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二十九章给我往大了闹
    空旷的院中,一名女子负手而立,盯着跌坐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心的几名婆子,眸中冷光闪烁,却浅笑盈盈。

    “事实如何,原本各位都知道,所以也别用那些可笑的借口了。”水月弯微微弯身,白月光撒在她的面上,美好的不可思议,“我可以放你们的性命,但是有个条件。”

    几个婆子眼睛紧紧盯着她,没一个敢说话的,但是老眼里突然爆发的强烈渴望却告诉水月弯,鱼上钩了。

    “二,二小姐,什么条件?”

    水月弯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秋水冷眸注视着她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几名婆子面面相觑,一个推一个,推出来一个年纪最大的,腆着老脸笑的一脸谄媚。

    “二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您……”那人磕磕绊绊的还没说完,就被止住了。

    水月弯摇摇头,这老婆子怕死,还没到申氏跟前就萎靡了,半点用处都没有。

    “要我请你出来吗?跑的最快的那个?”水月弯伸手一指,把第一个逃跑,现在又缩到最后的那个婆子指了出来。

    剩下的婆子一愣,然后刷啦啦的闪到一边,那个婆子跪在地上,满脸都是绝望。

    “我很欣赏你的聪明。”水月弯在几人的注目下踱到那个蒋婆子面前,她记得那些婆子是这么喊她的。

    “见势不好马上就跑,可以到主子那里露脸,领到不少赏钱;想必受赏的时候,你也冲在第一个,对不对?”

    蒋婆子还没点头,那团婆子已经拼命点头,显然蒋婆子是她们之中最滑头的,她们早就对她占尽好处不满了。

    现在有坑是拼命的把她往下踹。

    “你的性子很讨人厌,但是却最适合在这个世道上存活下去。”

    “现在我给你一条路,事成以后,就百两银子送你出府养老,若是不成,我自会保你性命,如何?”

    那些婆子闻言呆了呆。

    这哪是找麻烦,分明是好运到了!

    能保下性命,说不定还有银子能拿,一百两,她们这些在丞相府当了一辈子奴才的,连看都没看过啊!

    不答应那是傻子!

    “二小姐,我也能为二小姐做事啊!”

    “二小姐,还有我!”

    “我!我!”

    水月弯冷眸一扫,那些婆子半句话卡在嗓子眼里,就像被扼住了脖颈的鸭子,滑稽不已。

    这么大的诱惑……蒋婆子狠狠的掐腿,迫使自己从水月弯营造的梦境中出来。

    “一百两,这么多的钱……”蒋婆子掐着大腿的手又用了几分力,“二小姐出的起吗?”

    很好,够冷静,够贪婪。

    “那你是要命,还是要钱?”水月弯低嘲。

    蒋婆子一咬牙,恶狠狠的道:“奴……奴婢两个都要!”

    今天她就豁出去了!为了一百两银子还有下半辈子的奴籍,拼一拼,值得!

    “很好!”水月弯点头,对这婆子的识相非常满意,随后寒眸幽幽一转,落在那帮正一脸悔恨错失良机的婆子身上,瞳眸间,幽蓝光芒诡异掠过。

    ……

    蒋婆子在黑暗中拼命的跑,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颠出来了,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全都忘掉。

    二小姐只是一挥手间,那帮婆子就跟中邪了似的,半句吭声都没有的就断气了,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

    她们一定是被黑白无常给勾了魂魄,人一下子就死了!

    就好像……就好像她们在二小姐床前说的一样,阎王爷都随着她折腾,说活过来了就活过来了,指哪打哪!

    这是二小姐对她的警告!

    好好做事!顺她昌逆她亡,她要弄死一个人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原本她还想着可以做双面间谍,收两边的好处,现在她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脑子里全部都是二小姐的吩咐,如同懿旨一般。

    “将今晚申氏叫你做的事情全部给我嚷出来!闹出来!”

    一路狂奔到主院,三更时分,两人早已经睡了。

    但是蒋婆子知道,夫人一直醒着等她们回去报信。

    深深吸了口气,蒋婆子壮着胆子冲着那扇门就是一阵狂打乱锤,粗着嗓子尖啸道:“夫人!出大事儿啦!二小姐不但没死,反而还活的好好的啊!”

    静谧黑夜,突然来上这么一阵哭嚎,那效果,杠杠的!

    几乎是瞬间,丞相府周边的灯火就亮了一片,怨声四起。

    屋内的申氏正等的心焦,正悄悄起身穿衣,突然听到这么一阵疯狂的嘶吼声差点没直接摔水凌波身上!

    砰砰砰!

    惊天动地的吼声很快就惊醒了水凌波,任谁睡得好好的被吵醒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水凌波养尊处优多年,更是怒气勃发。

    “来人!来人!把那个疯子拉出去!”水凌波半睡不醒的怒吼道。

    申氏暗暗心惊,柔声劝道:“老爷,您先睡着,我出去看看。”

    “睡!还睡什么?吵成这样还能睡么?”

    门外的嘶吼还在继续。

    “夫人啊!夫人啊!二小姐没死啊!奴婢对不起你的嘱托啊!奴婢知罪啊!”

    “说的什么这是!”水凌波被申氏好一通温软安慰,原本又起了点睡意,这一嗓子又给喊没了,索性起床披衣,瞥了一眼明显有些慌乱的申氏,“跟你有关?”

    “妾身也不知道啊,许是哪个婆子患了失心疯,大晚上的发病了吧!”

    “有病怎么还在丞相府待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丞相府苛待下人,传出去还不丢了脸面!”

    申氏揪着被子,看水凌波这一副要出去看看怎么回事的架势,有些慌张的抱住了他。

    “老爷,更深露重,您这么出去对您身子也不好啊!妾身出去看看就够了,顺便给您煮一碗血燕来补补身子!”

    申氏虽然年近三十,但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保养的极好,那张脸长得也是颇有点娇媚的成熟风韵,还有那一身诱惑的……

    在她手指一抚一抚之下,水凌波那颗怜香惜玉之心动了动,动作也缓了缓。

    毕竟大半夜的,谁愿意出去跟一个疯子讲道理啊!

    “也好,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申氏暗暗一喜,服侍着水凌波把刚披上的外衣又脱了下来,小手若有若无的在水凌波身上挑动,惹得水凌波气息微重,几乎忍不住要在这三更半夜荒唐一回。

    申氏很满意自己的魅力,在好一通温存之后,来到外室,一眼就看见了那被几个小厮压着的哭嚎得像死了爹妈似的婆子,脸色瞬间就沉了。

    她自己找的人自然认得,这婆子就是晚上去处理水月弯的人之一。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