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一章太师府胆子好大
    众人几乎是看呆了!

    有人是为了终于见到九王爷的真容而花痴乱犯,也有的人却是看着那立在九王爷身旁依旧不现半分弱势的绝美小少年,暗叹其气质卓绝。

    果然不愧是让九王爷当场从太子爷手下救下来的人物,果然是风采过人。

    然而水月弯还没有为这过于炙热的眼神表达出什么不满,某人已经是浑身杀气狂飙,深邃的凤眸都是盯着那一众或坐或站的人,渐聚风暴。

    他仍旧记得这小女人刚换上白霞衣站在他面前的样子。

    让他恨不得将她再度扒光!

    连他都是不受控制的有了这等想法,那这些几乎要流哈喇子的人心里又会是怎么样的荒诞想法?

    真想挖了这帮人的眼睛!

    几乎要凝成实质的不爽终于是拉回了这些人的神志,随后就是诚惶诚恐的一个接一个的高呼:“见过九王爷。”

    炎破天将水月弯带到主位上坐好,这才拂袖道:“不必拘礼。”

    “多谢九王爷。”

    水月弯无视一众的好奇打量目光,端坐在主位上,看向与她并排坐着的炎破天,那种怪异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但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问什么,只能就这么坐着。

    水月弯总觉得自己跟个傻子似的被那腹黑男人给骗了。

    炎破天见她乖乖的模样却是极为满意,大手一挥:

    “开始吧。”

    行二恭敬应下,乐呵呵的站了出来,朗声道:“那么,结义宴会就此开始。”

    “请……”

    “慢着!”

    行二话还未说完,一道苍老颤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随后大门处闯进来了一群人,个个都是白衣缟素,现任太师搀扶着一名妇女,眼中全是悲痛,而那妇女早已经是哭的快抽死了过去,眼泪鼻涕一大把,十数个人一起撕心裂肺的哭嚎,造成的效果是十分震撼的。

    更为重要的是,身后还抬着一架巨大的……

    棺材!

    席中顿时一片哗然,盯着那领头的人眼中慢慢的都是佩服!

    这不是老太师么?

    据说如今已经是八十高龄了!

    今日是嫌活的太久来找死来了么?

    胆子好大!

    炎破天与水月弯皆是盯着那架棺材,随后又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物,还真是哭笑不得。

    他俩这一身的纯白,看上去,真像是给那个太师府小公子守灵呢!

    早知道太师府一定会在今天找事情,没想到却连棺材都扛过来了,这是打算跟他死磕到底了?

    炎破天黑眸缓缓眯起,盯着那分明走路都不太稳当的老太师一步一步的来到了正堂,宽袖下的大手握了握水月弯的小手,示意她不用害怕。

    老太师徐烨,额上缠着一根白条子,身上也是一通的白,就连那不离身的拐杖都是缠绕了一圈一圈的白布,整个人就像是从染缸里捞出来似的,称的那双通红的眼眸更加猩红了,死死的盯着水月弯,然后颤巍巍的走到两人跟前,扑通一声就跪下了,二话不说就哭喊道:

    “九王爷!我孙儿死得惨哪!”

    话落就是一阵痛哭。

    年逾古稀的老人家,连唯一的孙儿都没了,就相当于太师府这一脉断了香火,一时间,众人是可怜又可叹,随后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水月弯。

    谁不知道那一日大街上的闹剧?那太师府的小公子,可不就是面前这个冷冷淡淡的美少年杀死了么?

    太子爷都这么说了,而且还有目击者不是么……

    虽然已经被暴怒的九王爷给弄瞎了。

    “我徐家世世代代都是一脉单传,那个后辈不是当成宝贝一样的宠着!现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人给杀死了!今天老臣就是撞死在这里!也一定要一个交代!

    那徐烨是真的悲痛,一个头又一个头磕的是实打实的卖力,真让人害怕会不会将人磕傻了!

    那小公子会怎么说?

    受害人都找上门来了!

    是仗着九王爷的宠爱横行跋扈?还是……

    其实压根就不用想,因为水月弯整个人都被炎破天抱进了怀里,粗糙的大手带着微湿的热度轻轻地捂住了她的唇,不重,却十分坚定。

    我的女人,不需要出口申辩。

    而那边,徐烨还是在悲惨的哭嚎。

    “九王爷,您一定要将杀人凶手交出来!不然,老臣今日就撞死在这里!”

    “那你便撞死吧。”

    徐烨一怔,随后愣愣的看向一脸冷酷的九王爷,九王爷如同在看着一个已死之人一般的凉薄眼神立刻就让他意识到,九王爷不吃这威胁!

    或者说,自己这一条老命对九王爷来说,就是死了也算不得什么!

    可怕的九王爷!

    徐烨抱着自己那拐杖,当真就是冲着那巨大的廊柱就撞了上去!众人始料未及,只能傻傻的看着老太师被人一把拦下,而后就是一道略带责备的声音响起:“九皇弟,你怎么能看着太师寻死呢?”

    太子似乎是掐着时间到的,一袭隆重的金黄太子常服,但却一来就是责备。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

    九王爷的确是揽着自家贤弟,冷眼看着徐烨,镇定的就连衣角都没有动一下,果然是战场修罗,冷血残酷,诚不相欺!

    “参见太子殿下!”众人高呼。

    “起来吧。”

    太子亲自搀扶着老太师,关切的问道:“徐老太师无事吧?”

    徐太师就好像看到了亲人似的,一双浑浊的老眼微微透出了些许亮光,随后转头就冲着太子拼命磕头:

    “太子殿下,我孙儿惨死,您也是亲眼见到的!请一定要为老臣做主啊!”

    太子亦是一脸悲痛,情真意切的模样几乎让徐太师又是一通感恩戴德。

    他说道:“徐太师节哀,虽然人死不能复生,但是这杀人凶手本宫定然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本宫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多谢太子殿下!多谢太子殿下!”

    水月弯自炎破天的手缝见看见了这一幕,居然是觉得有些好笑。

    炎破天告诉她,那杀死太师府小公子的人不是别人,可正是这太子府的人,那么现在这一幕岂不是相当于在求着吃下羊羔的老狼把它自己开膛破腹将羔羊再给剖出来么?

    想也知道不可能!

    那老太师若是知晓了真相,会不会不用撞柱,直接就这么气没了?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