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九章醉酒后续
    水月弯感冒了。

    原本是想洗掉身上的酒味狼狈,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三月的天到了夜里还是有些凉意的,所以现在她是抱着被子裹在身上一会儿一个喷嚏,烧红的脸颊红扑扑的,少了些许清冷之色。

    “小姐,为什么洗个澡也能感冒……”**瞪着床榻上可怜巴巴的水月弯,又是气又是心疼。

    “哈啾!”

    “小姐,喝点热水。”

    水月弯接过,喝了几口就喝不下去了,缩成小小的一团,强忍着体内沸腾一般的痛苦。

    拥有异能的她,平常与一般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一感冒一受伤,总比旁人严重些,血也比旁人流得多一些,平常还有异能可以疗伤,现在无针无药她只能忍着。

    她现在只希望**扶她回来的时候真的没人发现,省的丞相府那帮人又来找麻烦。

    正在水月弯稀里糊涂的祈祷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刻薄的尖叫声,水月弯皱了皱眉,不由自主的往被子里拱了拱。

    “这破院子,也就只有二小姐那样的人才配住!”

    来人抬高了语调,似乎生怕水月弯听不到似的,登登登跑上来,似乎想要把门踹开,她还听到了**的阻拦声音,最后却被抽了一巴掌。

    水月弯一把掀开被子,跌跌撞撞的下了床,拉开院门,忍着头部要炸裂的痛苦一脚踹过去,毫不留情!

    在她身子不爽利的时候来找麻烦,那就别怪她借着病撒气!

    被水月弯一脚踹翻的倒霉蛋此刻正四脚朝天的哀嚎着爬不起来,瞪着靠在门框上明显精神不济的水月弯咬牙切齿。

    “我家小姐命我来看看二小姐,不想二小姐就是在这般对待我的?”

    “今日本小姐身子不爽快,没空对付你,快滚!”水月弯忍着头昏脑涨低吼,凶戾的模样吓得倒霉蛋腿软,“我认得,你叫连翘是吧?水阑珊身边的人,来我这里干什么?”

    连翘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到水月弯的询问声,以为她怕了二小姐,当下就抬高了下巴一脸的不屑,却又被水月弯寒戾的眸子吓得一跳。

    “大小姐说了,二小姐再怎么落魄也是丞相府的人,下一次可别夜不归宿了,传出去怪难听的!”

    “夜不归宿?她哪只眼睛看见本小姐夜不归宿了?整日里不知道干些人干的事儿,就知道搬弄是非,你且回去告诉水阑珊,这几日休要来烦我,否则我要她好看!”

    话落,根本不管连翘吃了屎一般难看的面色,捂着脑袋又进门了,**冲着连翘不屑的哼了一声,解气的一把甩上竹门!

    连翘气的咬牙切齿,边离开边狠狠骂道:“还真当自己是二小姐了!待大小姐成了九王妃,你算哪根葱!”

    而水月弯回头又抱着被子忍着浑身上下的不适,丢给**一瓶去肿的药膏,压根没听见连翘的骂语,**倒是瞪大了眼睛,再度在心里问候了九王爷一顿,对这个害得她家小姐得风寒的罪魁祸首印象差到极点。

    ……

    水阑珊听到连翘添油加醋的回禀后差点气炸了肺。

    “夜不归宿的小贱人,居然还有胆子威胁我!”

    连翘站在一边,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谄媚的凑近道:“大小姐,这二小姐似乎患了严重的风寒,即便是我们不出手,她也活不过明日!”

    “哦?当真?”

    “奴婢看的真真的,二小姐连站都站不住了!”

    水阑珊心中一动。风寒可不是那么好治的,只要她在水月弯的药里面动点手脚或者……

    那小贱人不就自己死掉了么!

    “呵呵,连翘,做得好。”水阑珊满意的笑了笑,看眼前这低贱的丫头都有了些快意,拔下头上的一枚簪子丢给了她,“赏你的。”

    连翘欢天喜地的接过,各种吹捧谄媚的话语不要钱一样的从那张嘴里吐了出来,听的水阑珊极为舒畅。

    “你且去找一个大夫来,好好交代一番,事成之后,自然还有你的赏!”

    “多谢大小姐!”

    ……

    水月弯知道水阑珊不会这么轻易罢手,也知道水阑珊当然会在她风寒的这段时间来找麻烦,但是她还是高估了水阑珊的脑子。

    难道她以为眼前这三流的赤脚大夫能对自己怎么样不成?

    不得不说,水月弯被水阑珊蠢笑了。

    “二小姐,在下是大夫,听闻您最近身子不好,所以特来诊治。”

    大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窝在榻上懒洋洋的水月弯,略微苍白的病容掩去她身上的凌厉,使那张绝美精致的容颜多了几分柔弱,比之平常更加吸引人。

    **在一旁只想把那大夫的狗眼给挖出来!

    看什么看!我家小姐是你能看的吗?

    “我家小姐不需要你来诊治!”

    那大夫顺着这道声音看去,老眼又是一亮,这主仆二人一清艳一清秀,身段也是极好,如果真能完成大小姐的命令,就是浅尝一番谁又敢说些什么?

    “二小姐不知,这风寒要是严重起来也是能要人命啊,但是要医治也是很简单的,只需要发发汗就可以了。”

    水月弯感受到那大夫眼里让她很不舒服的猥琐目光,沉沉的眸光对上大夫的眼神,那玩意儿居然还自作潇洒的冲她眨了眨眼。

    水月弯一个没忍住,吐了,但是因病都没什么胃口吃饭,只能干呕着,活生生吐出一些清液。

    “小姐!”**都快哭了,她这两天拼命的劝小姐去看病,但是小姐就是说不需要,让她放心。

    现在这样,让她怎么放心嘛!

    水月弯擦了擦嘴,揩掉眼角逼出的泪水,身侧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拿着帕子的枯黄手掌,指甲缝里还有些许没洗干净的污泥,骨瘦嶙峋不说还能闻到一股股怪异的味道。

    再对上去,那张丑脸正故作斯文,一双咪咪眼睛死死盯着水月弯美丽的侧脸,吞了吞口水。

    水月弯忍无可忍,拼着头痛加剧的后果一拳轰了出去!

    那恶心的大夫被水月弯一拳轰翻,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弓得跟个虾米似的,可想而知水月弯这用了多少的力道!

    “滚!”

    **见自家小姐的痛苦模样,抄起一根扁担就抽了下去,连打带踹的把那狗屁大夫给轰了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倒是没有人来找麻烦,但是**倒是从来没有放松警惕,水月弯也托福足足睡了几天,**惊喜的发现水月弯的风寒居然真的就这么有了起色,再过几天就可以下床出府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