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五章他是魔鬼
    他冷冷的口气压抑着刚刚的怒气,他竟然被自己的儿子鄙视了,还说他不行!

    “你自己想吃什么要我问吗?你自己不会做,难道你不会买吗?”袭欢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封延瞬间气结。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嚣张!

    墨墨在一边听着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起来。

    这样看着爸爸跟妈咪在一起的日子也挺好的,要是森森在这里就好了,这样的话,他们就真的是一家团聚了。

    袭欢才不管封延是什么表情,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扭头看着墨墨说:“墨墨,你不要经常玩电脑了,这真的很伤眼睛,我陪你玩好不好?我们玩拼图搭积木怎么样?”

    呃……墨墨的嘴角抽了抽:“阿姨,虽然我已经三岁多了,不过我不会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估计只有森森才会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吧。

    “呃……”袭欢一时语塞,幼稚?这应该是孩子都喜欢玩的游戏呀,至少森森就很喜欢……

    一旁的封延冷哼一声,发出一声嘲笑。

    他的儿子怎么可能会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她以为用这点小玩具就可以收买墨墨了吗?她想的简直是太美了。

    袭欢毫不客气的瞪一眼封延,随后又看着墨墨皱了皱眉头:“你要是不想玩这些游戏的话,那我们出去走一走晒晒太阳好不好?”

    “袭欢,这种时候晒太阳,你是想让他中暑吗?”封延再一次开口。

    “我……”袭欢一时语塞,她才不会这么想,她只不过是想找个理由跟墨墨说说话而已,不想他老是拿着电脑玩。

    墨墨突然跳下了沙发:“我不想出去,也不想玩。”随后小小的身子就走向楼梯,自顾自的上楼。

    他得赶紧告诉森森,告诉他爸爸跟妈咪在一起的情况,省得那个小家伙瞎担心。

    袭欢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慢慢走远,微微垂下眼帘,失望的表情夹带着一股忧伤。

    封延看着墨墨的身影后,再回头看着袭欢。

    而袭欢正转身准备离开,帮冷冷的开口:“站住!”

    袭欢停在原地,骤然感觉到空气冷了不少,她抿了抿唇,头也不回的问:“做什么?”

    他该不会是想把她赶走吧!

    “袭欢,你是不是忘了昨天你说过什么了?”封延起身直接走到她的背后,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她,强大的压迫感向她袭来。

    袭欢的心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感到危险。

    袭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扭头看他:“我跟你说过什么了?”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机不可见的颤抖,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封延吃干抹净一样,也许更危险的不是这些,而是她心底的伤疤再一次被揭开。

    “袭欢,不要挑战我。”封延倾身靠近她的耳边说,他的话就像一道利刃一样刺中她的心窝。

    “你什么意思?”袭欢直接转过身怒视着他,什么叫不要挑战他?她挑战他什么了?

    “你忘了你是怎么求我让你过来的吗?”封延冷冷的挑眉,再一次逼近她:“袭欢,三年前你一声不吭的离开,现在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想带走我的儿子,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袭欢咬了咬唇,努力压抑着心底痛,美瞳忽闪忽闪的,带着泪花。

    “我说错了吗?你昨天可是说过什么都会听我的,难道这就是你的乖乖听话?”要是她真的会乖乖听话的话,那就应该好好的呆在他的身边,而不是老是跟他唱反调。

    “在你的心里,我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

    “难道不是吗?”从小她想要什么,他都给她。

    只要是她的一句话,他一定会竭尽所能,可是她是怎么对他的?他是人,他也会痛。

    从他们结婚的第一天,她就抛下他离开,一走就是五年,在他们儿子出生的第一天,她又丢下他们,一走就是三年,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他的感受,在她的心里,他到底算什么?

    袭欢扯扯唇角,双眼露出一抹苦涩:“封延,你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一个骗子!”

    从头到尾,她把他骗得像个傻子一样。

    “袭欢,过了这么久你还是学不乖,挑衅我的下场会怎么样?难道你忘了吗?”他的口气骤然变冷,无边的寒意向她袭去。

    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骗子?

    他要是骗她的话,当初为什么要把袭氏还给她?她要是骗她,为什要让她生下他的儿子?

    他要是真的骗她,为什么会为他墨墨付出那么多?为什么时至今日,她仍然不相信他爱她?

    心里越想脸色越阴森,眼底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袭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狼狈的跌在一旁的茶机上,看着他眼中的寒光心里露出了恐惧:“你想做什么?”

    他就是一个恶魔,不折不扣的恶魔!

    他嘴角一挑,性感的薄唇扯出一抹邪魅的笑,他淡定从容的走到她的面前,俯视着她惊慌的神色:“孤男寡女单独在一起,你说能干什么?”

    虽然他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不过他真的很生气!以前她明明那么乖顺,为什么隔了那么久,她总是跟他作对?

    袭欢咬了咬唇,心提到了喉咙,她深深地吸了两口气,故作冷静的说:“封延,你要是敢动我的话,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她保证,要是他还敢跟以前一样对她来硬的,她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算了!

    “报应?你觉得我怕下地狱吗?”他看着她,有些想笑,可又笑不出来。

    这个世界上这样他害怕的就是她动不动的就消失,没有什么比她不见了,更让他害怕。

    “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也有人不会放过你。”袭欢颤抖的说,一边寻找逃走的机会。

    封延盯着她微微颤抖的肩膀,还有她惊慌逃避的双眼,心一寸一寸的痛起。

    “你说的那个人是指付铭?”他的声音如同万年寒冰,低沉的没有任何的温度,就剩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捏着她的心一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