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四十五章五千年雪莲的诱惑
    那张小嘴也不知是怎么生的,美艳嫣红,但是从中吐出的话却总是真假难辨,能把他气的跳脚。

    “不管如何,三日后,你都要来九王府。”炎破天语气是实实在在的不容置疑,水月弯正想拒绝而突然听他话风一转,顿时就愣了下来。

    这男人还是那个姿势,但是那双隐含凌厉的凤眸却不知在什么时候软了下来,微微瞪大,那声线也是放柔了不少,揉进了些缱绻的情意,性感沉醉的像是情人在耳边的低语,水月弯一对上那双波光粼粼的凤眸,不知为何的就止住了刚要出口的拒绝,沉默了一会儿,换了种方式。

    “为什么?”

    炎破天继续眨巴那双眸子,无辜之色蔓延开来:“你在大庭广众之下答应本王要来结义宴会的,难道你想放本王的鸽子?”

    水月弯哑然。

    “到时候,结义宴会只有本王没有贤弟,那时间的人们又该怎么看待本王?”

    “本王的一世英名,到时候可就全部毁于一旦了!”

    水月弯秀眉微蹙,不解问道:“那你应当去找我的哥哥,与我有什么关系?”

    这只小狐狸!

    元破天哭笑不得。原本想诈出这小女人承认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她竟然敏感至此,轻飘飘的把话头又给丢了回来。

    果然通灵聪慧!

    “你是他的妹妹,到时候你自然也要一同出席,你自己说,是不是与你有关?”

    水月弯再度沉默。

    炎破天自软榻上起身,黑眸扫过她凌乱的衣物,不着痕迹的走到她身侧,将它拉好,随后道:“不必忧心,虽然贤弟行踪隐秘,但是你是他的亲妹妹,定然有办法联系到他。”

    “到时候,那千年雪莲也是有了主人了。”

    水月弯微低的丹凤眸一闪,问道:“千年雪莲?可是哥哥告诉我,它已经被你毁了!”

    “是被毁了一株没错。”炎破天低头拥着她,弧度优美的下巴刚巧搁置在她小巧的发旋上,薄唇掀起一丝戏谑弧度,“不过你若是有时间可以告诉他。”

    “那千年雪莲,本王不止只有那么一株。”

    “不可能!”千年雪莲独生独长,千丈冰原上不可能有两株千年雪莲同时生长,而且据她所知,这个世界还并没有那般庞大的冰原可以让两株雪莲互不侵扰的生长!

    “你那株雪莲,是不是不止一千年!”

    “唔?小家伙说什么呢?既然是千年雪莲,自然是千年生的了。”

    “千年也有一千年与三千年之分!你快说,不然打动不了我哥哥,你可别怪我!”

    “可是你说的,似乎没有本王亲自与你哥哥说来的清楚明白。”炎破天坏笑着将急切扭动的小女人禁锢在怀中,声带笑意道:“还是三日后,等你兄妹二人一起来到本王面前再说吧。”

    那“一起”两字可以说是咬得重而又重,就差没有把这两字掰开了拆碎给她看。

    水月弯小手一动,无形空气顿时泛起一丝波纹,而后瞬间消失,而与此同时,炎破天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徒然转头,凤眸缓缓锐利,削薄的唇也是微微抿起。

    方才……很奇怪。

    此时水月弯却探出小手一把将他的头拉下来,也不管自己粗暴的举动扯痛了他的发丝,急急的出声道:“那要是我那时候有事呢?该怎么办?”

    炎破天嘶的一声,随后那异状暂时被他放在脑后,注视着水月弯:“这本王就不好说了,或许到时见不到你本王心情不好了,就将那株五千年的雪莲给泡了茶。”

    五千年!

    她一定没有听错!

    原本以为三千年就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这男人居然有五千年的!那她当初还做什么为了一株一千年的与他置气?

    当下就是毫不犹豫:“我会通知哥哥的,届时你也一定要准备好才是!”

    炎破天大为满意,顺了顺她的柔软发丝:“到时九王府怕是会极为热闹,你且告诉你哥哥,一切交给本王。”

    水月弯深深呼吸一口水润的空气,将五千年雪莲带来的震惊全部吐出,又听闻他这般柔声,咬了咬唇,似是下了神决心一般:“若是哥哥没空,那该怎么办?”

    炎破天早已经知道贤弟就是水月弯假扮的,但是这小女人就是固执的很,死活不承认;而水月弯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那株或许是几千年的千年雪莲,已经管不得其他许多了!

    当下就是出口试探。

    炎破天一笑,自然听得懂她的意思,华贵黑袍随着他的脚步来到她微垂的脑袋前:“若是你哥哥没空来,本王愿意听你的解释。”

    只要你承认自己的身份,不再与本王虚与委蛇,本王自然有本事将那所谓的贤弟变成本王名正言顺的王妃。

    水月弯咬唇,倏地问道:“那金针可造好了?”

    炎破天蹙眉。她这是又想逃开?

    却只听她继续说道:“结义宴会,哥哥一定会去,到时候定然是明枪暗箭,没有金针在手,很不方便。”

    这话已经透露了太多信息了。金针是她男装去铸造的,而这话又是由女装的她来说的,其实已经极为隐晦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了!

    但是炎破天依旧是不满意。

    这小女人还是没有同自己开诚布公,哪怕是他这般利诱,还是收效甚微。

    正在此时,门外倏地传来一阵叫喊声,水月弯一下子便听出来水阑珊的声音,当下就嫌恶的蹙了蹙眉。

    炎破天也是极为不满这大好的相处时光被破坏,脸黑的泼墨似的。

    “你的院子里,什么东西都能进来的吗?”炎破天十分不悦。

    “东西?”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当初在珍宝阁内,这两人分明郎情妾意的才对。

    “是水阑珊。”随后头微微偏向自己身侧的男人,“定然是来找你的。”

    “找本王做什么?”炎破天不耐烦的听着院外嚷声越来越大,扬声唤出暗卫,对水月弯道:“这二人留给你。”

    “若是有什么不长眼的上来找麻烦,直接打死就好。”

    水月弯:“……”这个暴君。

    最终还是默然点头。

    炎破天微凉的唇在她额间映下一吻,水月弯不适的想要躲闪,然后被他大手捧着脸蛋,犹如捧着世间最珍贵的至宝。

    唇还是不可避免的落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