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十二章丞相府姨娘当家
    水阑珊不知道水月弯要干嘛,不过肯定没有好事,所以这话茬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不然母亲肯定要吃亏!

    母亲吃亏了,自己也绝对落不到好!

    再有就是,她看水月弯这幅胜券在握,执掌人心的模样就浑身上下哪哪的不痛快。

    嫉妒已经泛滥成灾的时候,对方做什么都会变成十恶不赦的。

    水阑珊努力维持平静:“不知姐姐为何这般挑拨离间?”

    “挑拨离间?”

    “对!”水阑珊恨恨点头,“你说这些,难道不是挑拨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和睦关系吗?”

    “二妹妹,你好狠毒!”

    水月弯道:“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想法。我不过是想找个靠山罢了,怎么在你这里就成了挑拨?”

    水阑珊一愣:“靠山?”

    “不错,靠山。”水月弯清眸看向皱眉的水凌波,“姨娘趁着我熟睡之际,命人将我绑走丢去乱葬岗,这件事情,还望父亲给我个说法。”

    “这……”

    “姨娘跋扈,今日把主意打到我这个相府嫡女身上,明天就会把主意打在相府主人……也就是父亲你的身上。”

    水月弯太知道水凌波的软肋了,只要把事情扯到利益关系上,再把这关系扯到水凌波身上,那么他就一定会好好思量。

    “申氏,这是怎么回事?”水凌波看向刚换好衣服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的申氏,厉声问道。

    “老爷,妾,妾身不知道二小姐在说什么!”

    水月弯凉凉道:“姨娘脸皮果然够厚。”

    申氏咬牙:“二小姐可别污蔑好人!”

    水凌波见申氏面色有异,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在看水月弯面色冷白,明显是不会草草了之的,一时间有些头痛。

    水阑珊及时的送上关心,又秀了一波父女爱。

    “要证据么?”水月弯指指一旁颤抖的蒋婆子。

    蒋婆子身体一颤,对上了水月弯的指尖,抖得跟抽风似的。

    水凌波瞥了眼这婆子,自然想起她方才的一通撒泼打滚,突然大怒:

    “这婆子,大半夜的在相府生事,怎么能作为证据?”

    “哦?那父亲说,该如何处置?”水月弯淡淡的问道。

    “自然是……”

    “自然是拔了舌头逐出相府,对吧老爷?”申氏换了一身衣服,还好好的梳妆了一番,此刻早已经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先前的丢人,只知道这婆子让她丢了脸面,绝对不能好死!

    水月弯闻言,微微一笑。

    水凌波这下,该忍不住了吧。

    水凌波那张白皙儒雅的脸抽了抽,瞪着身旁正笑的娇媚的蠢女人,第一次觉得这女人那么不识抬举!

    自己在试图帮她开脱,她居然忍不住自己跳了出来!

    况且有他在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拿主意了?!

    然而水阑珊附和道:“对,父亲,这婆子大闹相府还欺负母亲,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既然如此,那便听姨娘的吧!……来人!”水月弯叹息道。

    而一旁的蒋婆子眼睛瞪得铜铃大!嘴巴一张就打算把水月弯给秃噜出来,却见二小姐身后的那个丫鬟倏地来到了她的面前,口中斥道:

    “大胆!相爷都还没说话呢!你又急什么?不打算要命了么?”

    蒋婆子被教训得愣愣的,看着那个丫鬟眼中的沉着与深意,居然把出口的话全部憋了回去!

    只差一点!自己就忍不住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了!

    二小姐这是在警告她稍安勿躁!不然,她也救不了自己!

    蒋婆子情不自禁的瘫软在地,但嘴巴却是再度闭得紧紧的。

    “放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眼见着**听了她这句话似是瑟缩了一下退回水月弯身后,申氏兴奋了!

    这死婆子跟那个小贱人一定有什么不能说的关系!不然那丫头的婢女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了!这婆子罪大恶极,看来还得再审!”申氏手一挥道,完全忽视了一旁水凌波张开了一半的嘴,洋洋得意。

    留着这婆子,一定有用!

    “那这婆子,姨娘如何处理?”

    “本夫人自有办法!”

    “姨娘便不与父亲商量了么?”

    “相爷繁忙,这些小事哪里用得着去请示相爷?”

    “姨娘还是跟父亲商量商量吧,毕竟这婆子想杀的,是他的女儿。”

    水月弯心头漠然,淡淡提醒一旁明显忘记重点的水凌波,他老婆背着他差点搞死他的女儿。

    申氏佯怒道:“这婆子居然敢杀害二小姐!果然是罪大恶极!”

    一旁的水凌波闻言,这才想起来水月弯问主事之人的初衷,心头不由得有些难堪。

    他没管过这个女儿,不代表就任由她死了,最重要的是,申氏居然隐瞒了他这么久,到现在也没打算跟他商量探讨!再看看水月弯身上的粗布衣服,乞丐都不穿!

    走出去像什么样子!

    申氏到底有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双管齐下,水凌波忍不住了。

    “申氏,你先进去!”

    申氏闻言,不可置信的呼喊道:“老爷!”

    水月弯冷笑。

    都说申佳迎攻于心计,连水凌波这么明显的维护都听不出来,愚蠢至极!

    但是水凌波想放她走,问过她水月弯了么?

    “父亲,姨娘是主使者,进去了恐怕很多事会不方便。”水月弯道。

    “一届妇人!如何能参与这……”水凌波卡住了。

    这本来就是后院之事,申氏自然逃不了。

    水月弯摊手:“既然父亲发现了,那便请耐心的听我道来,好好琢磨。”

    “两月前,申氏派人想要杀了我,两月后,也就是今天,申氏故态复萌。”

    “期间,她污蔑我杀人,拆了我的屋子,毁我名声,辱我清白,将妖孽之名强加与我,暗中更是横行霸道。”

    “苛待嫡女,折磨下人,不给我主仆二人饭吃,脏活累活全部丢给我等,十数年来扣下我和**的月俸,不分尊卑,没有教养,无贤无德,心狠手辣!”

    这些话,真算起来她是第二次说了,但是明显的,她若是没有威逼着水凌波的话,只怕她说上百次千次也是过耳就忘。

    水月弯的声调没什么起伏,只是淡淡称述事实,但是闻者却只觉得这少女定然受了多大的欺辱才有如今的冷淡性子。

    “更重要的,申氏,一心想要丞相府一朝倾倒!吸其肉,喝其血,夺其权!为侍郎府扫平障碍!”

    一瞬间,石破天惊!!!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