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七章怪异王府
    这几人的手里定然是真正见过血的,她能感受到那种淡淡的杀伐气息,虽不浓烈,但是却足以震慑一般宵小,不得不说,这样的人用来当做侍卫使唤,实在大材小用。

    水月弯正遗憾的时候,却突然被那侍卫头子掏出来的东西吸去了视线。

    那是一块红鸾腾云镶金丝玉佩,鲜红得像注入了血液一般,几乎有她手掌这么大,莹润剔透,想也知道它的主人定然是经常摩挲把玩,否则不会有如此好的光泽。

    “这是主子赠与公子的赔罪之礼。”

    盯着被侍卫头头拎在手里的玉佩,水月弯勾唇,随后转身便走:“你家主子因暗算惊了马,而我又杀了你家主子的马,扯平了。”

    言下之意,这玉佩给的有些多余。

    然而侍卫头头的关注点不在这上面,急急追问道:“暗算?”

    水月弯好心的提醒道:“那马被人做了手脚,你且回去查查便知。”

    那侍卫大惊,冲着水月弯感激的抱拳:“多谢公子告知。”

    水月弯点头,旋即大步离去,完全忽视那人殷勤的推销他家主子的玉佩。

    ……

    水月弯回到那个拐角,刚要推门进去就发现了不对劲,随后一脚踹开木门,里头却空无一人。

    这丫头,定然是跑出来找她了。

    水月弯在周围找了找,甚至还回到事件发生地找了找,但是都一无所获,眉头是越蹙越紧。

    “九王府的人居然也会强抢民女?”

    “谁知道呐,兴许九王爷想开荤了?”

    “怎么可能?九王爷不喜女子可是出了名的。”

    ……

    水月弯凝神,转头看去。随后那闲来无事的几人就感受到一阵寒气,不由自主的紧了紧领口,抬头看到面前立着一名绝美男子,当下就惊呼出声。

    “你们说的那人,可是与我一起的?”

    那几人愣了愣。方才的惊马一事他们也都看到了,面前的男子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所以他们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九王府带走的,是个女人,不是男人。”

    “不,不过,那女人披头散发的,看不清容貌……”

    “说起来那衣服,倒像是公子救下来的人身上穿的……”

    九王爷!

    水月弯眸子一冷,恨恨转身。她倒是想着哪会有这么好的人,杀了他的马还会送玉来道歉,没想到只是为了牵绊住她最后拿**下手!接下来自己是不是会收到一份勒索信让自己单刀赴会啊?

    九王爷炎破天,鼎鼎大名她当然知道,纵横沙场,不近女色,外界只知道他用兵如神,战功赫赫,却是再也不知道其他。

    但是就从那几个侍卫来看,这人绝不是个好相与的。

    九王府的位置很好找,水月弯只需要稍稍一问就知道了,此刻她正打量着面前恢宏的府邸琢磨着怎么混进去。

    门口的侍卫目不斜视,她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口就跟没看见似的,尽忠得那叫一个职守。

    实际上,水月弯就这么大剌剌的站在门口,这两名侍卫怎么会看不见,但就是看见了才十分无奈。

    自家王爷回来后居然吩咐下来说,若是见到一名雪衣男子前来拜访,不可阻拦,说什么要做什么都随他!

    王爷诶,主子诶,咱这是庄严的九王府,您以为是哪儿的茶肆酒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两名侍卫默默打量面前这绝丽的男子,冷是冷了点,但是这气质绝对是万中无一的,王爷说的,定然是他没错。

    那人家要是把这王府拆了,王爷咱管是不管?

    水月弯总觉着那两名侍卫的眼神有些不对,但也没有多想,思忖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翻墙。

    九王府的门墙很高,比丞相府要足足超出大半倍,水月弯把折扇往腰间一插,前襟一撩,脚尖一点嗖的就上了墙,随后轻轻落入府内。

    眉头一蹙,水月弯觉得有些怪怪的。方才她下来时分明觉得有几道隐晦杀气爆发,正暗道不好的时候却突然又销声匿迹,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

    水月弯眉头一挑,伸手折了身侧的花枝,粗暴的拧巴拧巴,随后又丢到脚下一脚踹了出去。

    半点反应没有。

    水月弯了然,捡起几块小石子挥手甩了出去,顷刻间就听到几声压抑的呼痛,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既然这王府的主人不拦着,她又何必偷偷摸摸?

    九王府入目大气奢华,奇珍异草,半点没有土气的金光闪闪但却让人一看就知道主人的品味格调与强大底蕴。

    水月弯正对着一株药草打量,琢磨着要不要现在下手把它挖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唤声,登时就有些茫然的转头看去。

    “公子!”

    “**?”水月弯冷眸染上一丝讶异,站起身来,把那个歪歪扭扭跑过来的丫头掰直,“你这是在……”

    “我……我在逛王府啊!”

    水月弯:“……”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分明听到那些人说你被抓走了。”

    “哎呀误会误会,九王爷人可好啦,见我找不到公子,还让我进来慢慢等呢!”

    水月弯:“……”看来她没有误会,那王爷果然不怀好意。

    “找到了就好,随我回去。”水月弯顿了顿,“不行,你等等。”

    然后**就见她家厉害冷然的小姐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小铲子对着一株草挖呀挖。

    “小,公子……”

    水月弯手上忙着,没有回答她,直到将药草妥善收好,一直紧抿的红唇才微微松了松。

    “走吧。”

    “嗯嗯。”

    行一一来就看见那主仆二人一前一后正要走人,冷峻的唇角抽了抽,想起暗卫的禀报,实在不相信那如同土匪一般抢了珍贵芝兰草的如冰男子居然会爬墙。

    更何况他还在大街上宰了主子的爱马。

    “两位,我家主子有请。”

    水月弯轻笑,现在她倒真是对那九王爷有了些许兴趣了。什么时候不来请她不好,非要在她拿了他药草的时候才派人来,这是吃准了她拿人手软么?

    “我若不去呢?”

    “主子说了,府中还有一株千年雪莲。”

    闻言,水月弯毫不犹豫。

    “成交。”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