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四十九章某人的守株待兔
    **的背其实问题不大,之所以拖了这么久只是因为金针尚未完成,虽然用保守的方法治疗也是可以,但是终归又费时间,见效又慢,索性就等了这么许久。

    水月弯医术不错,只是更习惯用金针救人治伤罢了,所以两名女子关在方中没有多久就出来了,仅仅只是一顿饭的功夫。

    水月弯看着**舒肩展背,一副仿佛长高了五厘米的样子就忍俊不禁,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红唇微微的拉开一抹笑容,轻声调侃道:“好了,去找你的暗卫哥哥们吧,今天都莫要打扰我。”

    “小姐!”**脸色徒然变得通红,也不知是不是水月弯来了之后吃的好了,心情也好了,总归是有些白皙清丽,这般微微红脸居然是有些意外的风情。

    至于水月弯,那更是不用提了。

    才刚穿越过来就被异能给好好的治了治身子,平日里又是如同补药似的一天一天的在她体内运转,气色好就不说了,白里透红、欺霜赛雪那是次要,主要的就是因为异能的原因,水月弯的气质都有了些变化。

    水本柔和,但是水月弯的气质却又是冷淡的,似水如冰,这般杂糅在一起,早造的结果就是让人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然而是更加吸引人了。

    水月弯微微一笑,刚要回房就有一名暗卫苦着脸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挡住了水月弯的去路,先抱拳行了一个礼,随后就是眼巴巴的盯着水月弯的脚尖,也不说到底干嘛。

    但是……

    水月弯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定然就是那三日后的结义宴会了!

    那男人是担心自己不去呢……还是担心自己去呢?

    不过,那男人怕是低估了五千年雪莲对自己的吸引力了,就算是他派人来警告她不准去,恐怕他也不能如意了。

    水月弯脚步只是微微顿了顿,随后就绕开了那名暗卫,径直往房中去了,随后又是寂静无声。

    那暗卫侧着耳朵听了听,完全不懂姑娘的意思,一脸呆愣愣的傻气,只能转头看向**,**今日心情好的不得了,道:“暗卫大哥你就回去吧,小姐这是答应了!”

    “当真?”

    “是呀!小姐若是不要的时候,就会直截了当的拒绝,现在一个字儿都没说,不就是答应了么?”

    原来如此!

    那暗卫狂喜,冲**点了点头,随后急急忙忙的就窜了出去,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

    温阳高挂,和煦的阳光照射在九王府房顶的琉璃瓦片上,荧光璀璨,气势磅礴,而九王府门前也是车水马龙,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更甚至有人为了能够离九王府更近一些而大打出手。

    九王府还是同往常一样,威严大气,奢华却低调,但是明眼人却能发现平日里冷着一张脸的守卫此刻脸上居然微微的露出了些许笑容!

    要知道,九王爷拿出来守门的人,个个都是冷面神,连朝堂上的大官们都敢瞪眼的货色。

    他们居然笑着,对这么多人拼了命要往里挤的乱象,半点怨言都没有!

    不就是个结义宴会么!

    又不是九王爷大婚!

    众多势力心里不以为然,但是不管肚子里怎么想,面上却是决计不能流露出点半点的不满的,因为方才就有个富贵人家的小姐抱怨了一句肮脏的平民,然后就被九王府的侍卫给丢出去了!

    要知道,九王爷这一次可是同样邀请了那些百姓的!

    此刻九王爷体恤百姓,直接是包下了运来楼,大摆三天流水席,那些百姓个个都是欢喜的不行!

    但是更多的人是冲着九王府,或者说是冲着九王爷来的,这么好的接近九王爷的机会,傻子才会放过。

    水月弯就是默默的混在这些人之中进来的,只是一**并没有跟在身旁。

    及腰长发束在头顶,不随意也不严肃,一身不十分华丽的衣物几乎要淹没在一堆绫罗绸缎里了,纤细的眉毛微微加粗,鼻梁画的更加坚挺了些,脸部轮廓也是微微修饰了一番,虽然使得水月弯的容貌越加出类拔萃,但终归是更像一个男人了。

    水月弯就是冲着那五千年的雪莲来的,所以一来目标就极为明确的来到了那个大殿,没有惊动九王府无处不在的暗卫,潜进去一眼就看到那桌上大剌剌的放着一个盒子,她微微犹豫了一番,还是探出了手去,随后不出意外的,手腕被紧紧扣住。

    水月弯:“……”

    炎破天今日是一袭白衣,没有过多的花纹修饰,但是他这人就像个衣架子似的,穿什么都好看,浓得泼墨的长发也不知是用什么绾在了头顶,削薄的唇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来拿雪莲的?”

    水月弯抿唇。

    见她不说话,炎破天也不在意:“参加结义宴会,本王就给你。”

    “为什么?”

    水月弯不解。他就那么想做自己的哥哥?

    而且,他那一天不是走了吗?

    现在这样又是怎么回事?

    就为了他九王爷的英名盖世?

    水月弯神思翻涌,几乎忘记了身边的炎破天。而炎破天见她不说话的模样,只得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大手摸了摸她的头,像是摸孩子似的,有些怜惜。

    “怎么?你当初可是答应本王的。”

    水月弯抬头看他,突然间反应过来。是不是这九王爷压根没有听懂她那番暗示?

    或者说,那个时候他的离开只是因为有别的事情他要赶着去处理?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今日怕是不能就这么拿了雪莲离开了。

    水月弯抬头,看向身侧的男人,褪下一身黑衣,白衣只会将他称的更加耀眼,那强炙伟岸的身躯时时刻刻都在彰显着主人的强大气势,结果最终还是她服软了。

    “结义宴会不是就要开始了么,走吧。”

    水月弯刚想转身出去,就被某个男人拉近了怀中,身子有些僵硬的,接下来就是挣扎,直到他贴近耳边喃喃低语:

    “你我二人的结义宴会,可不能这么随便。”

    话落,如同是接收到了命令一般,一名暗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手中捧着一套衣物,从发簪到琉靴一应俱全,展开一看,只是一眼,水月弯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就落到了一旁的炎破天身上。

    看上去十分相似,像是……

    情侣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