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三章我是妖孽4
    水阑珊脸一红,旋即恼羞成怒:“当然!难道我堂堂丞相府的大小姐,还会诬赖一个贱婢不成?”

    “几天前,我似乎只听到说哪里走水了……并没听说有男人出入啊!”

    “这屋子就是那个贱男人烧的,水月弯,你别想抵赖!”

    “哦……这么说的话,丞相府中被火烧的院子,就是那男子出入的地方对吧?”

    水阑珊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迟迟不应,但是犹疑着,还是应下了:“对……”

    “不对!”

    申氏出口阻拦,暗中瞪了眼水阑珊。

    被火烧的是她的院子啊!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有男子深夜在丞相府当家主母的院子里进出吗?

    水阑珊脸色一变,显然也想通了关窍,脸色难看极了。

    申氏冷冷盯着水月弯,道:“如今所言的,是二小姐的妖孽之事,你却为何一直说这些无关紧要之事?”

    “无关紧要之事?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被水阑珊几句话就毁了,这还是小事?”

    申氏抬高下巴,义正辞严:“如今府中妖孽作祟,百姓仓惶,一个姑娘家的清白与黎民百姓比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

    “姨娘可弄清楚了,一直想要污蔑**清白之名的是水阑珊!更何况……”水月弯转身拉过**作势要掀起她的袖子。

    申氏一惊,似乎知道水月弯要做什么,急急开口:“住手!”

    这贱婢身上的伤都是她命人打的,有多骇人她自然知道,若是露出来,一切有利情形就全都白费了!

    “你们,快去拦住二小姐!”

    但是水月弯会听她的吗?

    结果一定是否定的。

    **被掩盖在布衣下的纤细手臂露了出来,区区三天时间,深可见骨的伤口压根来不及愈合,道道狰狞疤痕依旧带血,如同蜈蚣一般攀爬在皮肤上,因为先前**大力扣头又拉开了伤口,鲜血道道,丑陋不堪。

    “嘶!好重的伤!”

    “是谁啊,下手如此狠毒!”

    “夭寿啊!”

    ……

    水月弯笑的残佞,眸光直直的盯着申氏,异常凶狠。

    现在这伤口就可怕了?**刚被救回来时的口子要比这可怕十倍!百倍!

    “姨娘,这伤是怎么来的,你应该知晓吧!”

    “在姨娘眼里,果然是人命草芥,把人往死里打,居然还能找出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

    “如此狠毒没有人性!我看你才是妖孽!”

    ……

    “这伤,是丞相府主母打的?”

    “好凶狠的女人啊!”

    “什么主母,不过是个小妾罢了,依我看,她才是妖孽还差不多!”

    ……

    水月弯耳朵一动,唇角拉开一抹笑痕,望了眼人群,伸手一指:“这位小哥,你方才说的什么?”

    人群很快散开了,那名男子被隔了出来,一脸懵逼的抬头望去,直直的撞上水月弯含笑的美眸,呆了呆。

    见那人不说话,水月弯也不急,再度问道:“你方才说的话,可能再说一遍?”

    清淡的话语,半点没有烟火之气,那男子仿佛才回过神来,微红着脸,应答的声音却是十分嘹亮:“我怀疑,这女人才是真正的妖孽!”

    话落,他的手直直指向申氏。

    “大胆刁民!”一旁的管家见势不好,老脸有些惶恐,“居然敢污蔑夫人!”

    水月弯黑眸微眯,幽深的瞳眸盯着老管家扭曲的脸,却半点也生不起尊老之心,只是淡淡的呵呵两声:“管家怎么了?百姓来此不就是为了寻找妖孽继而除之后快的么?现在百姓有了怀疑,你便辱骂他们刁民?”

    “是不是这妖孽就非得是我不可?”

    一句比一句犀利,辩得管家一张老脸扭曲成一团,瞪着水月弯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水月弯见管家这模样也不在意,她只要把要说的话说出口,对谁说并不重要。

    转身使自己面对着百姓,水月弯朗朗有声:“各位可还记得,那妖孽之名因何传出?”

    “我,我知道!”

    水月弯望去,居然又是那个小哥,微微一笑,抬手一引,示意他有话就说。

    那小哥见她望过来,蹦哒得更欢快了,激动的手脚乱摆,却无比肯定的开口道:“是一个道长,说有妖孽在丞相府,我们才来的!但是并没有说是二小姐!”

    水月弯含笑点头:“大家可都听到了,当时那个道长可并没有说妖孽是谁!为什么姨娘这么肯定就一定是我?”

    申氏手抖了抖,终于是心慌了。

    她终于知晓为何水月弯要自缚为妖孽了,就是为了洗脱这妖孽之名啊!只要水月弯有能耐可以把百姓的怀疑对象转移,那么她的嫌疑几乎就可以判定为零!

    好计谋!好对策啊!

    今日,她申佳迎怕是要输了!

    水阑珊不知道母亲为什么怔怔的,她只知道水月弯这巧言善辩通掌全局的模样让她嫉妒的快要发疯了!母亲不说,她来说。

    “因为你杀了人!”

    话落,百姓又是一阵吵闹,水月弯按住闻言激动的直冲上去的**,冷声道:“你说我杀了人,可有证据?前些日子,姨娘和姐姐你带着下人把我的屋子都给拆了,还是没有找到尸体,为什么你却如此言之凿凿?”

    “我没有杀人却被你们强扣上妖孽骂名,**被你们打成这样险些丧命,你们却说无关紧要,这世间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到底谁才是妖孽?”

    申氏死死的盯着水月弯,如同毒蛇一样阴戾噬人,有人不小心看到了她狰狞的模样,吓得差点摔倒在地。

    “你不是妖孽?那你为何能一脚断了人骨?力大无穷?”水阑珊抖着声音,企图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水月弯微微低头,、,眸中出了些许泪迹,悲怆的低笑苍凉无比,宽阔的大街只闻得女子的声声指责,声声泣血,几乎让心肠最为坚硬的铁血汉子也心生不忍:

    “这十数年,我是怎么过的?什么脏活累活,砍柴挑水,做饭洗衣,哪个我没做过?我便是练,也能练的一手巧力!”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