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六章再起争执
    “不……”她想否认,当她抬头看到他阴霾的俊脸时,话到了喉咙又说不出来。

    她为什么要否认?就算是付铭又怎么样?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是又如何?”她微垂眼帘,咬牙狠狠的说:“封延,我告诉你,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是来卖身的,你要是敢动我的话,我一定告你!”

    他们早就三年前就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以前因为他们是夫妻关系,所以有义务,可是现在她没有任何的义务!

    封延面无表情,淡然的双眼看着眼前的女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者的气息,让整个客厅温度降了下去,让人从心里生出恐惧。

    “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沉默了半响,封延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冰冷的声线传了出来。

    他没有忘记上次付铭当着众人的面跟她求婚,也没有忘记他们在冰淇淋店吃东西的那一幕。

    难道,她的心里一直爱的人都是付铭?三年前她逃走了,难道也是因为付铭?

    袭欢努力想平负赌债喉咙的心,身体僵硬的她动作不了,她的双手撑在茶几边沿,微微颤抖。

    “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要是我一定要知道呢?”他,弯腰双手按在她的两边,冰冷的双眼直视着她惊慌的面容。

    袭欢,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没有义务要告诉你,我不是你的老婆,更不是你的女人,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要是他不想她留在这里,大可以直接的告诉她!

    封延扯扯唇角:“袭欢,原本我想让墨墨知道你的身份,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用了。”

    袭欢愣了一下,看不懂他脸上的那抹笑意:“你……你刚刚是什么意思?”

    他是同意墨墨叫她妈咪吗?

    “你不是想让墨墨知道你是谁吗?”封延脸上挂着一抹讥讽的笑,继续说:“你不是想让他知道你是他的妈咪吗?”

    “你……”袭欢瞪大了眼睛,眼底一片不敢置信。

    他真的能让她的儿子叫她妈咪?还是他又想骗她?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好像根本就不需要。”他直接站直了身体,他的话就犹如一道闷雷一样,在袭欢还来不及闪躲的时候就被狠狠地击中。

    不得不说,他成功的拿捏着袭欢的软肋。

    “我需要!”袭欢也跟的起身。

    谁说她不需要?她想让孩子叫她妈咪,她想把对他缺失的爱全部补偿回来。

    “你需要?”封延往后退了两步:“你以什么身份跟他说?付铭的未来老婆?让他知道你是他的妈咪,然后再嫁给付铭?”

    “我……”她原本就不能跟墨墨在一起……

    “我跟他是什么关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就算我跟他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会再跟你在一起。”她低垂眼帘,遮住眼中的痛意。

    她只不过是想让墨墨叫她一声妈咪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了吗?我们之间你说了不算!你是我的女人,那就一辈子是我的女人。”封延霸道的声音响起,让袭欢的心猛然一痛,那只无形的手好像又紧紧地捏着她的喉咙。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说了不算,从一开始到现在,她有说不的权利吗?当初明明是他给了她离婚协议,明明是他说他们结束了。

    封延修长的指尖挑着她光滑的下巴,封延目光落在她娇红欲滴的红唇上,眼里露出柔情:“袭欢,你可以继续在我的身边,这样我可以让墨墨知道你的身份,我也会告诉他你是她的妈咪,不过你必须离开付铭。”

    她只能是他的,他绝对不会让别的男人染指她。

    他这一辈子彻底的栽在她的手上,除了她,他谁也不爱。

    袭欢没有说话,心里的痛楚慢慢的减少。

    九年前,她因为林兮然,所以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赌气离家出走,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到了国外才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提前安排好的,什么事都能靠自己。

    而现在她也更加的清楚,就算出身富贵又怎样样?你从来都不是高人一等。

    爱情是残忍的,残忍的让人厌恶,让人憎恨。

    他明明不爱她,为什么又要把她绑在身边?

    “你为什么非要这么逼我?”泪盈满眼眶,他是跟当年一样,伤她于无情。

    他凭什么这么跟她说?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就不可以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只要是他认定的东西,他绝对不会放手。

    袭欢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可是又笑不出来,眼中的泪水越积越多,最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她精致的脸庞滑落。

    封延看着她流泪,愣了一下,心狠狠的痛起,眼里露出浓浓的疼惜。

    他刚想伸手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突然“啪”的一声。

    响亮的巴掌声在客厅里回荡,打破了客厅里让人窒息的氛围。

    封延浑身一僵,从惊愕中回神,脸上火辣辣的痛着,却抵不过心中的痛。

    “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我跟铭只是朋友而已,就算最后我们闹的法庭上见,我也不会再回到你的身边!”袭欢声嘶力竭的咆哮道,然后愤然转身往楼上走去。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他的眼里是无法平息的疼痛,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起。

    心一寸一寸的就像被人凌迟着一样,让他无所适从,更无处可躲。

    不管她恨他,还是对他有所误解,他都绝对不会再放开她的手!

    袭欢在楼梯转角处慢慢的慢了下来,视线被泪水模糊,她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痕,不过很快,泪水又再一次滑落。

    这就是她爱的男人,一次一次的伤害她,甚至到最后还想要吞掉她的尊严。

    她不要爱了,再也不要了。

    墨墨在房间里,小家伙正打着电话。

    “森森,爸爸跟妈咪以前一定是认识的,只是他们之间不知道产生了什么误会,现在爸爸跟妈咪正在一楼相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墨墨冰冷的声音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