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十二章我是妖孽3
    “二小姐……”

    谁知申氏话才刚出口,**尖叫一声,随后咚的一声就跪下了,拼命的磕头,吓得两母女一愣。

    “啊!夫人!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

    申氏脸色一青。水月弯却是眉头一皱。

    **被活活折磨了两天,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是这无意之举却有如神来之笔,给申氏扣了个苛待下人的恶毒主母的帽子,但是这么一来,**那刚好的身子只怕又要亏损了。

    **磕得那叫一个用力,很快额头就破了,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打湿了脸。水月弯弯下腰,一把把**搀了起来,怒斥:“昏迷三日才醒过来,现在又这般莽撞,不要命了?”

    **突然被提起来,脑袋有些晕,差点一头栽了下去,看的百姓一阵唏嘘。

    “二妹妹,你的丫鬟前几天不是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吗?怎么现在又出现了?”水阑珊似是不解低语的问声响起,却让大家听了个清楚明白。

    水月哇似笑非笑:“男人?什么男人?”

    水阑珊仿佛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突然捂住了嘴巴,一脸慌张无辜:“没,没什么。”

    水月弯冷笑。

    她在门外拖了这么久,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等到**醒来。**险些被折磨致死的账,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现在全国都的百姓都在场,这么个好机会她怎么可能不利用?

    原本还不知道怎么把话头引到**身上,现在这蠢货自己递了个梯子过来,她不接过来怎么对得起**?

    如此恶毒心性,毒打苛待嫡女,草菅人命的罪名,她要这两母女亲口承认!

    “什么没什么?有话就说啊,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姐姐藏了什么坏心思呢!”

    水阑珊捏着香帕的手指狠狠一握,被水月弯这般不留情面的嘲讽气的咬紧牙根。

    “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二妹妹的丫头深更半夜被一个男人带走的事实,全丞相府都知道,莫非妹妹你不知道?”

    深更半夜,被一名男子带走啊……

    **脸色瞬间惨白。女子名节大于天,这样无稽之谈大小姐怎么能张口就来!

    这是逼她去死啊!

    百姓哗然,看着**的眼神也发生了急剧的转变,原本看这女子出来的时候那般娇弱,现在想想,莫不是久承恩露,脚软无力吧……

    百姓堆里有几个混不吝性子的,眼中已经有了些异样猥琐的光芒了。

    **六神无主。身侧一只小手探来,紧紧把她颤抖的手纳入、握住,传递而来的温暖与坚定是那么强烈明晰。**转头看去,直直撞入水月弯美丽沉静的丹凤眸中,看到了她唇口开合,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都交给我。

    **像是入魔了一般,不由自主退后几步,等到察觉到的时候,水月弯已经松开手,上前一步,明亮的丹凤眸跳跃着火光,气势攀升,将水阑珊面上刚刚浮现的得意之色打得支离破碎。

    “**于何时,又是何地被人带走?”

    水阑珊缓缓起了警惕之心:“你问这个干嘛?”

    “姐姐紧张什么?说话是要讲证据的,更何况是女子的名节之事,我不过想问的更清楚些罢了。”

    “好,那我便告诉妹妹。这贱婢是在几日前,丞相府中被人带走的。”

    水月弯缓缓摇头,一脸失望:“姐姐啊,看来你还是没有想说真话的意思,丞相府这么大,她到底是在哪里被人带走的?”

    水阑珊刚要张口,却突然醒悟过来,心下一紧。

    好个水月弯,这是想把她和母亲拖下水啊!**那贱婢是在母亲的院子里被救走的,这一点那么多下人都看到了根本瞒不住。

    水阑珊想了想:“自然是在二妹妹的院中了,这还用说吗?”

    “当真是在我的院中?”

    “当然。”

    “那么既然**被那男子带走了,为何现在又会出现在这里?”

    水阑珊柔柔一笑,道:“这,姐姐就不知了,想来是那男子满足了,就……”

    “姐姐慎言!”水月弯骤然厉喝,眸中带着些冷意,深冷的气势吓得水阑珊一跳,“姐姐是丞相府庶出的大小姐,虽然地位卑贱但终归也是丞相府的人,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怎能没有根据妄加猜测,还口出粗鄙之言,没有遮拦!若是传了出去,天下人要怎么看待我一水国丞相府,怎么看待父亲?”

    “就是啊,这什么大小姐的……说话带刺真难看。”

    “还大小姐呢,连我家那口子都不如……”

    “说什么呢,也不怕人家大小姐生气宰了你!”

    ……

    水阑珊闻言有些慌神,再加上百姓议论纷纷,脱口而出:“水月弯你胡说什么?”

    “姐姐,你是庶出之女,往日里见了我应当是要行尊卑之礼的,怎可这般唤我大名?”

    “你!”

    “姐姐且安心,这不敬嫡女、不分尊卑的罪名我就不与你计较了,但是**这丫头的清白之名却是要好好算一算。”

    “**先前三日一直在院中养病,何时被人带走?又是何时跟一个男人有了交集?姐姐定要拿出证据来,也好让妹妹看清这丫头的真面目!”

    证据?她哪有什么证据?那个男人谁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跑出来的,居然对一个贱婢惺惺相惜?

    水阑珊突然灵光一闪,仿佛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点,激动的开口。

    “姐姐也不知那男人是谁,所以不曾有什么证据。”倏地话锋一转,“不过,二妹妹应当知道才对啊!不然那男子带走了这贱婢,做什么又将她还给你?”

    水月弯眯眸。

    真是不死心啊,污蔑**不成又污蔑她,非要将脏水往她身上泼。

    “姐姐这么一说,我突然也觉得我该认识那名男子了,不然岂不是对不起姐姐的猜测?”

    水阑珊眼中精光一闪,迫不及待的就开口了:“妹妹你怎么能……唉,那野男人到底是谁,妹妹怎么能这么没有分寸?”

    水月弯轻轻一笑,打量着水阑珊,眸光有些诡异:“姐姐,我一直说丞相府没有男子进出,为什么你会如此肯定一定有?你真的见到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