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七十章最后一次见他
    可是小家伙仍然没有回答她,仍然玩着自己的游戏。

    他怎么可能不想妈咪?只是他更想知道为什么妈咪不要他。

    “墨墨……”袭欢再一次不安的叫着,感情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想过,可是我妈咪把我丢下了。”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墨墨更想听到她的回答。

    他的话犹如一道利刃狠狠的插进袭欢的心窝,她直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张冷冰冰的脸,痛迅速传遍了她的四肢。

    不是的,她没有把他丢下,红唇蠕动了一下,终究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所以我不会想她。”妈咪,我说这些是无心的,我又怎么可能不想你?

    “墨墨……”袭欢的喉咙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眼眶一阵发热,脑子嗡嗡作响,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完全没有了思考能力。

    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只知道她的心很痛很痛,痛得她连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墨墨突然跳下,沙发直接往楼上跑去。

    他害怕他再呆在那里,一不小心就会说了出来。

    他还没弄清楚妈咪当年为什么会把他抛下,爸爸的妈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不可以直接承认。

    “墨墨,墨墨。”袭欢回过神追了出去,可是刚走两步,她的脚突然踢到地上的毯子,她一个跄踉跌倒在地。

    “我妈咪她不要我!不要我!”

    袭欢的身体不停的颤抖,滚烫的泪珠,从脸上滑落,她哑声道:“墨墨……我是你妈咪,墨墨……”

    封延,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

    “咔嚓”一声,客厅的门被打开,清风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姐,你在吗?”

    袭欢轻轻的抽泣,脸上的泪水,弄花了她的妆容。

    隐约听到哭声,清风愣了一下,他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看到袭欢跌倒在地的模样,瞬间瞪大了眼睛:“小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赶紧把她从地上扶起,然后让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袭欢把身体侧向一边,跟你开口:“没事。”

    “小姐,是不是小少爷他出了什么事?”清风不放心的问。

    “没事,他很好。”袭欢摇了摇头,随后岔开了话题:“你不是回去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清风解释:“是少爷让我回来的。”

    “他?”

    “少爷已经回公司了。”清风知道袭欢在疑惑什么,便主动开口解释。

    袭欢愣了一下,随后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这样也好,那她就不用再面对他了。

    “嗯,少爷……”清风顿了顿,看着脸上的泪痕,有些不忍开口。

    “有话你就说吧。”袭欢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声音带着鼻音。

    “少爷让我明天把小少爷带回去,而且还说这是你最后一次看他,回去之后,少爷……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他跟小少爷的面前,所以请你好好珍惜现在。”

    “……”袭欢直愣愣的看着他。

    清风一脸歉意地低垂着头,他知道这个话很残忍,可是这是少爷的意思。

    他真的不明白他们明明相爱,为什么要这么互相折磨?

    “清风,封延是不是跟墨墨说我把他抛下的?”袭欢收回目光,冷冽的口吻,让清风心里一惊。

    “小姐……少爷没有……”

    “好了,你不用替他辩解,我明白。”或许付铭说的对,她不回来的话,可能会更好,不见墨墨也会更好。

    这样的话,她至少会抱着期望和幻想,不会知道的这么多,也不会心碎的恨上他。

    不过,她并不后悔回来。

    “小姐,当初少爷找不到你……”

    “我知道了,你不用跟我解释。”她低垂着头,听到心底滴血的声音,不过她还是把泪咽了回去。

    如果这是对她当初抛下墨墨的惩罚,那么她愿意接受,可以再一次见到墨墨,上天已经对她很好了。

    只是他为什么要那么残忍?为什么要说她把他抛下?要不是因为他,当初她又怎么可能为了保护森森而离开?

    付氏集团。

    付铭坐在办公室里,正低头批阅着文件。

    小楠站在他的面前,低着头不敢说话。

    “封延真的已经离开小岛了?”付铭一脸严肃的问。

    “是的,他早上坐船离开了。”小楠点头,昨天晚上他们连夜找到了袭欢所在的小岛,还对他们进行了监视。

    “那墨墨呢,他有没有把孩子带走?”

    “没有,他是一个人走的。”小楠摇了摇头,手上的人是这么跟他说的。

    封延早上是一个人走的,把袭欢和墨墨都留在了小岛上。

    付铭皱了皱眉,嘀咕的说:“封延到底在想什么?他竟然会留袭欢跟墨墨独自一处。”

    “可能他想做个成人之美吧,让小少爷跟小姐好好聚一聚。”小楠插嘴说。

    昨天晚上为了查出袭欢的位置,他可是累得够呛,现在封延走了,他应该可以松一口气休息一下了吧?

    “他会那么好心?”付铭挑了挑眉,他并不认为他会那么好心,要真的是这样,他早就让袭欢见墨墨了,又怎么可能把她藏了三年?

    只怕他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

    “这……”小楠一时答不上来。

    “你现在让人继续监视着,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就把袭欢接回来,如果有必要的话,墨墨也可以一起带来。”付铭下着命令。

    他还真担心他们最后因为孩子又走在一起,毕竟袭欢那么爱他。

    “是。”小楠点头,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他一时半会又休息不了了。

    “付叔叔,你骗我!”奶生奶气的低吼声突然打断办公室的严谨的气氛。

    森森推开他的办公室门,气呼呼的站在他们的面前。

    “森森!”付铭惊呼,他没想到他竟然会过来。

    森森的身后站着他的秘书,她赶紧弯腰点头道歉:“对不起付总。我……我挡不住小少爷……”秘书哭丧着一张脸说。

    付铭跟小楠对视了一眼,小楠了然的转身:“好了,我们出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