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章渣爹问罪
    而这边,水月弯拎着药材,直接上了大厨房。

    “快点儿,夫人小姐等着午膳呢!”

    “手脚麻利点,别偷懒!”

    “桃红,快剥几个蒜!”

    水月弯刚进门,嘈杂的大厨房顿时像按了暂停键,一众厨娘婆子两股战战,大张着嘴,看着一脸淡然跨门而入的水月弯,手里的颠勺都拿不稳了。

    一名婆子心里暗暗叫苦,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迎了上去。

    “二,二小姐,奴婢是大厨房新提上来的管事,您,您屈尊来这里,是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水月弯抿唇,轻轻摇头。

    “我来熬药,你们做自己的事儿便是。”

    “是。”

    因为那母女二人经常要熬药膳补身,所以大厨房有许多药罐备用,并且每天都有人清洗打扫。

    水月弯从那一堆的大包小包里拎出一个个药包,极为熟练的挑挑拣拣,几乎过手就知道几两几分,配置完毕,加水添火,三碗水煮成一碗。

    为了能多坑申氏一把,她没有买配好的药,而是直接按照种类每样来了一斤,总归她会医,抓药的准头比那帮用杆秤的小药童好的多。

    随后,厨房众人就见到昨日还如同杀神一般的二小姐极有耐性的坐在小椅子上,垂眸盯着药罐。那般专心的模样,是真的没有来找麻烦的意思。

    大厨房的人顿时松了口气,锅碗碰撞的声音又继续响起,但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小心。

    要知道,昨天被二小姐教训的几个婆子现在也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现在的这些人,都是新调上来的,对水月弯又是恐惧又是感激,或者说是敬畏居多。

    煎成的药汁乌漆嘛黑的,水月弯把它放进食盒中,拎起大包小包,在一众人劫后余生的目光中缓缓走远。

    ……

    进了院门,水月弯放下手里拎的一堆东西,甩了甩手臂。

    **的伤口已经清洗过了,但是还没有上药,脏腑的内伤也相当麻烦。水月弯给**喂了药后,又掏出一套臼杵,撒上药材,开始研磨制药。

    不止是**身上有无数的伤痕,她自己的身上也是新伤旧伤一大堆,所以这去疤的膏药也要做一些。

    当晚,因为中药见效太慢,**伤口感染,一不小心这热气就捂上了,忙的水月弯是白天晚上寸步不离的看着,折腾了三四天才退了烧,导致她无比怀念杀人给力救人更给力的金针,打定主意等有时间定要去订做一套。

    水月弯默默算了算,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副药,服下**应当就能醒过来了。

    只是刚出门没多久,遇到一个丫鬟,见了水月弯一声尖叫,跑的跟见鬼似的,一溜烟就不见了。

    “……”

    水月弯蹙眉,继续走,一路上又遇到不少人,见了她无一不是躲得远远的,完全是避着瘟疫的势头,她想抓个人问问都没办法。直到熬好药,水月弯瞥了一眼躲到厨房外的婆子丫鬟,绕过一个拐角,消失不见。

    见水月弯走了,那些个婆子才拍拍胸口,凑成一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

    “真没想到二小姐居然是妖孽,难怪那么凶残……”

    “是啊,居然在我们府中呆了这么久,想想都怕死了!”

    “丞相大人过几日就要回来了,到时候看这妖孽怎么在丞相府兴风作浪!”

    “就是就是。”

    ……

    不远处,水月弯背靠在墙边,盯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药汁,好笑的挑了挑眉。

    最近的国都人心惶惶。

    据说是一个云游道士,在大街上卜了一卦,说有妖孽现世,万民遭罪,并且丞相府已经有人遭了毒手了!

    这么一棒子下来,国都炸开了。

    百姓期望的很简单,不过是没有战乱,没有天灾的日子,不用大鱼大肉,吃饱喝足就成,任何损害了百姓利益的事情,百姓都会举旗反抗。

    但是,妖孽诶,谁会不怕?没听道长说丞相府已经出事儿了么?丞相府都这样了,下一次是不是就要轮到他们了?

    百姓担忧了,恐慌了,想要找到那道长指条明路,但是人家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半点影子都找不到,这就给了人们又一个讯号。

    道长能卜出妖孽出世,就定然是有大神通的高人,但是现在找不到人了说明什么?

    那个妖孽的道行肯定高到连道长都要避其锋芒啊!

    所以为了日后的安稳,为了活命,百姓从来没有这么团结一心过,集结到一起,打着灭除妖孽的大旗,冲着丞相府就出发了!

    而此刻的丞相府。

    正堂。

    “孽女!孽女!”

    一名身着青衣的中年男子,黑发一丝不苟的绾起,生的也是一副儒雅的好相貌,虽然年近四十,但却半点不见老态。而与他温文尔雅的外貌大相径庭的是此刻正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堂下的女子,气的直骂。

    水凌波,当朝丞相,水月弯的父亲,因公事离府半个月,近日刚刚回来。

    而台下站着的女子,也就是水月弯,默默瞅着她的便宜父亲,轻轻的哼了一声,低头盯着自己脚尖。

    长得当真是人模狗样,年轻时怕是尤有胜之,难怪母亲会下嫁于他。

    “你说,这妖孽之名到底是怎么回事!”水凌波气的白皙的脸都红了,显然没想到他就出去办个公事,回来就说丞相府出了个妖孽?还是自己从来没放在心上的二女儿!

    一路上听到的那些消息简直让他心惊胆战,真要是在他的丞相府出了一个祸世妖孽,这顶乌纱帽就别想要了!

    “老爷,您先别气,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申氏柔声劝道,极为体贴的递上一杯茶,顺了顺水凌波的心口。

    “是啊父亲,听听妹妹怎么说,说不定这是个误会啊!”水阑珊眸子红红的,那帕子狠狠的擦了又擦,一脸忧色。

    水月弯抬起头,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随后拎起桌上的一块糕点送入口中,一副你们骂吧你们说吧我全都听不见的架势。

    见水月弯完全不把他这个老子放进眼里,水凌波顿时更气。

    “我不过离开了半个月,你居然变成了这般不服管束,骄横跋扈的模样!你……”

    “老爷,您先别气啊,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门口的百姓劝走啊!”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