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十三章听二小姐一说,啥都像真的
    “水月弯你别胡说!”

    “小贱人住嘴!”

    那两母女跳脚!

    水凌波别的什么都没听到,他就听到了最后一段,当下脑门一轰!

    申氏瞥了眼水凌波难看的面色,心里一阵打鼓。

    她怎么可能会盼着丞相府不好?丞相府是她要生活一辈子的地方,她无比的盼着它能多有钱多有权!

    可是这话不能说!

    “你有什么证据?”水凌波现在管不了其他,他现在要弄清楚为什么水月弯会这么说。

    都说无风不起浪!难道这是真的?

    水月弯抬手,霸气的示意她快要原地爆炸的爹安静,随后转向一脸怨毒的两母女。

    “如今事关丞相府存亡,我也不得不冒着得罪姨娘的危险说说实话了,父亲你且自己评判。”

    水凌波点头。

    “姨娘,我问你答。”

    申氏和水阑珊对水月弯这副命令的语气很不满,下意识就要反驳。

    “姨娘可是心虚?”

    “……没有……”

    水月弯瞥了那俩母女一眼:“那就闭嘴。父亲还在这儿。”没你们说话的份。

    不得不说,水月弯这处处以他为先,把他当成活靠山的模样,让水凌波极为受用,看着水月弯的眼神也柔和了些许。

    水阑珊急了:“父亲,您可不能听小贱……二妹妹胡说啊!”

    她总觉得她的宠爱要被水月弯抢走了,她不能坐以待毙!

    水月弯盯着水阑珊眸中隐晦的嫉妒毒辣,挑了挑唇角:“只要没人做,我不会乱说。”

    水阑珊哑然。

    水月弯微微思索,问出了一句:“父亲除了姨娘,为何这几年从未纳妾?”

    额?

    这是什么问题?

    不纳妾自然是夫妻感情和睦不想有人插足喽?还能怎样?

    但是水凌波不这么想。申氏这女人,在床上甚得他的心,十分放的开,他自己也不是什么见到女人就精虫上脑的猥琐男,所以也就没有纳妾,省的一团乱。

    也正因为如此,他因为治家有方还曾被陛下夸奖过,让他一度高兴了好一阵子。

    难道这也不对?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而当一座山上只有一只老虎的时候,整座山的猎物就都是它的……懂吗?”

    水凌波眸光一凛。

    “第二,姨娘在府外,有铺子是吧?”

    众人不自觉点头,被她带着跑。

    “那么,数十年来,我怎的不见府中银钱涨了半分半厘?”

    申氏假账做的厉害,丞相府年年的总账从来都是围绕着一个数字在波动,没有多也没有少,极为平稳。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

    就算亏空,盈利,哪怕收支平衡,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波动……

    “姨娘的铺子都是当初侍郎府的陪嫁,共有四家,两家位于城东旺地,一家位于城中,还有一家是药材铺……日进斗金!”

    “所以别说收不抵支,没人会信。”

    水月弯躲清闲的这几天不是什么都没干,查了账目,翻到了申氏的房契地契,顺便还翻出了一本丞相府的实际收支账目,那数字……惨不忍睹。

    水凌波怒气蹭蹭,吼道:“钱呢?”

    是啊,钱呢?

    联系水月弯之前说的……

    难道真的全给送到侍郎府去了?

    水凌波身子一凉:“贱人!”

    水月弯置身事外,默默的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申氏来不及辩驳,又被抽了一巴掌。

    申氏很委屈,委屈得要疯了!

    这是她的陪嫁!有哪家新媳妇忙不迭的把自己的铺子交给中公的!水月弯这小贱人居然偷换概念!

    为避免申氏发疯,水月弯点到为止:

    “第三,姨娘对我下手。”

    “我是丞相府的嫡支,是丞相府除了父亲之外名正言顺的主子!但是姨娘这几年明显把这事儿忘了。”

    “只要杀了我,让自己的女儿取而代之……”

    众人自动脑补,一旦取而代之了……丞相府可就真的沦落到那两母女手里了啊,还不如说,是沦落到侍郎府手里了……

    果然,一切成立!

    水月弯说的话,似是而非,粗略一看都有道理,而且还是十分的有道理,但是想一想还是有些疑点的。

    但是水凌波气的脑子一抽一抽的疼,没空想!

    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喂不饱的白眼狼,嫁给他这么多年安分守己的!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来人!申氏以及水阑珊禁足半月!罚俸一年!”

    “另外,好女儿,你这些年……受委屈了!”水凌波一脸愧疚。

    水月弯淡然而立,无喜无悲:“既然如此,姨娘欠我的,就由父亲应允补偿给我吧。”

    水凌波一脸本该如此,大义凛然:“你说!”

    “我要水华居,还有这些年欠我的月俸,再加五千两精神损失费。”

    “哦,顺便的,姨娘还有水阑珊,给我磕头道歉吧。”

    “你做梦!”申氏骂道。

    水月弯转向水凌波,眼含询问。

    水凌波是真的没想到水月弯会这么狮子大开口,此刻脸僵了僵。

    “父亲是舍不得自己的爱妾和爱女跟我下跪道歉吗?那便换一个,再给我三千两银子,够了么?”

    够了么?

    你怎么不说再来个五千两啊?

    “小贱人!我没钱!没钱!你休想从我这里弄走一个铜板!这些事,我一件都没做!”申氏怒吼,像个疯子。

    “那你自然可以辩驳。”

    申氏却是一滞。

    要是辩驳,就定然会扯出别的,到时候的下场只会更惨……

    “我……就是没做过!也没钱!就是有,也不会给你!”

    看来丞相府是真的被这个女人败光了啊,连几千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做没做过且先不提,父亲自有决断。不过必须立下欠条,或者……用那四间铺子偿还!”

    “来人!笔墨伺候!”

    水月弯气场全开,压的那母女二人凶戾的眼神都滞了滞。

    水凌波那一愣,哪里是舍不得老婆孩子,他是舍不得钱!

    打通关节,送礼寒暄,养活一大家子人还有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伺候下人……就凭他那么点儿俸禄怎么够!

    水凌波眸光频闪。

    “好,那就用八千两还有水华居,所有的事情,一笔勾销!”

    水月弯点头:“父亲爽快!姨娘,我等着你实现父亲的承诺!记着,日后别再犯到我手上!”

    “不然……八千两,换不回你的狗命!”

    水月弯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上辈子跟一帮军人一起混,可以宽容大度,也可以有小女人的睚眦必报,没说出来的罪状足够申氏死上几个来回!

    但是,猫戏老鼠,要慢慢玩才有意思!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