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八十二章我要告你
    “把他们两个送回房间。”封延冷冷的开口。

    “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我要去告你!你这个死冰山,死冰山,你赶紧放我下来!我不是你儿子,我跟墨墨都不是你的儿子,没有爸爸这么对儿子的,你赶紧放我出去。”森森朝他大吼。

    “森森……”袭欢在门外看着他们,看着封延的目光顿时变成憎恨。

    “马上把他们送回房间。”封延突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扭头直接对着佣人命令道。

    佣人马上就把墨墨跟森森带了回去。

    “呜呜……妈咪,妈咪,快救我,快让付叔叔来救我……”森森瞪着一双小短腿哇哇的哭着。

    “森森……”眼睁睁看着森森和墨墨被他们带走,袭欢张了张嘴,仍然发不出什么声音。

    把看了一眼袭欢双手不由自主的握起她为什么要拿这种眼神看他歧视他的儿子,把他留在身边,有什么不对?

    更何况她从始至终一直把他当傻子一样戏弄,他还没生气,她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缓缓走到她的面前,隐去浑身的怒气,柔声说:“森森是我的孩子,他就应该住在这里,要是你……”

    “把他还给我!”袭欢怒视着他,艰难的开口。

    封延眼底的柔情瞬间变得阴沉,对上那双美瞳中浓烈的恨意,他心底的怒火和不满再一次窜起。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见他,那么你就留下。”他收起了所有的温柔,冷冷的开口。

    “呸!”袭欢想也不想直接对他吐了一口唾沫。

    “你!”封延怒瞪着他,深邃的双眼泛着血丝。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做出这么无礼的行为,她竟然敢吐口水!她的教养呢?

    袭欢冷冷的与他对视,他除了这样,他还能做什么?

    做他的情人吗?不。

    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的。

    封延冷冷的看着他,把她眼底的目光尽收眼底,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忍着心底的疼痛,然后扭头对着清风说:“叫她回去。”

    清风愣了一下,看看袭欢,又看看封延。

    封延已经大步进屋了,他有的是时间,现在孩子都在他的手上,他就不相信袭欢还会跟以前一样一走了之。

    袭欢看着他的背影着急了起来,他怎么走了?她还没要回孩子。

    她着急的拍了拍铁门,清风看着她,走到她的面前:“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明明知道少爷他……”

    少年一直都那么爱小姐,为什么她总是不明白?

    “清风……森森……”袭欢摇摇头,泪花模糊了她的视线。

    清风轻叹一口气,轻轻地说:“小姐,现在少爷还在气头上,你先回去吧,等少爷气消了再来,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小少爷,少爷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们,不会伤害他们的。”

    袭欢看着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房子,一脸的迟疑。

    “小姐,你还是听我的吧,等过两天你再过来跟少爷谈一下,要不然你一直站在这里也没用啊,反而会让小少爷他们更加担心,少爷是绝对不会伤害他们的。”

    袭欢低垂眼帘,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不错。

    “清风,谢谢你。”她艰难的开口,双手无力地垂下铁门。

    “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少爷的,我先让人送你回去吧。”

    袭欢摇了摇头,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房子,转身离开。

    清风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然后又回头看着已经进屋的封延,他真的不知道少爷到底想什么。

    明明他想让她回来,为什么现在又要闹成这样?

    他无力的垂下双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封延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眼底的怒气慢慢褪去。

    要是她一直都那么倔强的话,反正他有的办法是让她回来。

    袭欢脚步浮虚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带着落魄的身影往公寓的方向走。

    阳光打在她落寞的脸上,余晖拉长了她的身影。

    现在森森被他带走了,她什么都没有。

    泪水不断的滑出眼匡,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

    也许她应该听付铭的话,她真的不应该回来。

    “欢欢。”一声疾呼声在不远处传来,接着同样被余晖拉长的身影向她走了过去。

    袭欢抬头,付铭背对着夕阳,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当他看到袭欢红肿的双眼时,他一脸惊愕的问:“欢欢,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会哭?”

    “铭……”袭欢低叫一声,泪在眼眶打转。

    “是不是森森出什么事了?”付铭开口问。

    听到森森的名字,袭欢眼中的泪再一次滑下。

    “到底出什么事了?”

    “铭,森森……被封延带走了……他到森森的存在了……”袭欢哭的伤心欲绝。

    付铭的心沉了下去,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发生了。

    他伸手轻轻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心疼的说:“没事的,我会帮你把森森要回来。”

    付铭不再多说什么,重新把她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宽声的安慰。

    “谢谢……”袭欢哽咽的开口,此刻的她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森森闹腾了半天,终于累了,趴在墨墨的床上暗自伤心,他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妈咪了?一想到这里他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森森看着墨墨坐在沙发上看书,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就噌的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墨墨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吗?我们很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妈咪了!”

    墨墨小宝宝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继续看书,理也不理他。

    “哎,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想跟妈咪在一起吗?你看这个鸟人爸爸把我们两个都关在这里,刚刚还打我的屁股!”他的屁股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痛着呢。

    “好了,你安静会,可不可以不要用你的智商去想这件事情?我觉得爸爸跟妈咪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只要一想起妈咪提都没提过要带他走,他的情绪就提不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