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九十五章受伤
    他们两个人擦肩而过,袭欢用余光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也正紧紧的盯着他们看,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铭……”

    车里,付铭就一直沉着脸色,这是袭欢很少看到的。

    “你三年前跟封延签定的离婚协议是假的,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他的话让袭欢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样,一时之间忘了反应。

    封延躺在沙发上,清风把私人医生叫了过来,检查过他的身体之后,说封延断了一根肋骨,最好去医院。

    然而封延却不肯去医院,他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这点小伤,没事。”

    “少爷,这怎么能说是小伤呢?”清风着急了起来,他的肋骨都断了一根了,还叫小事?

    付铭下手还真狠,完全不把封家放进眼里。

    要是他们少爷较真的话。相信以付铭现在的能力,还是无法与封延抗行的。

    “少爷,清风特注说的没错,还是去医院做一下检查比较好,万一是肋骨错位的话,要是刺穿了内脏,那可是大事,到时候老爷子要是怪罪下来,那……”

    清风听着,马上急了:“我现在马上去安排上瘾,我们还是去医院吧。”自从清扬被少爷派去美洲那边之后,就一直没回来过。

    要是他在的话,少爷哪里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去什么医院?我都说了没事!”封延低吼一声道,他自己的身体他很清楚。

    “可是……”清风看着封延这副模样,知道他现在正在气头上,说什么也没有用,便只好不吭声。

    “少爷,你要是不想去医院的话,那我让人把医疗设备搬过来给你检查一下吧,重要的是先确保肋骨会不会伤害到内脏。”医生再次开口建议。

    “好,你赶紧去。”清风一听马上吩咐,这次封延倒没有再说什么。

    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你竟然在她刚生完孩子的时候去看另外一个女人,你把她伤得那么深,还不够吗?

    付铭的话一次一次的在他的脑海里回荡,心也微微的揪了起来。

    当时他真的没有多想,他也没想过她会离开,更没有想过会把她伤的那么深……

    “清风,等一下叫醒我下午去接孩子。”封延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好的。”清风应了声。

    想到封延跟袭欢之间的关系,他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要是当年早一些把事情说清楚,又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

    下午三点,付铭带着袭欢来到森森学校。

    自从封延知道森森是他的孩子之后,他就把两个小家伙安排到了一起,所以他没有办法直接进去找孩子,他只能在外面等着。

    “铃铃……”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很快,小孩子就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袭欢着急的往里面张望,终于在一群小奶球当中看到了她的两个小宝贝。

    “墨墨,森森!”她直接冲过去,可是却被站在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封延早就吩咐过,除非有他的允许,否则这两个小孩子还没上车之前,不可以跟任何人接触。

    清风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他想下去接孩子,坐在后座的封延却开口:“不用着急,先看看。”

    看到袭欢,森森小小的身体迅速走了过去,主动跑出了校门口:“妈咪!”

    “我已经跟你们校长说过了,我们是两个孩子的家长。”付铭说着直接拿出一份文书给早安确认。

    保安确认过她们的身份之后,主动让开。

    袭欢终于靠近了两个孩子。

    “妈咪!”

    “森森。”袭欢紧紧的把他抱到怀里,付铭的嘴角勾了勾,抬眼看着站在不远处墨墨,看着与森森一模一样的脸庞,心里涌起一股复杂。

    袭欢直接抱起了森森,也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墨墨,对上他的目光,她的心里迅速涌上了一股愧疚。

    墨墨站在哪里,看着森森在袭欢的怀里,他的眼神一点一点暗了下去。

    妈咪果然是不喜欢他的,心里涌起一股失落,随后主动往封家的车子走去。

    “森森,叔叔抱你好不好?”付铭直接伸手把森森抱了过去。

    袭欢直接向墨墨走了过去:“墨墨……”

    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停下了脚步。

    这是清风从车上下来:“小少爷。”车门打开之后,墨墨看到封延也在里面。

    袭欢当然也看到了他,不过他俊逸的脸上为什么会挂了彩?

    难道是……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付铭。

    难道这就是付铭今天反常的原因?

    封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把目光移到别处。

    “哇,混蛋爸爸,你被流氓打了吗?”森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墨墨的身边,看到封延马上开口。

    “没错,爸爸就是被流氓打了。”付铭扯了扯唇角,下车看着付铭半黑的脸色,眼里闪过一莫得意。

    “森森,不可以瞎说。”袭欢赶紧开口。

    “少爷,你小心一点。”清风小心翼翼的扶着封延,虽然检查结果说他的肋骨只是有一些小小的裂痕,并没有什么造成伤害,不过医生仍然交待,让他好好休息,绝对不可以有大幅度的动作,要不然的话,肋骨可能真的会断。

    墨墨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爸爸的脸上挂彩。

    “欢欢,我们到森森回家吧。”付铭走了过去。

    袭欢看了他一眼,不舍得目光落在墨墨的身上。

    墨墨听着,抬眼看着袭欢,漆黑的双眼仿佛诉说着他的受伤,让袭欢看着心底更加疼痛。

    “走吧。”付铭直接扣着她的手腕,拉着她就往车子走去。

    如果可以,他又何尝不想把墨墨一起带走,可是……

    “墨墨……”袭欢站在原地就是不肯动,双眼看着墨墨,慢慢的染上了泪花。

    封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他的心理很清楚,一旦她走了,那么他们之间真的互不相干。

    互不相干,一想到这几个字,他的心就好像被人硬生生的插了一刀一样,从心底升起了恐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