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八十九章趁人之危
    因为他忍受不了自己的余生没有她。

    慢慢的辐下身,修长的指尖轻轻触碰着这张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面容。

    从饱满的额头,再到高挺的鼻梁,再到红润的嘴唇,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心底某个地方传来一阵阵温暖。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眼底变得温柔起来,不知不觉的慢慢沉溺在其中。

    直到——

    “铭……”他修长的指尖骤然停在她的脸上,眼底的柔情瞬间变冷。

    “欢欢是我的末婚妻!”脑海中突然响起付铭说过的话。

    她真的成为了付铭的未婚妻?所以,才不肯留在他的身边?

    “封延,我爱你……”以前从她口中吐出的是这样的字眼,可是如今她的口中竟然吐出别的男人的名字!

    怒火一寸一寸窜生,心来带着痛意,他猛地站起,伸手扣着她的手:“袭欢!你起来!”

    她睡在他的床上,竟然叫着付铭的名字!

    “袭欢!”他咬牙,真恨不得把她掐死了,或许真让他就不会那么痛了。

    “封延,把森森还给我,还给我……”然而袭欢对于他的话根本充耳不闻,双目紧闭的喃喃自语,泪水从眼角滑落,最后埋入发间。

    “森森,把森森还给我……”她不停的呢喃,秀眉紧锁。

    封延心底的怒火渐渐消失,目光微微暗淡了下来,他无力地松开她的手,看着她哭的无助的表情,眼底一片疼痛。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后把她抱进浴室,再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人都穿着睡衣,封延的头发还滴着水。

    帮她吹完头发后,又去拿了医药箱出来。

    轻轻地帮她上了药,随后把她的手放进被子里。

    “森森,墨墨……我要森森,墨墨……”她口中不停的呢喃,眉头仍然紧锁。

    他低头凝望着她,既然这么想看孩子,为什么要那么倔强?回到他身边真的有那么难吗?

    “森森……”

    “乖,别哭了,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他了……”他在她的身旁躺下,轻轻的摸着她的额头温柔的说。

    “别哭了……”把她轻轻抱入怀中,眼底一片疼意。

    清晨,阳光从窗户晒进来,微风吹动窗帘。

    袭欢虽然朦胧的看着眼前的环境,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指尖动了动,浑身酸软无力的厉害,似乎还有些不对。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用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脑子顿时清醒不少,扭头看着旁边发现并没有人。

    难道是她想多了?心里抱着一丝庆幸,双手撑着床沿从床上坐起,被子滑落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

    “轰”的一声,袭欢的大脑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样,顿时一片空白,心更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掐了一下。

    她错愕的看着身上的衣服,目光在房间里搜索,昨天晚上的情景回到了脑子里。

    为什么她会在这?

    “咔嚓”的一声,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袭欢的心抖了一下,双手下意识抓着被角,双眼紧紧盯着门口。

    “醒了?”房门打开,一道熟悉的声音映入她的眼球。

    是他?

    大脑顿时清醒过来,难怪她觉得这个房间那么熟悉又陌生,原来是他家!

    “怎么,看到我不是付铭所以不开心了?”他的口吻带着几分讥讽,看着她惊慌的表情有些想笑。

    她到底在怕什么,他们之间什么亲密的事情没有做过,他要是真的想趁人之危,昨天晚上早就把她吃干抹净了,更何况她是他的女人,就算真的发生什么?那有能怎样?

    “……”袭欢没有说话,美目倒映着他的身影,双手抓着的被子的手不断收紧。

    封延眼底的眸色渐渐变深,昨天晚上他真的想把她吃干抹净了,可是他害怕她真的会吓着她了。

    “你发什么呆?醒了就赶紧起床。”封延冷冷的开口,昨天晚上她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现在醒了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封延你这个混蛋,流氓!”她伸手怒指着他,眼泪翻滚而出:“封延,你这个臭流氓,臭混蛋,你怎么可以趁人之危!”

    封延听着她的指责,什么叫趁人之危?他昨天晚上可是什么都没干。

    早知道一早醒来面对着她的指责,他昨天晚上就应该做一个混蛋流氓。

    “我对你做什么了吗?”他伸手扯掉她身上的被子,眼底带着一抹讥讽的笑。

    “你还……”

    “你可要看清楚了再说接下来的话。”他言语中带着赤裸裸的威胁,他还真有些后悔,昨天晚上没动她了。

    袭欢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又看着站在床边的他,眼底一片质疑。

    昨天晚上的他真的没有对她做什么吗?

    封延盯着他的表情,渐渐的阴霾起来,袭欢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你……”

    “是不是因为我没动你所以你失望了?”他突然在她旁边坐下,脸上挂着邪魅的笑:“要是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脱单衣服检查一下,或者说我现在在对你做些什么。”

    他修长的指尖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拇指磨砂着她光滑的下巴,凝望着她娇嫩的唇瓣,他吞了吞口水。

    袭欢来回深呼吸了两口气,混乱的大脑终于渐渐恢复了冷静。

    “要不我现在补回来?”他开口调侃,魅惑的双眼带着几分笑意。

    “想的美!”袭欢看着他脸上的笑意,随手抓起旁边的枕头就往他身上扔。

    他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这一幕跟三年前何其相似:“你竟然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我还要踢你呢!”她说完,抬脚一脚便踢了上去。

    封延因为一时不备,还真被他踢个正着,随后跌坐在地上。

    “咚”的一声,房间里瞬间变得寂静,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袭欢显然没想到封延竟然会被她踹下床,一时之间忘了反应,而封延坐在地上,眼底错愕的看着站在床上的女人。

    “封延,你要是敢碰我,我就要你好看!”袭欢愣了一下之后回神,双眼怒瞪着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