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章惊艳出场
    “这衣服,是本王亲自监工的,锦绣坊的绣娘赶了三天三夜才赶出来,价值万金。”

    万金?

    水月弯看了眼手中的衣物。虽然的确是很精致没错,但是没有半点纹饰,粗粗一眼看上去,只觉得平凡无比。

    炎破天感知何等敏感,只是一眼便洞悉了水月弯的想法,随后一声朗笑,大手抓起那白袍,凌空一抖!

    水月弯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疑惑的看向炎破天。

    她还是不懂,这件衣物凭什么被称为价值万金。

    炎破天将衣物挂起来,随后轻轻掰过自家小心肝的脑袋,让她成一个角度在看过去,随后,水月弯的眼中极快的划过一抹惊艳!

    好漂亮!

    那件衣服,此刻在水月弯眼中依旧是白色的,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那衣服就好像活了似的,衣襟,袖口,下摆,袍身此刻横贯着一道道神秘的符文,如同古老的密语,划过玄奥的痕迹,更在炎破天打出来的掌风中微微飘荡,袍身上的流纹也是随之晃动。

    看的久了,水月弯只觉得背上某一处微微发热,走远的神智却是因为这异样的感觉回复了,当下就是感到有些骇然。

    这衣服到底是……

    “这衣服,当真是你命了绣娘做的?”水月弯冷眸泛着不明意味的光,盯着面前微笑的炎破天。

    炎破天神色不变,唇角的笑容也是半点没有落下,加上他身上的那件雪衣,身上不带半分杀伐之气,凌厉的眉眼似乎也是柔和了些,分明是翩翩的温柔公子。

    但是水月弯却知道,这名时而黑衣时而白衣的九王爷,他穿白衣的时候反而是最危险的。

    水月弯来到衣架前去下那衣服,直直的看着负手而立的炎破天,默然不语。

    炎破天了然,带上了门,出去了。

    水月弯不由自主的将手抚上了肩部,那里,有一道流纹印记,若是她没记错的话,就与她方才见到的古老痕迹很是相似。

    这到底是……巧合?

    又或者,是炎破天为了试探什么?

    莫非他知道了自己拥有的异能事实?

    水月弯当即就否认了。

    若真是这样,这位杀伐果断的九王爷早就将自己当成妖孽给劈死了!哪里还会废这么多话。

    水月弯再度看了门外一眼,还可以看见那男人昂藏的身躯倒影在窗棂上,一动不动。

    水月弯微微叹气,轻开衣衽……

    ……

    九王府已经是人满为患,但是却没人敢乱走,不仅仅是因为无处不在的暗卫明卫,单单是在那在宾客中穿梭招待、一身杀气充作小厮的黑衣男子就足够有了威慑力。

    没办法,九王府中,从来没有男人,就算是如今九王爷一声令下要迎接宾客,那也是不能有侍女。

    众宾客都已经等急了,即便九王府的确神秘,但是再怎么神秘也比不上那九王爷更加吸引人不是,所以在众人极为给面子的把九王府逛了又逛,夸了又夸了之后,终于是有人忍不住问了:

    “九王爷何时才会出来?”

    问话的是一名女子,明显也是费了一番心思装扮的,拦住了一名黑衣男子,秋水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娇弱万分,柔声问道。

    行二瞥了眼挡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嗅到了那人身上传来的浓重香粉味,不着痕迹的退开半步,随后那张清秀白净的面上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

    “属下只是个侍卫,所以不知。”

    不知道?

    行二是炎破天的心腹,怎能不知道炎破天的去处呢?

    那女子似是不认得行二,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一言明显就是敷衍之言,当下就是失望的低了头,随后又是充满希冀的抬头看向行一,轻声道:“那……视为大哥你可能带我去找九王爷?”

    对上行二有些惊讶的眸子,顿时就羞红了脸蛋,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九王爷聊一聊。”

    聊?你能聊啥?

    绣花?泡茶?还是更干脆一点,直接爬到主子的床上去?

    行二嗤笑一声,也不管那女子有些难看的神色,将手中的一叠……嗯,的确是一叠,因为这帮暗卫张仗着有功夫在身,那精致饭食都是直接丧心病狂的一叠一叠的端过来的!

    标准的现代餐厅服务员的姿势!

    叠的高高的!

    效率杠杠的!

    “王爷在忙。”行二面色缓缓冷峻,吐字如刀:“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

    “你!你好大的胆子!”

    只这么一句话嚷出来,那女子一张白皙的小姐立马就变得一片惨白!

    她说错话了!

    “不,不是!我是说……”

    “看来这位小姐是不想参加今日的宴会了。”行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手上的盘子放下了,此刻极为干脆的一拍手,不知何处跑出来两名暗卫,直接架起那女子就大步往外走,也不管那女子极为狼狈的拿脚在地上刨着,毫不手软的给扔了出去。

    噗通!

    “哎呦!”

    “好痛!”

    “谁呀!”

    那女子飞出去时好像还撞到了几个人,顿时间一阵惨叫痛呼。

    行二冷峻的面色缓缓回复,随后又是扬起那微笑,而在座众人见他那副毫不手软的就丢出去一名官家女子的模样,皆是有些背后发凉。

    要知道,他只是九王府的一名侍卫,即便是九王爷撑腰,难道他就不怕那女子回头带人找上门来?

    行二耳朵微微一动,重新端起手上的盘子,将之一一摆好,随后余光就瞥到了似乎有两道白影联袂而来,当下不假思索,极为干脆的单膝跪地,高声恭请道:

    “叩见王爷。”

    见他这般,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抬头看去,顿时也不知是那太过温暖的阳光还是什么,众人竟都是有些睁不开眼睛,为那缓步而来的两名白衣男子!

    那两名男子,仿若是偷盗了日月精华,买通了上帝造物主,竟然生的这般风华!

    一人,身量不高,充其量只是个少年,但是唇红齿白,一些白衣在他走动间竟然幻化出了阵阵涛浪,就好像天间的水雾都被他踩在脚下,簇拥着他步步前行,面容精致却冷若冰霜,一双寒透的眸子盯上谁,就如同数九寒天被丢进了冰水中,怎么一个蚀骨了得!

    另一人,狭长的凤眸微微眯着,同样是一身白衣,俊美漠然,黑发只是间简单的竖起在头顶,在走动间随风飘摇,薄唇紧抿,鼻梁高挺,虽然眉头不知为何微微蹙着,但是那气势却是更甚,面容俊美就不说了,那时不时看向身边小少年的眸光温柔的几乎恨不得将人溺毙。

    隐隐间,这两人的白袍似乎融合成了一件,两人一同踏云而来!

    这二人,风华绝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