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二章撸起袖子揍
    第二日,水月弯早早的醒了过来,洗漱过后,就着门外的井水擦去身上的血垢,翻出原主舍不得穿的粗布衣物套上了。

    这衣服穿在身上也实在是不舒服,但是因为没有补丁,所以原主很宝贝它,这也是让水月弯十分无奈。

    拉开院门,路上遇到的丫鬟下人没有一个敢靠近的,皆是躲得远远的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打量着她,指指点点的说道。

    也是,一个应该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出来晃悠,搁谁谁不怕啊?

    水月弯顺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厨房,视线轻瞟。

    灶台上搁着几碟做好的小菜,一旁正咕嘟咕嘟的熬着粥,看样子这饭食准备得差不多了,几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围着一张临时搭建的桌子吃得满嘴流油,发现了水月弯到来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于更加欢快的吧唧嘴。

    “哎呦这道菜可真香啊,真是让人吃了又想吃。”

    “就是说啊!”

    “小贱人,想吃吗,想吃就跪下啊!”

    “哈哈哈……”

    水月弯寒着脸来到桌旁,手搭上桌沿,倏地微微一笑,如同冰雪初融。

    哗啦!

    下一刻,碗碟饭菜撒了一地染上了灰,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个不停。

    “想吃吗?想吃就趴下,舔吧。”水月弯轻启红唇,声线寒凉。

    这贱人居然把桌子掀翻了!

    “好个小贱人!敢掀老娘的桌!”一个婆子满口吐沫星子乱飞,水月弯不得不退开几步,眸中厌恶之色一闪而过,几个横扫,那些婆子就跟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直哼哼。

    一脚掀翻那个婆子,水月弯漫不经心的一踩,正好把那婆子踩进了饭食中,呜哩哇啦的也不知道在骂些什么,倒是吃了不少脏饭菜进去,干呕得不行。

    “不是要吃么?吃啊。”

    水月弯脚下用力,狠狠碾压,眸中寒戾之色越发浓重。区区几个狗奴才,居然也敢对她出言不逊,真真是找死!

    “方才吃得这么香,倒是叫我好生羡慕,别客气,吃吧。”

    “小贱人,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一个婆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抄起凳子就往水月弯砸,老眼凶光闪烁,满脸褶皱,油水都还没擦干净,令人作呕。

    水月弯轻轻一避,有趣的看着那婆子收势不及直接把凳子抡上了另一个婆子的脑袋,顿时头破血流就不说了,直接昏死了过去。

    “啧啧,何必呢?”

    没心情看那堆滚成一团的东西,水月弯在厨房中扒拉出来一个食盒,把全部的饭菜都给装好带走,临出门时,那堆肉终于纠结开了。

    “小贱人!这是大小姐的饭食,你倒是敢拿一个试试!”

    水月弯脚下一顿,避开扑过来的一个婆子,看着她摔了一个嘴啃泥,在地上扑腾得半天爬不起来。

    掂了掂手里的餐盒,水月弯冷笑。

    “哦?大小姐都没吃饭,你们这些婆子倒是吃上了,果然是狗奴才,半点规矩都不懂。”

    “罢了,这做主子的,养了这么一群不听话的狗,的确是不可饶恕的过失,那就让我来训一训,免得出了门,说出来是我丞相府的奴才,叫人笑掉了大牙!”

    水月弯把餐盒往边上一放,撩起袖子开揍!

    不出点血,这帮作威作福了许久的婆子就不知道谁才是这丞相府的正经主子!

    ……

    水月弯嫌弃这群婆子身上的泥沙饭菜脏污,走得近了还能闻到一股股馊味儿,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真是让她半点动手的**都没有。

    所以她撩起袖子,放弃拳拳到肉的快感,抄起一根擀面杖就甩了下去!

    专挑肉多的地方打,不讲技巧只求出气。屁股,腰背,大腿,还有那张贱嘴!

    “嗷!”

    “小贱人快住手!嗷!”

    “住手,简直反了天了!嗷!”

    ……

    一棒子甩上这个婆子的贱嘴,鲜血碎牙崩了一地;再来一棒子打得另一个婆子扑地,哀嚎半天都没爬起来,噼噼啪啪声音如同放鞭炮一般清脆悦耳,一帮膘肥婆子滚成了一团,真真是跟垃圾堆里讨食的野狗一般狼狈!

    爽快!

    厨房外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丫鬟下人,因着厨房油水多,这几个婆子平日里没少仗势欺人,恨她们的人多了去了,所以此刻不但没有人出来阻拦,反而有人在心里默默加油鼓劲,希望今日这凶悍的二小姐多打几棍,打得越重越好!

    “饶,饶命……”

    “别,别再打了……”

    “二,二小姐……奴才知错……啊!”

    水月弯全做没听见,抡圆了擀面杖一个也不放过,当那帮婆子几乎都快被打残了的时候,外头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大小姐到了!”

    接着这谄媚声音响起的是那轻柔若水的嗓音,一阵香风扑面而来,水月弯能清楚看见不少下人眼中极快的划过一抹迷醉。

    来人正是水阑珊。

    水阑珊冲着四周恭敬的下人们露出一点温柔笑意,随后略带严肃的看向依旧旁若无人下手的水月弯,水眸中划过一抹思虑。

    原本白杏来报信的时候她还有些不信,结果居然是真的,这小贱人不但没死,还在丞相府作威作福,抢了她的早膳!

    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陈婆子,当真该死!

    脸色一变,水阑珊一脸焦急:“二妹妹你这是在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打人哪!”

    “你们,快,去把赵婆子她们救出来,什么后果我挡着,快去啊!”

    下人一哄而上,而水月弯一早拄着擀面杖看她演戏了。

    水阑珊贝齿轻咬着红唇,看着水月弯的眸光是无奈的纵容与恨铁不成钢的自责:“二妹妹,你平日里调皮也就罢了,今日,怎的……”

    “刷!”

    水月弯甩飞擀面杖,擦着水阑珊的鼻尖飞出,水阑珊要说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瞳孔放缩,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

    比起先前的嘈杂哭喊,现在厨房里是一根针掉下去都听得见。

    “好姐姐,我方才来到厨房,见这帮下作的婆子私底下吃着大鱼大肉,主子都还没有用膳她们就先吃上了,妹妹实在看不下眼。”

    “二妹妹,这……”

    “所以啊,姐姐仁慈容得下她们,但是作为这丞相府的嫡女,除了父亲以外唯一的主人,也只有我有权利教训一下这被惯坏的下人了。”

    “你误会了,其实……”

    “姐姐不必为这些夯货开脱,错了就是错了,丞相府有丞相府的规矩,若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把自己当了主人,这丞相府还不翻了天去?”

    “水月……”

    “姐姐不必多虑,想来父亲也是绝不容许这样的烂尾蛆虫生活在丞相府的,你且宽心!”

    水阑珊想要说话却被水月弯连连强势打断,再听她话中有意无意的冷嘲热讽脏水乱泼,一时间连好妹妹都不叫了,瞪着负手而立的水月弯一脸的不敢置信!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