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章活活打死
    一水国。

    夜晚。

    天黑得出奇,连星子都没有几颗,黑洞洞的天就像饕餮大口,要将这个世界全部吞噬,黑风吹来,将人心都吹凉了。

    “打,狠狠的打!”

    丞相府一间茅屋中,灯火昏暗。三三两两的站了七八人,呈围供之势将一名女子围在中心,面带不屑的睨着在地上狼狈打滚的女子。

    “大小姐,您看,这二小姐就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呢!”

    “就是说啊,看看咱们大小姐,再看看二小姐,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泥里,哪儿能比。”

    “白白的吃着府中的粮食,却净给丞相府丢脸,还不如早些死了得好!”

    ……

    那众星拱月般的女子微微扬手,止住了大汉手中即将落下的鞭子,一身鹅黄素衣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一举一动优雅端庄,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显然这些阿谀奉承的话语叫她十分开怀。

    她缓缓蹲下,纤手勾起女子的一缕发丝,然后狠狠一拽!

    “啊!”

    低哑到几乎游丝的惨叫声落入她耳中,使她笑的更开心了。

    “水月弯,好妹妹,你就帮姐姐一个忙,将嫡女之位让与我吧!”

    “水……阑珊,我与你何仇何怨,你要这般折辱我?”水月弯见到那张柔美的脸庞,涣散的瞳孔如同神来一般再度聚焦,死死的盯着面前女子,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水阑珊笑了,笑的愈发美丽,隐隐的还有几分即将达成心愿的诡异兴奋,使那张脸美得有些扭曲。

    “是啊,我们是没有仇啊!但是,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当上丞相府的嫡女,受尽父亲宠爱,出入上流名门,为自己搏一个好前程哪!”

    “你说你,是不是碍事?”

    “我并不会与你争抢什么!”水月弯缓缓摇头,不敢置信的盯着那始终对她温柔而笑的女子会为了虚无缥缈的前程之言对她狠下毒手。

    “你那么蠢,自然不会,可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水阑珊懒懒起身,接过一旁婆子递上的帕子擦了擦手,一脸嫌恶。

    “除了这张脸,你还有什么?父亲不要你,你母亲那个贱妇也早就死了,我还愿意赏你一口饭吃你就该感恩戴德的向我叩谢了,还想占着这不属于你的位置到什么时候?”

    哈哈……

    往日里对她温柔有加,在她被父亲责骂时会出言为她求情的温柔姐姐,在心里对她居然是这般的不屑鄙薄,更甚至还有厌恶蔑视。

    现在细细想来,她总是嘴上说的好听,却从来没有实质上的帮助过她;每一次在听了她的劝言之后,父亲反而会更加大怒,接连几次之后,父亲也就完全对她失望了,将她赶到了这破茅屋里。

    她居然还不放过她!

    “好了妹妹,你是时候上路了。”水阑珊挥挥手,一旁的汉子继续抡起带着倒刺的鞭子,狠狠的往水月弯身上落下,惨叫声继续响起,鲜血染透了衣物,水月弯渐渐的无力闪躲。

    “把这毒药给她灌下去,确定她死了再来回禀与我。”

    水阑珊手中提着一个小药瓶,丢进了一旁一脸谄媚的婆子手里。

    “大小姐您放心,有老奴在,这二小姐过了今晚就再也不会碍着您的眼了!”

    “嗯,做的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哎呦,多谢大小姐!这地儿脏,您慢走。”

    ……

    屋中正被凌虐的少女,纯净的眸子渐渐缭绕上一股恨意。

    水阑珊!申佳迎!还有那些对不起我的人!

    帮我报仇,帮我报仇!不管是谁!恶鬼也好,什么也好!杀该杀之人,即便形神俱灭我水月弯也甘之如饴!

    帮我报仇!

    少女睁大眼睛,眸中流滚着的恨意停滞,身上的皮肉被倒钩掀起几乎没有一块贴合,鲜血流了满地,染透了那汉子的布鞋。

    ……

    “陈婆子,她没气了。”那汉子试了试水月弯的鼻息,对着陈婆子笑的一脸讨好。

    “死了?”陈婆子踹了踹水月弯的腿,撇了撇嘴,“可算死了,连累我这把老骨头,回去歇着了,这好东西,就赏你了。”

    陈婆子拔开瓶口,捏住水月弯的下颌就要灌进去,四处乱瞟的贼眼不期然对上了一双冷厉凉寒的眸子,愣了愣,然后手开始颤抖,肥胖的身子居然一下子跳开。

    “鬼……鬼啊!”

    瓶子被摔落在地上,只是一瞬间,地面就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剧毒!

    “陈婆子你怎……小贱人,居然还没死?”

    眼见着水月弯动了动身子,那汉子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挥了挥手里的鞭子,冷笑两声:“这么打都舍不得死,是不是想要哥哥好好疼疼你?”

    水月弯眯眸,下一刻躲开一道鞭影,顺势抓起一口破碗砸碎,碎片飚射而出,直插喉管,那汉子从喉间发出一阵诡异的咕噜声,瞪着眼倒下了。

    血色的海洋,再度添上一弯温热。

    “嗷!”那婆子转头就往门口爬,边爬边回头看那个浑身是血却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的人影,如同见了鬼。

    水月弯没空理那个婆子,她正忍受着浑身上下去了一层皮一般的痛苦,一边还要消化那冲进她脑子的大段记忆,直到那婆子从台阶上滚落下去的声音惊醒了她。

    “聒噪!”

    一脚把药瓶踢起,其中残余的剧毒泼出撒在那婆子的身上,腐蚀了衣服往体内钻去,破锣嗓子马上就嚎开了。

    “娘诶,痛死老娘了!这天杀的怎么就活了,狗娘养的东西啊,害得老娘痛死了啊!”

    那婆子边嚎边瞥水月弯,见水月弯不动,自己又被这毒药给薅掉了一层皮,恶上心头,抓起一块石头就冲了上来!

    “小贱人!去死吧!”

    水月弯咬牙蹙眉,一腿杠上一旁的斧头,巧力飞出,正中那婆子的胸口,她冲势一停,鲜血迸射,那婆子马上成了个血人,噗通一声栽了下去。

    水月弯盯着面前堪称是人间地狱一般的场景,眸光莫名。

    她是二十一世纪子峰组的首领,首位水系异能拥有者,更是医毒双绝,居然也会穿越?

    那段记忆她全都接受了,原主的意愿,她也接受到了,说不好就是她的执念恨意将自己带来的,要自己为她报仇。

    而这具身体,浑身上下全被那鞭子招呼了一遍,皮肉翻卷几乎没有半块好皮,恐怖得紧,连血都流光了似的。

    水月弯探手,勉强召唤出异能为自己治伤。淡蓝色的光芒渐渐升腾而起,空气中浮起了淡淡的水雾,湿润了不少。

    在她的注目下,那恐怖的伤口渐渐愈合,但是,留下的伤疤却是没有办法了,只能事后配置点药膏,异能虽然逆天,但是除疤这个事儿帮不上半点忙。

    等疗伤完毕之后,水月弯少有的感到一阵无奈。

    方才用异能治伤时,顺便调理了一下这具身子,但是谁知道原主的身子这么弱,导致异能都不堪重负暂时休眠了。

    这叫她该喜还是该忧啊!

    罢了,水月弯也不管身上湿漉漉的血衣,倒头就睡,心头倏地略过那张柔美的脸庞,恨意徒生。

    水阑珊!咱们且走着瞧!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