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二十六章端庄友好的做一具尸体
    这男人!当初荒唐醉酒的时候只见他邪气狂娟的霸道模样,这会儿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你把**带到哪里去了?”水月弯又夹了一筷子笋丝,索性直接喂给了他,然后才又给自己夹食。

    “哦?那人也叫**?”炎破天张口,心满意足的吃下,佳人在怀,“你哥哥的婢女好像也叫**。”

    水月弯似笑非笑:“非也!我哥哥的婢女名为拨拨,是姐姐;伺候在我身边的,叫**,是妹妹,二人是一胎双胞。”

    好一个拨拨**,胡说八道的劲儿真是太得他的心了!

    炎破天似乎沉迷在与她抢食上了,边与她斗嘴皮子一边喂她吃东西,怎一个快意了得!

    水月弯也不再去问他**的去处,他总归不会伤害她就是了。

    多了炎破天这么一个大男人,一锅的菜很快就见底了,正当水月弯打算放下筷子的时候,不知跑到哪里去的行一突然出现,初见二人这般连体婴的模样,冷峻的脸都抽了抽。

    炎破天环紧水月弯,磁性的嗓音带着吃饱喝足后的慵懒,道:“说。”

    “回王爷,院外有人窥伺。”

    炎破天毫不犹豫:“杀了。”

    敢偷窥他的心肝儿,胆子大发了。

    水月弯拍开他的手,道:“知道是谁么?”

    行一道:“不知。只是,后来来了一个叫春雨的丫鬟,把那小贼带走了。”

    春雨……申氏的人。

    狐狸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炎破天见水月弯沉默下来,挥了挥手,行一垂首,悄无声息的消失。

    “你有麻烦?”

    “不劳王爷费心。”

    炎破天气结。

    身体与他这么贴近,他却觉得觉得这女人心在天边,有心再与她耗费,但是现在天色已晚,他该走了。

    “王爷好走。”

    看着她有些不耐的神色,炎破天最终重重的啃上她的香唇,一触即离,然后放下狠话:

    “女人!守好你的心,等本王来取!”

    水月弯心中一动,目送他的身影潇洒离去,果真是半点挽留的话语都不说,眉目清冷,转身看到**冲她跑来,眼眶红红的。

    炎破天出了丞相府就捏紧了拳头。

    身后行一有些担忧:“王爷,王府有药。”

    自家强势**的王爷可以号令千军万马以一破万,可以袖手朝堂搅动风云,但就是不能吃这海里的东西,一吃就过敏。

    方才他一看桌上的虾壳就知道要糟,现在果不其然。

    炎破天强忍身上一波一波的痛痒麻感,声线平静:“回去。”

    “是。”

    等不及管家来接,炎破天索性脚下如风,速度比平常快了一倍,一进府,晕的干脆利落,九王府瞬间鸡飞狗跳。

    ……

    “好了好了,哭些什么。”水月弯无奈的抬起手,任由**扑进她怀里,差点撞得她一个趔趄。

    **吸了吸鼻子,哇哇大哭:“小姐,那两个混蛋欺负我!”

    话落,又是一阵嚎啕大哭,连累水月弯的耳朵受到了非人的摧残。

    “哦?谁呀?”水月弯清隽的眉间些微皱起,十分配合小丫头的告状,“我去杀了他们!”

    “呜……杀了倒不至于,小姐只要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就可以了!”**抬起泪眼,将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嘬出一个米粒儿大小的空隙,示意小小的一点。

    水月弯忍俊不禁。

    “小姐,刚才行一他们说,有人在偷窥我们,是不是真的啊?”

    “是啊。”

    水月弯点头,绝美的容颜半掩在傍晚的暗处,**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不过你倒是不用担心,那帮人不会来打扰我们,更甚至,若是有人要来找麻烦,她们会全力拦着。”

    “谁……谁啊?”

    水月弯不理,低头开始收拾桌子上的凌乱,**见状急忙上去帮忙,吃准水月弯不会气怒继续缠着她。

    “小姐,告诉我嘛!”

    水月弯像是摸宠物似的摸摸**的头,觉得手感不错再来几下,红唇一扬:“是谁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好好的做一具尸体就可以了。”

    **:“……”

    微凉的晚风吹过,看着自家小姐微笑着清理桌面的秀贤模样,尸体俩字不停的在耳边绕圈圈飞舞,**眼神呆滞。

    探出一只爪子,**搭上水月弯的额头。

    水月弯没好气的拍开:“还听你家小姐的话么?”

    “听!”

    “那好,收拾干净,回房扮尸体。”水月弯丢下一桌子狼藉惩罚这不着调的小丫头,砰一声摔上竹门。

    刚才那个发疯的男人把她抱在怀里豆腐吃了个够本,现在又被这小丫头怀疑发烧烧坏了脑子!

    今天肯定是她的灾难日。

    关上门,水月弯小手抚上红唇,冷眸有些迷茫的眨了眨,转头又看门外那丫头哼哧哼哧收桌子的背影,丹凤眸微微眯起,盘膝坐到榻上,体内微薄的异能被她牵引着在全身流转,几不可见的渐渐壮大。

    房间内渐渐湿润,清淡的水蓝色光芒笼罩水月弯,小脸不见什么情绪,一张好颜色在水润的空气中越发显得通透诱人。

    ……

    主仆二人这几日果然没有再出过门,**被水月弯那句扮尸体唬了一跳,回过味来后,果然忠诚的实行了水月弯的命令,直接导致水月弯随意在院内溜达溜达就能见到院子各处奇形怪状的**牌“尸体”。

    上吊吐舌投井湿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各种死法,不止吓到了水月弯,还吓到了每天晚上准时报道踩点的九王爷炎破天大人。

    九王爷一声令下,把扮死扮得不亦乐乎的**直接交给行一行二收拾,自己则是满足的钻进了香闺,抱着动弹不得的某人吃豆腐揩油水,简直就是只听不懂人话的野兽。

    “弯弯,可想本王了?”

    随着这道疏懒邪性的倨傲语声响起,水月弯被男人纳入怀中,粗糙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收紧了不盈一握的纤腰,舒适的触感让炎破天口中溢出一声喟叹,满足不已。

    水月弯手一抖,手中正配置的毒药宣告报废。

    “若是再这般孟浪,我不介意让你尝尝鬼陀罗的滋味!”

    他来了三次,毁了她的毒药三次,再这么下去,她的药草都浪费光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