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四章告一段落
    这话的意思嘛,是在清楚不过了。她没有给白杏请大夫都是因为被水月弯吓到了,这手也是水月弯折的,大家可别搞错了仇人。

    话虽然这么说,众人也懂。但是也不知为何,大家看着面对而立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一满脸笑意,一心不在焉,居然没有办法把恶毒之名贯在那个连续断了人手的二小姐身上……

    厨房的事儿还没完。

    “姐姐可还有指教?妹妹还饿着肚子呢。”水月弯也不知何时放下了腿,叫众人吸着的一口气重重落了下来。

    二小姐的专断人骨的那条腿,太可怕!

    水阑珊深吸一口气:“二妹妹,你怕是还没听清楚,这是姐姐的早膳。不过姐姐也知道你垂涎,这样吧,你便在这里向这些婆子们还有白杏道个歉,这早膳姐姐就不要了,如何?”

    让主子给几个恶奴道歉?真是亏她想的出来!

    水月弯轻嗤,继而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姐姐,你好歹也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何必为了这一食盒早膳与我为难?”

    话落,眸中光芒都淡了些许,撇过头去:“好吧,你既然这么想要,就拿回去吧!”

    ……

    这水月弯,怎么不照常理出牌!

    这个时候她应当卑微的跪下连道三声抱歉才对!

    现在几句话又变成了她的无理取闹,这明明是她的早膳啊!

    “姐姐,你要不要啊?”

    说不要?就这么给了她是在不甘心;说要?那不坐实了自己因为一顿饭跟这小贱人抢?不是显得自己刻薄又小心眼?

    对,就是这个!

    自己把这早膳让给妹妹,岂不是又能显得自己高贵大方,爱护嫡妹?

    水阑珊眸子一亮,握住食盒提手,冲着水月弯笑了笑:“妹妹说笑了,姐姐便是一顿不吃也没什么,总不好叫妹妹饿着,妹妹就把这早膳拿回去吧。”

    水月弯咧嘴一笑:“姐姐的高尚情操真是让妹妹佩服,那……姐姐你就饿着吧啊!”

    水阑珊脸一僵,心中咒骂,刚要松开的手又再度捏紧,水月弯也不急,任她不受控制的大力把食盒缓缓挪回去,稳稳的加力,就这么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众人嗅到空气中似有实无的火药味,再看看大小姐一手隐隐颤抖,脸庞有些扭曲;二小姐只是手指轻勾,一派风轻云淡。

    高下立现。

    见情形不好,水阑珊身旁的那大丫鬟轻声提醒:“大小姐,莫失了身份。”

    闻言,水阑珊暗暗咬牙。

    “姐姐,话说的这么好听,你还是舍不得给妹妹吃顿饭哪!”

    “给!姐姐给!”

    “既然如此,就松手啊!”水月弯终是有些不耐,空着肚子在这里耗了半天,任是谁都会气怒的吧!

    终于看到水月弯脸上出现了一丝丝别的情绪,水阑珊像是得胜归来了似的松开了手,拭了拭额上并不存在的汗珠,假惺惺嘱咐道:“妹妹,日后若是还想吃,便再来找姐姐。”

    水月弯严肃点头:“好啊!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水阑珊眉心一拧,强撑着笑意:“既然如此,妹妹你且好好享用吧。”

    水月弯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这还用你说?”

    “呼……”深吸一口气,水阑珊再次告诫自己不要跟这个小贱人置气,眼睁睁的看着水月弯大摇大摆的出了厨房,却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捏着帕子,水阑珊看也没看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几个婆子,手搭在那大丫鬟手上,再度冲着众人温柔一笑,仪态万千的出了厨房,走得远了,方才低声道:

    “那些婆子,不准治伤上药。”

    “奴婢明白。”

    ……

    回到她的茅草房,水月弯一边吃一边腹诽。

    虽然厨房的婆子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这做的饭菜真是不错的,尤其是这三丝嫩笋,是摘了初春时节刚刚发芽的小嫩笋,她一咬都能尝到到汁水爆出的感觉,真是又嫩又香,再配上一碗鸡丝粥,温热滋补,对于原主这吃了上顿没下顿饿的够呛的胃来说真是久旱逢甘霖,连带着水月弯心情都好了不少。

    她的异能一时半刻也恢复不了,但是跟丞相府那帮人的交战却已经开始了,那么她能够仰仗的就只有自己的身手还有一身无双的医术了。

    她现在独身一人,没有旁人需要她在意保护,从而不至于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她另外一个优势……

    水月弯摸着下巴,思忖着她现下的境况,其实,只要没人找她麻烦她也不会无聊到自找麻烦的……

    这时。

    “来人!将二小姐绑起来!”

    好吧,她果然高估那帮人的耐性了。

    本就破破烂烂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飞了进来,正正砸向水月弯。

    水月弯一个跟斗翻下了床,顺手抄过一旁的食盒脱手一甩,巨大的力道反而把竹门带动得倒飞而出,哎呦几声,闯进来的几名大汉瞬间扑地。

    盯了眼壮烈牺牲的竹门,水月弯眯眸往门外看去,看到了头先之人,微微思索,随后戏谑一笑:

    “姨娘?”

    来人脸色一僵,随后缓缓阴沉。

    申佳迎,丞相府如今的当家主母,一身华贵锦缎,雍容端方,即便已经年近四十,但由于保养得好看起来就如同三十出头一般,反而在岁月的沉淀下变得韵味十足,一举一动都隐着丝丝的成熟媚态,上吊的眼角显得有些刻薄,不过却更加勾人心弦。

    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个尤物。

    申氏沉声:“二小姐一觉醒来怎么不认母亲了?”

    水月弯猛然一惊,小手不受控制的捂上了唇口,万分讶异:“母亲?我的母亲不是老早就登了极乐了么?”

    “放肆!”

    “诶?本小姐干了什么了就放肆了?”

    水月弯摊手,一脸无辜。

    “你是丞相府的女儿,就应当唤本夫人一声母亲!”

    水月弯更加讶异,小手挪到了额上,一副极力回想的模样:“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本夫人是老爷明媒正娶的夫人,十数年之前就一直如此。”

    “这我可不知,我的母亲在我五岁那年就去世了,只要你承认你是个该死的,我就唤你一声母亲。”

    “……”果然与珊儿说的一样,这小贱人死了一回,变得滑头了不少。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