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四章我是妖孽5
    “那大厨房的奴才狗仗人势,不给我们主仆饭吃。**每次拿来的食物都是残羹冷炙,便是狗都不吃,再这么下去,我们便只有一个死!被逼到绝路,断了人手算什么!”

    这般控诉,让全场鸦雀无声,**早已经哭的不能自已。现在看一看,那丞相府的姨娘庶女一身绫罗绸缎珠光宝气,而嫡女二小姐却一身不合身的旧衣,皮包骨头,弱不禁风。

    傻子都知道这二小姐半点没有说谎,全是被逼到极致才爆发的最后反抗!

    相比起来,断了人手居然真的算不了什么,有些极端的,只怕要拿刀砍人了。

    这时,管家跑了过来,立在水月弯身边,沉声开口:“二小姐,丞相大人令老奴带来一句话,做事要适可而止,以丞相府声誉为重!”

    水月弯闻言,眸子闪了闪,沉寂了下去。申氏见状眸光一亮,知道定然是水凌波给了水月弯警告,不然这小蹄子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刚要开口,水月弯抬起小脸,同样低语几句,管家一惊,急急忙忙的回去禀告水凌波去了。

    过了一会儿,管家又匆忙忙跑出来,在申氏耳边低语了几句,申氏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连连摇头。管家老脸一肃,申氏不甘心的看了眼门内,又瞪了眼水月弯,点了点头。

    水月弯一手搭在腰间,另一手支着懒懒的摸上下巴,思索片刻便知道她那便宜父亲是答应她的要求了。

    还真是以声誉为重,连同床共枕数十年的妻子都可以委屈。

    百姓早已经被这突然间的安静给弄懵了,傻傻的看着几人,见到申氏突然深吸一口气,走上几步。

    “本夫人怒极教训了**,下手没个轻重,不是故意的。”

    水月弯:“……”

    “你听到没有?”申氏脸色红绿青白煞是好看,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这小贱人,居然让她跟**道歉!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她有什么资格!

    “抱歉姨娘,我没听见。”

    “本夫人说,不是故意的,听明白了吗?”

    水月弯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撮长发,捻着它在手心扫来扫去,头都不抬:“没人教过姨娘怎么道歉吗?你要用诚挚的眼神看着**,随后弯腰鞠躬,大喊三声对不起才对。”

    什么?!申氏简直想掏掏耳朵抽水月弯几个巴掌清醒一点!

    “这伤又不是我打的!”是她命人打的,那她也动手不是么……申氏眸光一亮,“对,这伤不是我打的!凭什么要我道歉!”

    “咳咳。”

    申氏呆呆的转头看向管家,察觉到了他眼中的警告之色,咬了咬唇,又想到正在门内的水凌波,心一横,微微的低头:“对不起……”

    水月弯微微倾身:“什么?姨娘说得大声些。”

    “本夫人说,对不起!”申氏眼睛一闭,怒吼出声,吓得**一跳,往水月弯身后躲了躲。

    水月弯无奈的一把把她扯了出来,手搭在她的肩上,清楚的感受到那微弓的弧度,眸子暗了暗。

    “姨娘,还没完呢!”

    “……”

    “你才只喊了一声,还有两声呢。”

    申氏气的差点撅了过去,闭着眼睛铁青着脸,一叠声的喊完,冲进了相府大门。

    她这名声,过了今日怕是会极为好听。

    ……

    “妖,妖孽呢……”

    “对啊,妖孽呢?”

    “我们不是来找妖孽的吗?”

    ……

    在场众人百脸懵逼,明明是来找妖孽的,怎么好像完全没提到妖孽,倒是看了一场好戏?

    默默看着水阑珊羞恨的瞪了自己一眼,丢下这烂摊子,然后追着申氏进府去了。水月弯摸摸下巴,看了眼正擦汗的管家,心安理得的带着**,也进去了。

    只听到管家最后说:“那道长是个骗子,最会胡言乱语,其实并没有什么妖孽……”

    ……

    百姓就这么被简单的三言两语遣散了,回去后也只是多了茶余饭后的言谈罢了。流言来的太快,去得也快,解决的虎头蛇尾,等到传到上流权贵人家的时候,剩下的就只有丞相府当家主母狠毒心肠、打骂下人、污蔑嫡女的恶名了。

    妖孽风波,并没给水月弯造成半点伤害,如同调剂生活的乐子,一下子就被抛到脑后,至于在相府门口流的那几滴赚同情的眼泪,水月弯表示毫无压力。

    她堂堂子峰组的首领,几滴眼泪而已,说来就来了,简单的很。

    茅草屋里。

    水月弯正襟危坐在木板床上,双腿紧紧并拢,手交叠搭在腿上,脊背挺得直直的,一派淑女闺秀的做派,只是那双灵透的丹凤眸随着面前不停转悠的**从这边转到那边,又从那边到这边,扫来扫去。片刻后似是累了,闭上了眼。

    “你真的是我家小姐?”**怀疑。

    自家小姐她还不知道吗?那性子,软的不行,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侃侃而谈,把那么厉害的夫人小姐都说的哑口无言?

    莫不是被人冒充了?

    “说,你把我家小姐带到哪里去了?”**龇牙,一脸凶神恶煞。

    见**这半点没有杀伤力的模样,水月弯放松了身子,慵懒懒的像是没骨头似的依在床头,甚至还打了个呵欠。

    “别,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谢你,快把我家小姐还给我!”

    水月弯自在的不行,瞥了眼急得团团转的**:“你家小姐我就在这儿。”

    “你,你胡说!”**想都没想的就否认了,杏眼睁得圆溜溜的,“我家小姐,哪有你这么厉害!”

    水月弯脸一黑。

    这丫头,背地里这么嫌弃她啊!虽然她不是原主,但好歹也占了原主的身子不是?

    水月弯握了握拳,感到手痒痒的,蠢蠢欲动的很想揍面前这个丫头一顿。

    “你要怎么相信我?”

    **眼珠子转了转,道:“你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左肩。”

    水月弯本想再玩玩,不过看这丫头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也就不逗她了。

    只是就站起身来,随后把门关上了。

    **双手握拳放在胸前,满脸的警惕:“你,你要做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给你看证据了。”

    水月弯似笑非笑,小手解开了布衣的前襟,随后拉下左肩,精致的锁骨顿时暴露而出。再拉下一点,就像平地突然间接上了丘陵,那一抹浑圆若隐若现。

    因为关上了门,只从窗户里漏出来的几点日光恰巧的照射在水月弯身上,令那块细腻肌肤白的反光。

    她转身,没好气的道:“看吧。”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