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十九章这是本王欠你的
    本王就是不给,你来抢啊!

    抢的过我吗你!

    水月弯噗嗤一声,如同冰雪一般的人被九王爷这么一句话给逗笑了。

    但是……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吗?

    在场的人看到的只有战神九王爷的嚣张护短,霸烈强势,还有些隐隐的痞气,那不讲理又理所当然的倨傲真是……太迷人了。

    几乎是全场的妙龄少女们都想成为他怀中那名幸运的男子,再不济,飘一个眼神过来也足够她们春心萌动了。

    太子气的脸色发青。

    “本王是没看见贤弟杀人,这帮人眼睛又瞎了,太子还有别的证据吗?”

    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我,我们没瞎……”

    “嗯?”炎破天薄唇微微扬起,凤眸微眯,笑的绝美却如同罂粟一般危险,“真的没瞎啊?”

    太子直觉不对,正想开口却看到炎破天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把长剑,此刻去了剑鞘正倏地高高扬起!

    太子大惊,吼道:“住手!”

    炎破天单手执剑,身形却巍然不动,手中利剑寒光闪烁,如同流星赶月一般瞬息落下,太子想要上前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

    刷!

    刷!

    刷!

    森寒的利剑带起蚀骨的冷芒,毫不留情的准准划过那几人瞪大的双眼,霎时间鲜血飞溅,夹杂着不明的眼中内容物飙射而出,噗噗的飞溅一地!

    “啊!”

    “啊!”

    “好痛!”

    几乎是瞬间,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街道,接下来被这血腥的一幕刺激的,有好几人已经受不住的吐了出来!

    “哼,长着一双眼却不识得真凶污蔑他人,这眼不要也罢!”炎破天冷哼一声,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这惨叫声四起的街道中狂肆又炽烈。

    “炎……皇弟你!”

    “本王?本王怎么了?”

    你还敢问怎么了

    一言不合就把别人的双眼给划瞎了!何其凶残!真不知道为什么父皇这么宠爱这个鲁莽的暴徒!

    太子咬牙切齿,无奈却对上从街道上汹涌而来的九王府侍卫如狼似虎的眼神,不甘心的住了嘴。

    “王爷,属下来迟!”

    炎破天瞥了一眼跪在面前的行一:“无碍。”

    行一道:“王爷方才说的,属下已经全部记下了,三日后,结义宴会就将在九王府举行。”

    炎破天正要点头,水月弯已经从他怀中钻出一个脑袋,清冽嗓音道:“多谢王爷厚爱,不过这宴会怕是不必了,我不喜欢。”

    炎破天脸一黑,掰着她抓住自己手臂的柔嫩小手,没好气的道:“就算是不喜欢,咱们也回王府再说,你现在这般,是要本王下不来台吗?”

    水月弯一怔,红唇一抿,默了默。炎破天初见她这般模样,只觉得可爱极了,炙热的唇凑近她耳边,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本王的话,等回了九王府,随你处置。”

    水月弯噤声。

    炎破天满意一笑。

    行一离他们很近,自然能够听见他们的对话,并且内力出色的他就算是自家王爷在姑娘耳边的那句话也是听得清清楚楚,当下冷峻的脸更加的面无表情了。

    王爷,姑娘,有没有人说过你们这样子很像一对老夫老妻,夫唱妇随?

    那边太子还想阻拦一番,炎破天一个凉飕飕的眼神瞟了过去,呵呵一笑道:“太子有话就去跟父皇说吧,本王有事,就不奉陪了。”

    话落,怀里还搂着那个小公子,当真就这么走了……走了……

    只留下太子一人在风中握紧拳头,恨得心肝脾肺都痛了!

    ……

    事发地距离九王府只有一条街,没走一会儿炎破天就把水月弯放下地了。不是他不想继续抱着,实在是这小女人在自己怀里闹腾的厉害,柔软的娇躯在他身上无意识的蹭了又蹭,自己在不松手怕是有些把持不住。

    好在九王府就在眼前,那处尴尬也不至于太过尴尬。

    刚进九王府就见一道人影撒欢的奔了上来,间或还夹杂着抽泣的哭声:“公子,公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冲上来的自然是**,身后跟着的则是有些脸黑的行二。

    行二默默站到了炎破天的身后,而**刚要扑到水月弯怀里,后领却突然被人提起,顺手往后一丢,顿时砸进了行一怀里,两人皆是一愣,随后响起**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流氓!还不松手!”

    **一巴掌冲着自己面前同样有些惊愕的俊脸扇了上去!

    啪!

    行二嘴巴张的跟鸡蛋那么大。

    行一偏头,脸上滑稽的两个巴掌印,回过神来盯着面前的女子冷冷道:“疯子!你有病吗?”

    “你才有病!谁让你碰我的?”

    “你以为我想碰你?”

    **:“……”

    水月弯歪着脑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抬头对着某人道:“都怪你。”

    某人毫无愧疚心的挑眉,无辜道:“本王怎么了?”

    水月弯默了默,随后看向有些弱势的**,把她唤了过来。

    “没事吧?”

    **不知为何眼睛红红的,闻言拼命摇头道:‘没事,小姐,我没事,你呢?’

    水月弯正要开口,身后高大的身影逼近,红唇已经被某个暴君捂住了,随后淡淡的倨傲语声响起:“有本王在,她不会有事。”

    随后不理会**目瞪口呆的表情,也不顾水月弯的挣扎,几乎是将她拖着进了当初那个大殿。

    炎破天把她按坐在桌子上,自己到内室转了一圈,出来后一手拿着一个东西,笑着递到水月面前,而水月弯盯着他左手上的那朵掌心大的雪白小花,眼眸亮了亮。

    “这是千年雪莲花,当初欠你的。”

    水月弯却是微微蹙眉。

    在她的想法中,炎破天帮了她大忙,不但把她从那个虚伪的太子手中带了出来,而且还在全国都人面前直言要做她的靠山,让太师府不敢猖狂,这份恩情她还没有报,他又送东西给自己。

    虽然自己很想要,但是……会不会太贪心了?

    想了想,水月弯吐出一句话:“多少钱?”

    既然不想再多欠他,她又很想要,那么,她拿钱买下来总可以吧?

    炎破天闻言一怔,随后脸色缓缓阴沉,如同风雨欲来一般黑的滴墨,嗓音也是因为喉间的紧绷而显得越发阴沉:

    “你是说,要跟我谈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