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二十五章满口可爱的胡说八道
    天色擦黑,妖红的落日缓缓被地平线吞没,只留下一星半点的余光,黑夜即将袭来,光芒与黑暗的交界处,立着三人。

    头先一人一身白衣,素净的颜色被他穿出了银铠般的峥嵘气势,俊美的容颜半掩明暗,身量高颀,泼墨发尾被晚间的风扬起微微遮挡了犀利的深眸,然后从发丝间迸射出明亮灼热的光。

    与那一日见他时的那邪气的霸道又是有些不同。

    身侧两人,一冷峻一斯文,如同两座雕像般立于他的身旁。

    行一行二互看一眼,微微点头,身影一动便越下墙头,然后架起想要尖叫的**一溜烟就没影了。

    主子这回碰上大事件了,这小丫头还是给他们带走的好,免得碍事。

    炎破天火热的黑眸深了又深,注视着在他威压压迫下依旧不动如山的女子,心头不经意的窜入那挥手间救下他人,斩他爱马的雪衣少年。

    一样的容颜,一样的冰冷,一样的……撩动他的心弦。

    她骗得他好苦!

    但是那女人现在在干嘛?

    看了他一眼,筷子一伸继续吃!

    把他当成个透明的!

    炎破天就这么盯着那老神在在继续吃东西的女子,突然间觉得要让她承认自己的身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水月弯只听到风声一响,眼前一花,原本稳稳矗立在墙头的男子就已经到了她的身边,霸道的夺过她的筷子一扔,随后抓着皓腕将她一把提了起来。

    一阵松墨清香沁入鼻尖,娇小的人儿被男人整个纳入怀抱。

    水月弯挣了挣,没能挣开,索性任由他像是只狗狗似的在自己脖颈间嗅嗅闻闻。

    男人身材高大,铁臂一揽之下,水月弯脚尖蹬了蹬,几乎无法触到地面。吊在半空的滋味实在难以言喻,水月弯忍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揪着他的发尾提醒沉醉的男人,她很难受。

    炎破天从她颈项间抬起头来,鼻尖依然残留着她的发香体香,幽深的黑眸有几分迷醉,然后瞬间回过神来,将女子拦腰一抱,半点不介意的直接在低矮的小凳上坐下,修长有力的双腿伸直,将水月弯搁于其上,继续抱着。

    水月弯眸子转向还在咕嘟咕嘟冒滚泡泡的火锅,有些失望的叹息了一声。

    她还没吃完呢。

    “告诉本王,你就是他,对不对?”

    那个可以与他通宵醉酒的少年,可以不惧他至高威势的掐怼他,不为他盛天权势而讨好他,将他灌醉后又没有半点留恋的提步就走,真真是来去如风。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少年。

    哈!他居然是个女子!

    要不是他被丞相府的骚乱给吸引了过来,又顺着这食物香气来到这里,天知道自己还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

    水月弯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试图从他怀中出来,可是与他紧贴的身躯却感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炙热,烤得她一个手肘就往后捣了过去,耳尖略微晕红。

    炎破天闷哼一声,随后大手把她唯一能自由行动的手也纳入掌心,捏捏搓搓。

    “你玩够了没有!”水月弯冷声道,被男人禁锢的身子半点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

    炎破天心神一荡。

    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紧了紧怀抱,炎破天耍赖:“没有!”

    水月弯气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淡蓝光芒幽幽一闪,一根细小冰针寻到缝隙扎入两人之间,那男人正凶意昂扬的某处。

    偏了一点点。

    但是也足够男人尝到那断了十二根肋骨的非人剧痛,铁臂也忍不住微微一松,水月弯就此挣脱了出来。

    耳根染上的颜色极快消退了下去,水月弯冷眼看着额角微汗,正在忍受痛苦的男人。

    登徒子!

    真解气!

    炎破天双腿紧绷微曲,一手撑着额头,下颌咬紧半天没缓过劲。白衣的袍角全数落在地上,及腰发尾也微微擦地,俊逸容颜美得不可方物。

    真有这么疼?

    水月弯恍神,手臂一紧又落到男人怀里。

    炎破天委屈的嚷:“好痛的啊!你怎么舍得对本王下手!”

    水月弯真想再给他来上一针。

    “九王爷何故来到此处?”

    炎破天闻言眼睛一亮:“你认我了?”不然,她怎么知道他的身份?

    竟是连本王自称都不要了。

    水月弯被他抱的累,索性整个人窝在他怀里,开口道:“有幸曾见九王爷班师回朝。”

    言下之意,见过你打仗归来的英勇风姿,怎么会不认得?

    炎破天黑脸。

    都被他抓个正着了,居然还嘴硬的不认。

    “说来奇怪,本王一月前曾见到一名少年,与你一个模样,连声音都是半分不差……”炎破天放开她,将她掰过身来,“难道是巧合?”

    水月弯面上划过一抹惊奇,被炎破天牢牢捕获。

    “当真?九王爷在何处寻到我的同胞哥哥的?”

    炎破天瞪着装傻的女人,恨不得把她揉吧揉吧碎了好吞下肚去!

    这张嘴!利成这样,还说不是他!

    “可是本王就觉得你是他!”

    “那王爷且去找我哥哥吧。”水月弯摊手,“正巧我与他也有数年不见了,怪想念的。”

    找,他倒是去哪里找?

    看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捏造出另外一个人来搪塞他,他简直是哭笑不得。

    “王爷若是拷问清楚了,便将**还与我。”水月弯坐回桌前,刚想继续吃才发现自己的筷子被某个激动的男人扔了,只能起身进了小厨房又取了一双。

    “多来一双。”炎破天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开口道。

    大剌剌的掀袍与她一同坐下,又一把把她抱进怀里,打量着她的神情,见她没说允许……但是也没说拒绝不是!

    无师自通的戳上一块五花片肉,炎破天递到她的嘴边。水月弯挣不开他,也做不出跟食物过不去的举动,乖乖张口接受男人的喂食。

    炎破天一喜,倏地在那张微微蠕动的水润红唇上印了一下,水月弯一囧,旋即跳过这茬,拼命腾出一只手,自己抄上了筷子,刚夹起一只虾子,还没递到嘴边就被男人给咬去了!

    看着男人享受的样子她差点没破功!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