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十一章你做得了主吗
    “好热闹啊!”

    来人明显是一路慢行过来的,清冽的声线冰冰冷冷,尾声迷人上扬,一路凉到人的骨头里去,随之出现在黑暗的小道尽头的,是两名二八少女。

    众人不由得凝神望去。

    首位之人轻轻扬眉,绝丽的眉眼间,少见的丹凤眸清澈狭长,浅浅美艳在那张尤有些稚嫩精致的小脸上已经初见端倪,身上的旧衣已经洗得发白,却丝毫不损她的气质威势。

    冰寒,幽静,张扬,无畏,还有几分感知不出的邪气。

    她从黑暗中走来,身后跟着一个掌灯的清丽丫头,此刻正抿嘴偷笑。

    这是谁啊……

    好美,好特殊的气场……

    “水月弯!你还敢来!”

    申氏一声尖叫划破夜空,一双眸子死死的瞪着立在院外再不踏进一步的少女,眸中憎恶怨毒之色徒然大涨!

    刚才她想明白了,这个贱丫头一定对蒋婆子做了什么她才突然这样发疯!

    现在这贱人居然还一脸无辜的来这儿看她笑话!

    她要杀了这个贱人!

    杀了她!

    一旁的水阑珊也是一脸惨败的盯着水月弯,她不经意望进水月弯的双眸,被其中的百丈寒冰冻得一个寒战!

    为什么?

    母亲不是说,她死了吗?

    为什么才半月不见,现在的水月弯更加美艳,更加耀眼,更加的夺人注目!

    漫天的嫉妒耻辱几乎要把她吞噬,盯着水月弯的眸子跟申氏如出一辙的阴狠毒辣,狠狠的刺在水月弯身上,却是默默的退后的两步,不着痕迹的把申氏推到了最前面。

    水月弯目光扫过水阑珊,落在申氏半遮不遮的身体上,倒是真的有了几分浅浅的讶异。

    这时代,居然还有这种……夫妻用品?

    稀奇。

    只不过,这女人偷偷买了就算了,居然还穿着出来……

    办完了事儿,好歹收着点势头啊,也不怕把她那便宜爹榨干了……

    水月弯承认,此刻她对着申氏那张扭曲的脸,有点想笑。

    见她这明显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水阑珊眼睛一转,疑惑的道:“二妹,为什么你要笑呢?”

    在这里,父亲气的打人,你姐姐我是二十四孝乖乖女,忧心忡忡,但是你为什么要笑呢?

    半点都不知道为爹爹分忧,没心没肺的贱丫头。

    水月弯冷眸流露出一丝疑惑:“为什么不能笑?发生什么事情了?”

    申氏吐血尖叫:“小贱人,别装傻!”

    小贱人真会装,自己搞出来的事情你会不知道?

    水月弯摊手,美丽的眸子越发迷蒙:“我不知道姨娘为什么会穿着这么让人发烧的衣服,实在是忍不住……”

    骚烧、烧骚,傻傻分不清楚。

    听着四周传来压抑的低笑,水凌波只觉得有几百张脸在自己面前晃,盯着自己老婆看个没完!

    水凌波本就黑的脸更黑了,尤其是见水阑珊的眼神还有意无意的往申氏身上瞟,满脸红晕的时候,就更加难看了!

    水凌波一声怒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换掉!”

    申氏吓了一跳,想想更委屈了!哭着哭着抽了个哭嗝,在这怒吼之后相当静谧的环境中就像山谷里嚎了一嗓子,还带着回声的!

    水月弯第一个嗤笑出声。

    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也没忍住,接下来,笑声轰然一片!

    天这么黑,大家又都躲在黑暗里,根本不知道谁是谁,只知道跟着笑,所以就算是笑了又怎么样?这么多人都笑了,你还能一个一个找麻烦不成?

    申氏羞臊万分,几乎要找个地洞爬下去,由贴身嬷嬷搀扶着,逃似的回去换衣服了!

    “够了!”

    哄笑戛然而止。

    水月弯顶着水阑珊淬毒的视线走到水凌波面前,皱眉浅浅道:

    “不知父亲在丞相府中,与姨娘在丞相府中,哪一个是能做得了主的?”

    水凌波打量着面前的二女儿。

    从头到尾,他总共也就见了她两面,每一次都给了他震惊。

    绝美的容颜也好,沉稳的气质也好,从容的谈吐也好……比这国都的名门贵女都是不遑多让,更有那分胆气,甚是还略胜一筹!

    这是一枚已经化成璞玉,只待雕琢的宝石!

    水凌波能从一个小小举人走到今天这一步,圆滑世故肯定是少不了的,他不会去怀疑为什么水月弯会突然性情大变,他只知道,这个二女儿可以利用!

    而且是极好利用!

    一旦勾搭上了某个王爷贵公子,更甚至于入了皇宫……

    水凌波小算盘拨得哗啦啦响,看着水月弯的眼神也缓了缓。

    “父亲。”水月弯冷声道,犀利的眸光看着她所谓的爹眼中飞快略过惊讶、算计、贪婪、沉迷,最后定格在慈爱上,丹凤眸中划过一抹不屑。

    被水月弯一唤,水凌波终于清醒过来,收起外露的情绪,手抬起似乎想要摸摸水月弯的头。

    父亲这是要干嘛?

    一旁的水阑珊见势不好,一急之下硬生生的冲了过来挤开水月弯,正巧,水月弯脚步轻盈一退,极为顺从的把这个搏宠爱的机会让给了水阑珊。

    水阑珊很得意,瞥着水月弯,重重的哼了一声。

    居然敢跟她抢爹爹的宠爱!

    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条件!

    这一幕太快,水凌波才反应过来就发现手底下的脑袋换了一个,不由得尴尬收回手,斥道:“胡闹!”

    水阑珊一傻,然后又转头看向水月弯,没有错过她眸中一闪而过的讽刺。

    把脑袋送到你亲爹手底下摸人家还骂你呢!

    “父亲!”

    水阑珊又气又羞,微微传来的窃窃私语声提醒了她刚才那一幕的尴尬与厚脸皮,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水月弯,简直想把她撕碎!

    “看来父亲是做不了主了。”水月弯微微叹息,“没想到,看上去威严的父亲,居然要听姨娘的。”

    水月弯摇摇头,转身就要走。

    “站住!”水凌波忍无可忍道。

    到底是谁传出来的风声,说自己惧内?若是传到了自己那帮同僚耳里,恐怕明天弹劾的折子就满天飞了!

    “父亲有事?”

    水凌波一噎,转而道:“你有什么事要找父亲吗?”

    水月弯一笑:“当然有!只可惜,父亲做不了姨娘的主!”

    水凌波大怒:“你说!本官什么时候做不了一个女人的主了?有什么事情,全告诉父亲,父亲给你做主!”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