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章寻找尸首
    申佳迎盯住水月弯,如同毒蛇一般的眸光在她光滑白皙的面上扫了又扫,瞳眸深深,勾唇冷笑:

    “昨日有小厮来报,说看见二小姐梦中断气,突然间又狂性大发,杀死了去查看的陈婆子和李四,可是实情?”

    水月弯脚尖习惯性一碾,漫不经心,见她这小动作,申氏带来的人中有不少人抖了抖,显然是记起了那脚下一步一废的干脆利落了。

    “你说是就是吧。”

    申氏眉头一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这是什么态度?”

    “那你要什么态度?”

    申氏一噎,宽袖一甩,不动声色的道:“有什么话就说吧,免得说本夫人不通人情,不给你最后的机会辩驳。”

    水月弯唇角一翘,双臂一展,大有任你胡闹的意味,十分无奈:“既然你说陈婆子和李四是我杀的,不妨找出尸首来,也好叫我甘心认罪?”

    闻言,这破烂小院中几乎人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个时候二小姐不是应该力争清白才对吗?这找尸首做什么?不怕更加百口莫辩吗?

    “母亲,当心有诈。”水阑珊拉拉申氏的袖子,满脸凝重。

    早上的时候也是,水月弯四两拨千斤,把她好不容易扣上的帽子轻轻松松给摘了下来,还倒打了一耙。

    申氏拍拍水阑珊的手,示意女儿放心。

    “你们几个,带人去搜。”

    “是。”

    几个汉子婆子,如同狼入了羊圈,不一会儿就把茅草屋翻了个底朝天,申氏看着,脸色越发难看。

    “水月弯,你好大胆,那尸体被你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院子就这么大,一下子就翻遍了,她在珊儿动手的时候就一直派了人看着,水月弯压根就没有处理尸体的时间,为什么会找不到?

    “姨娘你可真不会说话。”水月弯微微摇头,颇为不齿,“我何时杀过人又藏了尸,说话可要讲证据啊!”

    一旁的水阑珊云袖轻抖,拢在鼻尖,瓮声瓮气:“我都能闻得到,这里还有一阵血腥气呢!”

    “哦,姐姐怕是忘了,今儿个早上我方才教训过几个不听话的奴才,气怒了些,许是那个时候带来的血腥气。”水月弯抱臂而立,以一人之势硬抗十数人虎视眈眈,却如强压弹簧,越战越勇,“教训几个尊卑不分的欺主恶奴罢了,姐姐还要责怪于我不成?”

    申氏挥手,那几名大汉婆子立在一旁,眸子恶狠狠的瞪着娇小的水月弯,蠢蠢欲动。

    “不过,这尸体嘛,总得要找到才好,不然不得好死,烂在了哪儿,只怕要化成厉鬼去寻那主使之人索命了。”

    水阑珊闻言一抖,茫然抬头正正对上水月弯直勾勾看来的目光,诡异渗人,好像可以直直的看进人的心底去,将一切丑恶都剖开摊开,再无所遁形。

    “什,什么主使之人,他们不过是去看看你为什么会发疯,结果却被你杀了,这就是事实!”

    水阑珊提高嗓音,有些尖锐,申氏转头看她,低声呵斥,水月弯则又是一个呵欠,只觉无聊透顶。

    “尸体一定就在这院子里。”申氏笃定,“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她的人报上来的消息绝对不会错,这尸体一定是让这小贱人藏到哪里去了,难道两具尸体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好好找,别漏了哪儿,那里那里……对对,诶还有那儿,都好好找了啊!别又给了姨娘栽赃本小姐的机会,若是有了半点懈怠,别怪本小姐不留情面!”

    申氏看水月弯一副坦坦荡荡,还心安理得指挥着她的人,气得直喘气。

    什么叫栽赃?明明是这小贱人杀了人还满口胡言乱语,居然叫她一点错处都抓不出来!

    水阑珊被申氏一声训斥倒是清醒了些,羞恼万分,只觉得是水月弯害得她出丑,故意说那样的话来吓她,恨得咬牙切齿:

    “这破茅屋里一定有密道或者暗室,母亲,令人把这破茅屋给拆了,女儿就不信,这杀人凶手还能逍遥法外!”

    申氏眉头一皱。

    这破茅屋可真不像是有暗格的模样……

    倏地,申氏眸光一亮,下巴一抬,命令道:“去,把她那地板给我掀了!”

    “诶姨娘,你这是要干什么?”水月弯脚步一错,直直的拦住了那几个冲上来的婆子汉子,神情有些不悦,“你这是要拆我的屋子吗?”

    “夫人……”

    “二小姐,你若是心中没鬼,就让我们好好的搜一搜,毕竟也是两条人命。”申氏紧紧盯着水月弯面上的表情,欣喜的发现她面上划过一抹异色,心下稍定。

    看来这尸体,真的被她丢到地板下去了。整天跟尸体睡一个屋,也不怕晚上做噩梦!

    “我不同意,虽然是为了洗刷冤屈才允许你们搜屋子,但可没让你们拆屋子。”水月弯眸子一转,加了一句:“尤其是不能掀地板!”

    水阑珊从一开始就盯着水月弯,自然也发现了她的反常,心口都激动的怦怦跳,努力保持平静反问:“妹妹真奇怪,整个屋子都搜过了,为什么不能搜地板?”

    “我说不能就是不能,还有什么为什么!”

    果然有问题!

    申氏冲着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婆子哎呦一声像是崴了脚一般撞向水月弯,水月弯往边上一避,这就把门口给让出来了。

    剩下的婆子汉子立马就冲了进去。

    “干什么你们,不是说了不能掀地板吗?住手!”

    水月弯小手狠狠揪着衣角,此时才终于有了几分二八少女的不谙世事之感,幽眸瞪着那几个正在撬地板的人,急得直跺脚。

    “你们这帮土匪,强盗!还不住手!小心我告诉父亲,将你们全部逐出府去!”

    “好了,妹妹,你就让这群不甘心的好好搜一搜怎么了?那李四与这帮汉子交情不浅,这般莽撞也是正常。”

    “姐姐不知,这底下有……有……”

    水阑珊闻言,有些激动,睁大眼睛问道:“什么?有什么?”

    “有……”水月弯涨红了脸,吞吞吐吐。

    这时,那边喊了起来。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