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章用人换屋
    “夫人,小姐,找到了……”

    “找到了?果然找到了!水月弯,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不,不是……大小姐,奴才话还没有说完……”

    水阑珊脸上狂喜之色还没来得及全部涌现就听见下人畏畏缩缩的声音,脸色僵了僵,唇角扬起的过分大的弧度也微平了下去,一派温和好讲话的模样:“不碍事,你且说来。”

    “奴才们几乎挖地三尺,只找到了一个钱袋。”

    钱袋?什么钱袋?

    方才与水阑珊同样开心的申氏猛然转头看向水月弯,见她一脸心疼赧然的模样,直直的瞪着那个钱袋,眸中依稀可见水光。

    “还给我!”

    “水,水月弯,这是什么?”

    “看不出来吗,钱袋。”

    水月弯微低着头,将钱袋收进袖中,随后看向面前这一群人,微微笑了。

    “不知姨娘与姐姐还有什么地方要搜吗?房顶?墙壁里?或者直接点,一口咬定我就是凶手?”

    “呼!”申氏脸黑的不行。此次真是她失策了,她安排过去盯梢的怕也早就让她发现了,知道自己会借此发难,已经想好应对之法了。

    这小贱人,居然把她当猴子耍弄。

    “此事,如今没有头绪,那便容后再议。折腾了这么久,二小姐想必也累了,母亲便先回去了。”

    话落,申氏带着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水阑珊,转身就想离开,刚迈开一步,听得身后传来的轻飘飘的戏谑嗓音,身子骤然一僵。

    “姨娘,拆了我的屋子,就这么走了,未免太容易了些吧。”

    水月弯负手而立,如同寒星一般的眸子盯着面部僵硬的申氏,红唇轻启,吐出的字眼让一众丫鬟婆子有些傻眼。

    “二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你拆了我的屋子,是不是也要还我一间屋子才说得过去?”

    水阑珊一阵不敢置信“你居然要母亲赔你一间屋子!?”

    “有何不可?”

    “水月弯,是你杀人在前,藏尸在后,母亲为了取证才掀了地板罢了,根本不需要赔偿!”

    水月弯眉头微蹙,步步走下台阶,属于二八少女清脆娇嫩的嗓音含着不容置疑的强势冰冷,像是要冻进人的心里去:

    “我是否说过,我没有藏尸杀人?是否阻拦过你们?是否警告过你们?”

    有啊,怎么没有。

    二小姐说过,也阻拦过,也警告过。

    可是夫人和大小姐不听啊!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把自己当成了个隐形人。

    水阑珊咬唇,脸色涨红,申氏冷声道:“是你说要寻找尸体的,所以本夫人才有此之举,你自己难道不该负全责吗?”

    水月弯瞳眸灼灼,像是千年见一回似的打量着面前的申氏,欺霜的面上渐渐浮现一抹鄙视之色,露骨的视线几乎要把申氏给扒个干净。

    正当申氏那张老脸皮也有些不自然的时候,水月弯开口了。

    “姨娘的意思,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要找尸首是么?难怪你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查的就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原本好好探查自然能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姨娘偏偏盯住我不放,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既然这一切都是姨娘的错,那么,我要求你赔偿,有何不对?”

    “你这是强词夺理!”

    水月弯闻言笑了。

    “强词夺理?本小姐所作所为,一不触犯一水国国法,二不违背人世间经纶常理,哪儿有强词夺理一说?”

    申氏和水阑珊眸子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瞪着面前娇小的少女三言两语把一切的过错都推到她们母女身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这人就是她杀的,但是什么证据也没有!尸体找不着,自己派去的小厮说出的话这根本不能当做证据!

    满口胡说八道伶牙俐齿,她们什么没捞着不说还被讽刺教训了一顿,在下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姨娘想好了没有?我的耐性不好记性也不好,若是不小心说漏了嘴闹大了……”水月弯漫不经心的扯了扯身上的布衣,笑的恶劣:“我这个人,是可以贿赂的。”

    申氏气的咬牙。

    原本只要让她认罪就可以诬陷水月弯妖孽附体,狂性大发,杀人成性,顺理成章的一步一步毁掉她,结果却在最重要的一步出了错!

    她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她寻找那两具尸首,让她什么都不做就把嫌疑摘的干干净净。

    让自己给她赔偿?简直做梦!

    申氏正绞尽脑汁想办法翻盘的时候,身旁的水阑珊突然转过头来,面上带着一丝兴奋,对她做了个口型。

    申氏眉尖一松,赞许的点了点头。

    “水月弯,本夫人毕竟是你的母亲。说赔偿金银黄白什么的,未免太过市侩了。”

    “本夫人拿人来跟你换!”

    ……

    月光不知被谁吞噬,使夜色黑得惶然,重重叠叠的树影印在窗棂上,张牙舞爪像是地狱的魔鬼。

    一道黑影闪过,辗转腾挪间避开处处护卫,逐渐逼近丞相府主母的住所。水月弯立在屋檐阴影处,沉寂的寒眸盯着依旧灯火通明的院子,闪过一道冰冷杀意。

    “你若是愿意,明日一早来本夫人院里,将**带走,这笔账,一笔勾销!”

    申氏临走前丢下一句,似乎打定了主意自己会妥协;而她,翻遍了记忆才找到这么一个人。

    **是她的婢女,是陪着她一起长大的,感情深厚,为了自己受了不知多少委屈,吃不饱穿不暖却从未抛弃自己,但是不知何时被申佳迎抓了去,自己居然一直没记起来。

    “该死!”

    水月弯懊恼低咒。落到申氏手里,**不死也得去了一层皮!明天来换?只怕以申佳迎的恶毒心性,**今晚就会被她们弄死!

    悄无声息的潜进院子,水月弯耳朵微动,听到了轻微的喝骂声。循声过去,捅开窗户纸,面前的一幕几乎让她目眦欲裂。

    几个汉子手拿鞭子,正一鞭又一鞭的往地上娇小的身影落去,屋内还有各种刑具,个个都是鲜血滴答,甚至有的已经凝固成了一块块血斑,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