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五章似水流纹
    **小心的挪动脚步,探头往水月弯肩背看去。

    只见同样细腻白皙的背部肌肤上,一道银白胎记正跃然而上。它看上去就像一汪流水,划过玄奥的痕迹,盯得久了,好像感到阵阵湿意扑面而来,耳边似乎听到滴答水声,极为神奇。

    **很早就对水月弯这个胎记感到奇怪了。看上去活灵活现的也就罢了,那涛浪声和隐隐约约的水气总是让她感到有些神奇以及……诡异。

    这是无法仿造的。

    现在看来,这还真是她家小姐。

    “小姐……你真是小姐!”**一下子就开心了。她家小姐变得这么厉害,她与有荣焉啊!

    水月弯拉好衣服,瞥了傻乐的**一眼:“去把门开开。”

    “哦哦。”

    屁颠屁颠的刚把门打开,突然又听见她家小姐道:“算了,先别开了,你过来。”

    “哦哦。”

    “衣服脱了,上去。”

    “哦哦……啊?”

    水月弯轻拍了**脑袋一下,肯定了她的听力:“你没听错,脱吧。”

    “哦哦。”

    水月弯坐在床边,看了眼**浑身惨不忍睹的伤口,清理了几处出血,随后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盒药膏,探手进去抠了一大块,半点不节约的往**身上抹,看这架势,只肖上一次药膏这盒子就空了。

    “真难为你拖着这样的身子陪我站了这么久……疼就说。”

    **感受着背上凉丝丝的药膏触感,还有小姐轻轻的往伤口上吹气,似乎生怕她疼了似的,一下子就感动的不成样子。

    “呜哇……小姐我是不是在做梦……呜,小姐你真好……小姐我一点都不疼……”

    水月弯难得的头冒黑线。

    “啊!小姐,这药膏你怎么全给奴婢涂完了啊!”**脑袋晃来晃去,突然间瞟到已经快见底的盒子,惊叫道,挣扎着就要起来。

    “别动。”水月弯把**按下去,免得这么一挣扎又要出血,“这药膏本就是为你所配。”

    **被水月弯强制不敢转身,安静了一会儿,随后果然感到原本火辣辣的伤口没那么疼了,当下就更心疼了:“这药膏,一定好贵的吧,用在奴婢身上也太浪费了。”

    水月弯抿唇:“不浪费,没花钱。”

    是没花钱,钱都是申氏付的,她只是出了配药的力罢了。

    “诶?”

    “是我自己配的。”

    **闻言不再动来动去的了,直到上完药,**就这么晾着,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姐会医?”

    “嗯?”

    “小姐刚刚说,这药是自己配的,那就一定是会医了?”

    水月弯收好盒子,洗了洗手,闻言点头:“是的。”

    “哇,小姐你好棒!”**听到水月弯的话,咋咋呼呼的,比自己会医还要兴奋,“奴婢本来就觉得,小姐一定不是寻常人,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

    水月弯眯眸,不动声色:“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不觉得我骗你吗?”

    **兴奋的指指她的左肩,道:“奴婢感觉就是。平常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漂亮的一道流纹印记呢?小姐一定是为了自保藏拙了!”

    水月弯不说话,权当默认了。

    作为原主身边最亲密的人,**若是有了怀疑,要求证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同样的,水月弯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同样会变得更加困难。

    如今不得不说,这流纹印记一亮,居然在无形中给她解决了不少麻烦。

    **光着身子趴在床上,上半身竭力想要扭转过来看看水月弯的表情,最终都因为疼痛放弃了。

    水月弯却坐在床沿上,看着**跟个肉虫子似的扭来扭去,终于看不下眼的下了最后通牒。

    “再乱动,我便真的不再管你了。”

    眼见着**听到这话捂着嘴巴满眼水星星的模样,水月弯微微叹气。

    这丫头,原主在的时候却也不似这般跳脱,怎的她一来就好像解放天性似的,乱动个没完?

    水月弯很在意**的背,所以这几天也检查过,是常年劳作所以才导致的驼背,问题倒是不严重,但是也要尽快提上日程。

    只要看到**微驼着背冲她笑的烂漫的模样,水月弯的心里就一阵紧缩。

    “待解决完了今日的事,我便为你治疗弓背之症。”

    “哦……”**趴在床上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却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今天还有什么事?”

    水月弯默然,指指门外,杂乱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随后破烂的竹门再次被人一脚踢开。

    “二小姐,丞相大人有请。”

    ……

    水凌波眯着眼看着面前十六年不见的女儿。

    清冷美貌,气质出众,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他这个丞相心里都有些拿不准心思,再对上这个女儿的眼睛……

    “放肆!你那是什么眼神?!”

    水月弯眸子一动,垂眸不语。

    水凌波喘了口气,挥挥袖子,不再看这个陌生的女儿,道:“你母亲本丞相已经教训过了,日后不可再生事端,可知道?”

    “哦?母亲给你托梦了?”水月弯想也不想,一开口就能气死人。

    “胡说什么!”水凌波瞪了瞪眼睛,一张儒雅的脸气的有点青。

    “如果你说的是姨娘的话,那就别白费口舌了。”

    “姨娘虽是长辈,但是为长不尊,妄图沾染丞相府的主母之位,父亲你忍得,我可忍不得。”

    “这要是传了出去,传到了皇帝陛下的耳中,传到了史官的耳中,这荒唐之事就会世人皆知,到时候父亲应当怎么办?”

    水凌波本想反驳,但是一听到最后一番话却硬生生的把要出口的话给憋了回去,沉默下来。

    “父亲你也注意一些,姨娘放纵,不知深浅,父亲就得约束一番,如何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呢?父亲的威严又在何处?”

    水月弯只需要略略一想就知道申氏又去找水凌波哭诉了,看这样子,是把全部的责任都推给她了。

    但是没关系,申氏抓住水凌波的不忍,那她就抓住水凌波的官运财运,她到是要看看,为了个女人,水凌波会怎么做?

    “你说的,有理。”

    水月弯暗暗冷笑:“既然如此,女儿累了,便先回去了。”

    水凌波挥手,眉头紧蹙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水月弯眸光微闪,抬步离开。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