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四十章谈钱伤感情
    这话,怎么怪怪的?

    水月弯只觉得此刻炎破天脸色实在难看,但是她并未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劲,真要究其原因的话,就是水月弯情商太低。

    莫非炎破天怕自己没钱?

    “其实你不用担心,唔……最近我做了些小生意,应该还能赚些钱,能付得起你千年雪莲的价钱。”

    “你觉得本王会缺那么几两银子?”

    几两银子?

    这千年雪莲花花如其名,千年才能成熟一株,是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对于学医之人来说更是无上至宝,在现代几乎已经绝迹的品种……哪怕是数千银两也拿不下来吧?

    她好不容易从申氏那个吸血鬼手里搞到千两银子,原本还有些舍不得的,被他这么一说只觉得更加心疼了。

    脑子一抽,水月弯几步上前,一扬手夺过炎破天手上被攥的紧紧的花,看着被捏烂的几片叶子,有些心疼:

    “你那么用力干嘛!花都被你捏坏了!”

    炎破天至死都不会承认他居然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

    万民敬仰的九王爷炎破天大人,黑着脸一把夺过自家心肝儿小手上的雪莲花,泄愤似的一把丢到了地上,然后着着金丝黑蟒靴的脚狠狠的往上面跺了跺,直到那朵洁白无瑕的雪莲花被他蹂躏的残破不堪了之后这才停脚,下巴一昂,瞪着水月弯一副你能把我怎么办的表情。

    水月弯当然能把他怎么办了。

    只要不理他就行了。

    于是乎,气呼呼冷着脸的水月弯惊天动地的甩上门,叫上另一边同样被行一冷脸吓得心惊胆战的**,一路直接回了丞相府。

    人走了炎破天才反应过来,心里那个悔呀!

    果然,谈钱伤感情。

    但是,她刚走就追出去,那他岂不是太没面子了点儿?

    这小女人,还真是被他宠坏了,一言不合居然又丢下他跑了?

    这一回,自己绝对不会妥协!

    ……

    水月弯真是就这么跑了么?

    那当然是真的了。

    炎破天在太子以及太师府的压力下还执意要保下自己,她很感谢,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自己不能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索性那些人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不在九王府他们也不能把炎破天怎么样,最多只是治一个纵容之罪罢了。

    接下来,自己还是消失一算时间比较好。

    又或者,换一种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水月弯刚在屋中坐下就有丫鬟来找,说是水华居已经整理出来,即刻就可以入住了。

    “我知道了。”

    那丫头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小姐可有什么需要带过去的么?”

    水月弯清浅的眸光瞟了茅屋一眼,唇角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盯着面前有些讪讪的丫鬟道:“你觉得我有什么可以带的吗?”

    “……”

    那丫鬟倏地就跪下了,边磕头边求饶,身子抖得像是筛糠似的:“二小姐,奴婢错了,奴婢错了,奴婢这就掌嘴!”

    那婢女抬起来的手刚要落到脸颊上就被水月弯阻止了,随手将那个小丫鬟给拉了起来,道:“别去麻烦府医了,前面带路。”

    **跟在水月弯身后,当真是两手空空的什么都没准备就去了。一路上遇到的丫鬟小厮皆是恭恭敬敬的唤上一声二小姐,这态度与往日比起来又怎是一个天壤之别可以描述的?

    **冷眼看着这帮人谄媚的丑态,不满的嘀咕:“一帮虚伪的家伙!”

    水月弯半个眼神都没有回过去,径直走着自己的路,把个一路上或害怕或献媚的人全部无视了个全,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人心自古难懂,或者说,这才正常。

    那丫鬟不敢怠慢,只是低着头带路,速度不快亦不慢,再过了一会儿就到了。

    水华居可以说是丞相府中除了水凌波和申氏之外最好的院子了,哪怕是水蓝山的藕合居也是差着一截儿,所以当初那母女俩的反应才会那么大。

    院内宽敞先不必说,栽种着一片绿竹,郁郁葱葱长势非常喜人,间或还有些野花点缀,分布也是极为用心;再往里走一些,明媚的阳光通过雕花窗棂洒落进来,在屋内投下斑斑点点的黄金碎光,家具簇新,现下已经摆放得当,配色也是极为和谐,看上去就觉得舒心。

    水月弯很满意。

    顺手拿起梳妆台上一枚华丽的金钗,水月弯眼都不眨的丢到那带路的丫鬟手中,看着她狂喜的神色淡淡吩咐道:“把院内院外的花草全部拔掉,将泥土翻新一遍。”

    “是,二小姐!”

    水月弯再次将眸光转向梳妆台,将那些花花绿绿的金簪翡翠流苏一股脑儿的抓了起来,然后随意塞在一个盒子中,递到一脸兴奋的**面前,示意她拿着。

    **疑惑道:“小姐?”

    “这些,全部给你。”

    啥?

    这些首饰,每一件都是真真正正的宝石玉器啊!就算是小姐不喜欢,又怎么能给她呢?

    这么多钱,她**就算是一辈子也还不起啊!

    于是**拼命摇头:“小姐,我不能要!”

    水月弯疑惑:“为什么?”

    “这,这太贵重了!”

    “这样啊……”水月弯蹙眉,这些东西,放在**一个小丫头这里,的确不安全,搞不好还会被怀疑来路不明……

    “那便去当了吧。”

    “当了?”

    “嗯。”

    **点头,随后接下那满满一匣子的珠宝首饰,,将它仔细收好,而另外一边,收了好处的婢女干起活而来也是十分的卖力,找来了人,很快就把那些只能招蜜蜂的花花草草给拔了去,又将泥土给翻了一遍,只除了那一处翠竹。

    这么一来,水月弯就在水华院住下了,而**则住在水华院的偏院中,环境也很是不错。

    申氏被禁足,不过想来也定然关不了多久,这段时间,她应当可以好好的偷个闲,顺便,避过外头发疯的太师府。

    但是在府中还有个水阑珊,想来也不会太过无聊才是。

    ……

    水阑珊那边,自从知道水月弯搬进了水华院之后,这心里就好像住了一直老鼠似的上窜下跳,每天啃食着她的心脏,让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几天下来把自己折腾的瘦了一大圈,心里对水月弯是越发的憎恨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