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九十七章流氓太过狡诈
    “森森,不是爸爸没用,而是那个流氓是这事太过狡诈了。”带着玩味的声音,突然从楼梯传了出来。

    众人扭头,就看到封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楼梯转角处。

    “少爷,你下来做什么?”清风担心的走上去,刚刚不是让他好好休息的吗?

    “没事,你先回去吧。”封延,直接走下楼梯,随后在沙发上坐下。

    袭欢冷冷的看着,他的情况根本就没有清风说的那么严重!

    “是,少爷,小姐,那我先走了。”

    “嗯。”

    “我送送你。”刚好可以问一下他墨墨喜欢吃什么。

    “他又不是客人,用得着你送吗?”封延突然开口,言语中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清风听着,缩了缩脖子赶紧走人,免得到时候成为炮灰。

    “我送他关你什么事!”袭欢怒瞪着他。

    然而男人就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而是扭头看着森森说:“森森,流氓打完人之后你说该怎么办?”

    森森看了一眼他,随后又看了一眼袭欢,想了想:“流氓打完人之后,当然是要把他送到警察局,然后要他补偿精神损失费!让他蹲大牢。”

    “森森,不许胡说!”袭欢迅速跑过去捂住森森的嘴巴,然后扭头看着封延。

    “你这这里乱说什么!”

    “我乱说?森森说的不错啊,我想我是应该联系一下我的律师了。”

    “你……”袭欢一滞,付铭动手打人确实不对,不过他是为了她。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封延眉头轻挑,微扬的嘴角泄露了他此刻的内心。

    “封延,你口口声声说流氓,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跟流氓一般见识,还是说你是一个连流氓都不如的人?”袭欢反唇相讥,看着封延脸上的神色变得铁青,她的心里暗暗叫爽。

    “袭欢,几年不见,你的胆子变得越发的大了!”封延眼底闪过一抹冷光,让袭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森森,我们去看看你哥哥做好作业没有。”袭欢想赶紧拉着儿子跑路。

    然而还没等她有下一步的动作,把封延长手一伸,直接扣着她的手:“我想我们该好好的谈一谈!”

    “谈什么?”

    “淡淡我们的儿子。”封延冷冷的说,那认真的模样,好像真的有儿子的问题要跟她探讨一样。

    袭欢看着他,随后又低头看着森森:“森森,你先上楼,妈咪等一下就上去。”正好,她也想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那妈咪你一定要来哦!混蛋,爸爸你不许欺负妈妈要不然的话,我就让叔叔打你!”小家伙说着,还故意用眼神警告了他一下。

    袭欢听着有些哭笑不得,看着那个跑远的身影,心里涌起一股暖意。

    小家伙跑到楼梯转角处,才伸手拍了拍胸口。

    哎呀妈呀,这个混蛋爸爸是真是太恐怖了,刚刚那个眼神他要是敢说不的话,他保证那个混蛋爸爸一定会打他屁屁,还好他溜得快。

    “我们两个一定要闹成这样吗?”

    “错,是我你,不是我们!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袭欢开口纠正。

    “难道付铭还没跟你说我们两个没有离婚吗?三年前的那个离婚协议是假的。”封延重新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开口。

    “那又怎样?我们已经分居了三年,整整三年,在法律上都可以判我们两个离婚成功了!”袭欢开口反驳。

    就是那张离婚协议书是假的又怎样?从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她的名字开始,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认为你逃的出我的手掌心吗?”

    “封延,你还真是好笑,既然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要把我捆绑在身边?你爱的不是林兮然吗?在她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你仍然让她留在你的身边,既然这样,你又何必把我捆绑在身边?”

    “我说过他从来都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你为什么总是要把她看的那么重?”

    “你跟她之间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我没关系。”

    袭欢淡淡的说,脸上一片清冷的神色。

    她早就跟自己说没关系。

    封延静静的凝望着她精致的脸容,眼底冷淡的神冷漠的神色让他的心一寸一寸地揪痛起来。

    “当初是我不好。”他不该在她生完孩子的时候,跑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更不应该在她受那么大痛苦的时候,没有守候在她的身边。

    “你说什么?”袭欢心里一震,瞪大眼睛看她。

    “当初是我不好,没有顾及你的心情,当时你一定很痛吧?”封延悠悠地重复了一遍,目光仍然落在她的身上。

    “我痛不痛关你什么事?”你也从来不在乎不是吗?

    心间传来一阵麻麻的疼痛,让她的呼吸缓缓变得急躁起来。

    “你……”

    “我才懒得理你!”袭欢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在他的面前表露的太多,她迅速站起身子转身往楼上冲去。

    “袭欢,站住!”封延迅速起身,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痛得他马上弯下了腰:“该死!”

    他伸手一拳砸在沙发上,胸口传来撕裂般的痛。

    “你……”袭欢听到一阵惊呼声,脚下一顿,扭头紧张的看着他,难道他伤的真的很严重?

    “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一下?”她迅速跑回去把他扶了起来,看着他痛苦的神色,眼底划过一抹痛意:“你先坐着,我马上帮你叫医生。”

    “不用。”他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难得看到她紧张他的模样,原本疼痛的心好像得到了缓解。

    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她微垂眼帘:“很抱歉,铭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

    他完全没想到付铭竟然会把封延伤成这样,还记得几年前可是他把付铭打得进医院,如今真是风水轮流转。

    “那你要不要补偿我?”看着她为他紧张的神色,他的心雀跃起来,忍不住开口调侃。

    “补偿?你想我怎么补偿?”难道可以想把自己暴打一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