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八十七章舞会
    袭欢走到舞会门口,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悄悄的打开一条缝,往里面窥探了一下,如果可以找到封延的话,就把他拉出来谈一谈。

    可是当她往里面看的时候,瞬间傻眼,没想到这个舞会竟然是个带面具的舞会。

    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一张面具,就连服务生都不例外,这让她怎么找?

    袭欢皱皱眉,随后把头缩了回去,考虑着要不要问一下清风,封延带什么面具。

    大厅里回荡着优雅的小提琴声,来自各的大公司的高管和少爷都带着面具,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在大厅的各个地方。

    封延带一张白狐面具,站在大厅的左侧,锐利的双眼微微眯着,他一直注视着大门的情况,刚刚的偷窥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她竟然真的跟来了。

    “封少,赏不赏脸一起跳个舞?”突然一个交际花走到封延的面前,对他扬起一抹娇媚的笑。

    “滚!”封延薄唇冷冷的吐出一个字,那交际花吓了一跳,随后迅速离开了他的身边。

    他的目光远远仅仅看着大门,几分钟之后,袭欢终于进来了。

    他勾了勾唇,在他刚想隐藏到黑暗角落的时候,突然又有一名交际花走到他的面前。

    “封少,一起……”

    然而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封延用力一扯,拉着她进了舞池。

    袭欢左顾右盼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因为她没有带面具,面容娇美的她一进去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袭欢无视他们的目光,往大厅的更深处走去,经过舞池的时候,却被一对正跳舞的人撞了一下。

    “啊,不好意思。”袭欢轻声道歉,看对方没有回答,迈着舞步又入了舞池。

    袭欢抬头,看着那张白狐面具愣了一下,刚刚那个人不就是封延吗?

    她可以肯定那个男人就是封延,为了不影响其他人跳舞,袭欢静静的退到一边去等。

    服务生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从托盘里拿了一杯酒,随后静静的看着舞池里面翩翩起舞的两人。

    他搂着交际花的腰,脸上挂着一抹淡笑,高大修长的身影在眼前中,尤为突出,也许这就是他一眼可以看出他的原因。

    看着他们亲昵的模样,袭欢的心堵得发慌,最后干脆转过身不去看他们。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着内心的情绪。

    “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一个带着狮子面具的男人走到她的身边说。

    袭欢扯了扯唇:“抱歉。”直接拒绝。

    再扭头看着舞池,瞬间一颗心沉入谷底。

    他们应该刚刚优雅的摆动,他跟那个女人的身体紧紧相贴,而他的手搂着女人的腰,而女人正勾着他的脖子,两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调情。

    袭欢眼眶一阵发热,她直接转过头,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

    “小姐,赏个脸吧……”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还在劝说。

    “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堵得发慌,还是想让心里好受一些,所以她答应了。

    男人双眼一亮,随后对她摆出绅士的姿势,袭欢把手放在他的手中,任何男人牵着她走入舞池。

    封延冷眼看着他们,若无其事的继续跟他身边的美女跳舞。

    袭欢进入舞池之后,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落在封延的身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跳什么,还有好几次都踩在男的脚上,等好不容易跳完舞的时候,她觉得浑身都像散架了一样。

    回到旁边继续站着,眼角余光看着那个男人正好对上他的双眼,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袭欢瞬间瞪大了眼睛,原来他早就看到她了。

    她怔了怔,刚才上去的时候却看到封延换了一个舞伴,又开始跳舞,

    袭欢咬了咬牙,他是故意的!他故意把她晾在一边,故意跟其他女人打情骂俏。

    一阵委屈突然涌入她心头,她扭头,硬生生的把眼中的泪水咽了回去。

    想想又觉得可笑,她为什么要觉得委屈?为什么要失落?他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又关她什么事,她为什么要心疼?

    她努力平复心底的情绪,她随手拿起红酒喝了起来,其中的味道带着一丝甘甜,进入喉咙随,慢慢的落在她的心底。

    “小姐,要我陪你喝一杯吗?”一阵爽朗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随后看着端着酒杯的男人走到她的面前。

    袭欢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直接回答:“好。”然后接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白兰地辛辣的味道翻滚进入她的胃里,让她忍不住想吐。

    “小姐,没想到你的酒量竟然这么好,不过你喝的这么急,很容易醉的。”男人好心的提醒。

    袭欢却不以为然,耸耸肩:“醉了正好。”这样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正在舞池里跳舞的男人看着这一幕,眼睛里的神色黯了黯。

    在他的面前,他竟然都敢招蜂引蝶!该死。

    酒精开始在袭欢的身体中扩散,让她的脸红了起来,魅惑的双眼更是水灵灵的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好热,袭欢感觉他的身体就好像被大火烧着一样,她伸手捂着脸,滚烫的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滑了出来。

    她所有的伪装在这一刻土崩瓦解,所有的矜持像风逝去,酒精狠狠的抹杀了她的伪装。

    “抱歉,失陪一下。”袭欢转身想离开,然而双腿却发软,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歪,半跪在地上,膝盖传来一阵疼痛,让她眼底的泪更加忍不住。

    “你没事吧?你和醉了,我先扶你去休息一下。”站在她看身边的男人迅速上前,好心的开口。

    “谢谢。”袭欢狼狈的抓着他的手,而不是让他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模样,所以她想逃离这里。

    “不用客气。”男人笑了笑,眼底跳跃着一丝得意。

    离开大厅之后,袭欢的大脑越发的昏沉,看着什么都像扭曲的一样。

    好奇怪,她的酒量怎么会变得这么差了?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男人扶着她进入了电梯,温热的大掌在她的腰间下移,开始对她动手动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