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六章你杀了我的马,我赠你一块玉
    水凌波回来,申氏忙着去伺候讨好,所以没空管水月弯,她索性也足不出户,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小姐,你都喝了好多水了……”**插着腰立在矮榻前,无奈的看着抱水狂饮的水月弯,小声嘀咕,“都不涨的嘛?”

    水月弯放下杯子,冲**微微一笑:“多喝水有益身心健康。”

    她的异能属于水性,想要恢复怎么可能少得了水?这几天她可真是把自个儿当成水牛灌了。托福,她的异能也恢复了些微。

    水月弯慵懒的倚在榻上,丹凤眸扫了扫**:“身上的伤,可都愈合了?”

    “嗯嗯!”**转了个圈儿,“小姐的医术真不是盖的,两天前就已经不痛了。”

    “好,那今天出府吧。”

    “啊?”

    ……

    国都繁盛,一片熙熙攘攘的繁荣之相。**小手拽着衣角,一脸不适应的跟在水月弯身后,直到现在也是啧啧有声。

    “小……”**话刚出口,水月弯一瞪马上改口,“公子,这男装……哪儿来的啊?”

    水月弯闻言想了想,抱歉道:“忘了。”

    **一脸佩服。

    “可知道国都哪家的铁匠铺子最出名吗?”

    “铸铁匠?那肯定是王记啦!据说祖上出过皇商呢!”**兴奋得小脸涨红,极快的答道。

    水月弯赞许的点头:“知道路吗?”

    “知道知道。”

    不用水月弯再说,**蹦蹦跳跳,跑到水月弯身前给她引路,正要横穿过大街,水月弯耳朵一动,眯眸看去,四匹健硕骏马拖着一辆漆黑马车不知为何倏地扬蹄嘶鸣,失控的横冲直撞。

    “不好了!马惊了!快闪开!”

    “小心!”

    **早已经被吓傻了,呆愣在大街中央当了个活靶子。水月弯低咒一声,脚尖一点冲到**身边,折扇随意一挥!

    淡蓝色光芒闪过,没有引起半点注意。随着这一挥而下,发疯的头马悲鸣一声,轰然倒地,顿时街道上响起一片叫好声,皆赞这少年功力深厚,出手相救,更有大姑娘小媳妇凝着水月弯玉白精致容颜,一时间竟是偷偷的红了脸。

    与此同时,驾车的冷峻男子狠狠一提缰绳,马匹就此安静下来,抬眸望去,速来没什么情绪的眸中划过一抹惊艳。

    那雪衣男子此刻一脸寒冽,却挡不住他唇红齿白的绝丽容貌,黑发松松箍起,折扇堪堪抵在身前,衣袂飞扬,清冷万端,而被他揽在怀中的男子眉目清秀却抖成一团,显然吓得不轻。

    水月弯本就清冷的眼眸又寒了几分,出口的话也就没有那么好听了:

    “怎的不知阁下驾的是瞎马?见了谁都要撞上一撞!”

    冷峻男子脸色一黑,立刻就听出了这话中的意思,握缰绳的手紧了紧。

    水月弯瞪了他一眼,险些把他气的拔剑,随后听到马车中一道喝止声音传来,醇厚稳重,三分慵懒,七分霸烈。

    “行一。”

    听了这道唤声,行一蠢蠢欲动的长剑才又收好,冷眸却是依旧死死的盯着水月弯,眨都不眨。

    水月弯轻哼一声:“不会驾马便不要充做马夫,马死了事小,伤了人可就事大了!”

    说罢,也不管那冷峻男子铁青的面色,转身就走。

    “爷……”行一转头看向车门,确定了里头这位没有气怒后才挥手斩断死马马缰,通知人来将马处理掉。

    那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如同鼓点般富有节奏,含着说不出的韵味。

    “桀骜不驯如此,可不该是无名之辈啊……”

    “属下马上去查。”

    男子笑了:“当然要查,但是在这之前,还有事要做。”

    “爷,可是要属下把那无礼之徒抓回来?”

    “什么时候你也会这么幼稚的喊打喊杀了?”男子一笑,语气中有些揶揄,“让几个侍卫找到他,就说本……本公子跟他道歉。”

    “这玉佩,当做本王的赔罪之礼。”

    话音一落,马车中探出一只胳膊,修长手指轻飘飘的勾着一枚火红玉佩,上下掂了掂,示意行一接着。

    行一垂首,恭敬接过。

    ……

    “小,小姐,吓死奴婢了……”**捂着胸口,脸色有些白。

    水月弯没有回答**,眸光沉沉的四下扫动,脚步略微加快。

    “小姐,小姐,你慢点儿……”**不明所以,只能跟着水月弯几乎小跑起来,拐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突然就被扯了过去,随后被丢进半开的门内,木门即刻关上。

    “小姐……”**着急忙慌的拍着门,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把她丢进来,小姐不要她了?

    “你且安静待着,我去去就来。”

    **不知为何,但还是乖巧的答应下来,随后就再也没听到水月弯的动静。

    而水月弯此刻隐在暗处,看着几个侍卫因为寻不见她的踪影而纷纷现出形来,个个气宇轩昂下盘沉稳,令她奇怪的是,这些人虽然急于寻找到她,但是身上不带半分杀气。

    这么一想,索性也就不再躲藏。

    轻微的脚步声使其中一名侍卫很快就发现了水月弯,而见他这谨慎敏锐的洞察力,水月弯不禁道了声赞。

    “公子,我等是奉主子之命前来,为惊马一事向公子说声抱歉。”

    水月弯淡淡挑眉。她是没想到那明显非富即贵的男子居然还会为这件事来道歉,不过,那男子这般未免太过谦让了,也让她有些不安。

    “道歉倒是不必,倒是我还杀了他的马。”水月弯轻声提醒道。

    那马膘肥体壮,皮毛油光发亮,定然是万里挑一的好马,就这么被她杀了,那男子居然也不气怒?

    “一匹马罢了,公子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侍卫话语依旧恭敬,脊背挺直,半点没有居于人下的奴性。

    “嗯?你家主子是……”水月弯冷眸流露出一抹兴味,半点不遮掩自己对那男子的好奇之心。

    那男子究竟是谁?手下的侍卫居然也是气势十足。

    那侍卫回道:“主子名讳,属下不便告知。”

    水月弯也没有强求,点点头,随后又看了眼站立如同枪杆一般笔直的几名侍卫,美眸略过一抹赞赏。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