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十八章不讲理的九王爷
    她就这么不愿意见他?

    自己在她心里,连行一行二都不如?

    炎破天毫不示弱的瞪着怀里的女人,明明白白的告诉她,现在老子很不爽;而另一边从一开始就被无视的太子阴鹜的眸光如同毒蛇一般,盯着那相拥互瞪的两人,只感觉自己身为太子的威严与尊贵被挑衅了,强行扬起一抹扭曲的笑,走向那两人。

    “九皇弟,事情可都办完了?”

    没一人理他。

    太子有些尴尬,但是隐怒更甚,再度开口道:“九皇弟,莫不是出去伤了身子,怎么听不见皇兄说话?”

    那两人继续瞪。

    炎破天往快要爆炸的太子那边瞥了一眼,然后不屈不挠的用那双噙满了委屈控诉的眸子瞪着水月弯。

    水月弯同他瞪了这么久,拼耐力拼了这么久,终于是忍不住的揪上他的领口低声问道:“行一行二到底有没有跟**在一起,你快说啊!”

    炎破天却是一愣,然后又听她接着道:“我叫**去找他们的,她人呢?”

    原来,她找行一行二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原因啊……

    自己居然想了这些乱七八糟的……

    炎破天那一刻,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她跟行一或者行二在一起的画面,差点没让他失去理智的狂躁起来!

    现在想通了,炎破天深邃的眸光注视着面前一脸紧张的小女人,略微冷静了下来,柔声道:“无碍,九王府中有暗卫,他们都识得你。”自然也认识那个叫**的婢女。

    闻言,水月弯微微放下心来,下意识在面前的胸膛上蹭了蹭,轻声道谢。

    炎破天虎躯一震,把怀中的女子抱得更紧了一些。

    两名男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白日宣淫!

    简直荒唐!贻笑大方!

    太子冷笑:“九皇弟,父皇派给你的任务可都完成了?”

    这么一问,水月弯就明白了这人的身份,还有那句本宫的自称。事实上,在九王爷炎破天现身的时候,这二人的身份就已经遮不住了,此刻身边是跪了一圈又一圈的人,炎破天皱了皱眉,太子却似乎很喜欢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面上的笑容都大了几分。

    “你话真多。”确定了怀中的女子已经安静下来之后,炎破天这才转向太子,话语中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太子被这不客气的一句话气的差点仰倒!

    脸庞略微抽搐道:“皇弟还是这般不客气。”

    “既然皇兄这么说了,那么本王也就真的不客气了。”炎破天狭长的凤眸盯着衣袍有些染灰的太子,很直接,“太子这么急着赶来,是来欺负本王的贤弟的吗?”

    太子一怔,贤弟?

    这让人惊艳的男子居然是炎破天的弟弟?

    “熹妃娘娘何时又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皇弟可别信口雌黄。”

    “哦,你误会了。”炎破天看了眼怀中的女子,确定她没有什么抵触这才道:“本王与贤弟一见如故,于是便结为了兄弟。”

    太子闻言却是微微皱眉,故作迟疑道:“皇室血统,怎能这般随意混乱?不然日后,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皇室中人了?”

    炎破天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低头对上水月弯有些疑惑的双眸,清澈纯净,黑白分明,如同最神秘的天山池水一般清冽逼人。

    削薄的唇拉开一丝弧度,炎破天头也不抬道:“太子可真是提醒本王了,贤弟可不能这般没名没分的跟着本王。”

    “这样吧,改日在九王府摆下三日流水席,本王要沐浴斋戒,敬告上苍,正式同贤弟结义。”

    “只要是那一日有空的,都可以来。”

    最后一句话,分明是对着全国都的人说的,不管是世家公子,高门贵女,或者说是贩夫走卒,平民百姓,皆可以前来九王府!

    就为了庆祝九王爷认了个义弟?

    跪着的,站着的,暗处偷偷看的,无不是多看了那被九王爷宝贝似的揽在怀中的男子,纷纷暗叹道:

    何其幸运的小公子,居然能得九王爷如此礼遇!

    “皇弟你可不要胡闹!即便是父皇宠爱你,你也不能如此胡作非为!”

    炎破天飞扬的剑眉皱了皱,从眉宇间流露出一抹显而易见的不悦,沉声道:“胡作非为?本王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太子说话可要讲证据!”

    “皇弟自然是没有杀人,但是你这位贤弟可是刚刚才杀的太师府的小公子!”太子手指着地上横七竖八的人,“是他们亲眼所见。”

    水月弯其实一直觉得很奇怪。按理说,太子身份高贵,按排行又是第五,可是方才炎破天却从未喊过一声皇兄,都是以太子相称,太子居然也是习以为常并未气怒?太子锦衣华服,但在衣着随意甚至还因为赶路有些凌乱的炎破天面前居然显得有些……刻意。

    刻意显示自己的优越,自己的尊贵,以及那强装出来的威仪与声势,真是让她有些想笑。

    这太子先前就在茶阁上,自然是看到了事实的经过的,但是他现在却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么她可不可以以为自己成了太子攻击炎破天的工具?

    更直接点,那帮人之所以来的这么快,就是这个太子派人去报的信?

    “他们瞎了,你没看见吗?”炎破天道。

    “什,什么?”

    “你没看到他们的眼睛都流血了吗?这还不算瞎啊?”

    这帮人是被你怀里这个人砸破了脑袋流出了血才糊住了眼睛!

    睁着眼睛说瞎话,脸还要不要了?

    太子暗骂,全全忘记了自己先前也是把一切罪责推到水月弯身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却是更加的不要脸。

    “本宫身为太子,遇上了这样恶劣的当众杀人事件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皇弟定然也是能理解的把?”

    炎破天极为配合的点头:“自然。”

    “那么,就请皇弟把人交出来吧,那太师府的公子,是必然要给个交代的。”

    “交人?”

    太子很有耐心:“就是你怀里这一位。”

    被太子这么一说,水月弯这才发现自己还被这个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当下就开始挣扎。

    炎破天紧了紧手臂,腾出一只手像是摸宠物似的顺了顺她的一头乌发,然后似是觉得手感不错,又来了几下,这才大发慈悲道:“很有道理,但是……”

    “本王就是不给,你能把本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