

    自己想死别带上太师府,现在可怎么得了!

    一旁的太子见势不好,暗暗骂了声炎破天,只能再度开口:“都说三人成虎,若是没人看见,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流言传出?”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