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一章抱回儿子
    看着那张与森森相同的脸,袭欢着心底一阵疼痛。

    虽然森森老是调皮捣蛋迷迷糊糊的,可是他的脸上时刻挂着笑。

    不对,有一段时间森森也是跟墨墨一样,很少说话,不过他终究会露出笑脸。

    可是墨墨……

    “墨墨乖,你要是不喜欢阿姨,我把你爸爸叫来,我去叫他,你一定要乖乖的。”袭欢直接站起身,就想往门外走去。

    墨墨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你叫爸爸也没用,我只要清风。”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你爸爸吗?他可是很疼你的。”为了儿子,她可以暂时他计较。

    不想墨墨却扬起一抹讥笑:“他才不疼我!他只疼他的女人。”确实,他一点都不觉得封延疼他,要是疼他的话,为什么要因为拉拉长的丑,就对他破口大骂?

    反正没妈疼的孩子就是像根草,他不想做没妈疼的孩子,所以现在牺牲一点点无所谓啦!

    袭欢心里一跳,眼神惊诧的盯着眼前这个小人儿。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封延不疼他?可是封延明明说过他很疼他……

    一股怒火自她心中窜生,直升脑门。

    难怪墨墨张口闭口只要清风,原来封延根本不疼他!亏她还一直以为她的孩子过得很好,很幸福,所以她觉得把墨墨留在他的身边,至少他会照顾好他,可是她真的没想到……

    “墨墨,你说的是真的吗?”她颤抖着真相间。

    然而墨墨却不再说话,低头玩着自己的小电脑。

    原来从始至终封延一直都在骗她!看着眼前的孩子,心里的疼痛瞬间转化为怒火,她噌的一下冲出了房门口。

    墨墨看着他像一阵风一样消失的背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妈咪,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跟爸爸好,你千万不要怪我。

    袭欢怒气冲冲的走到封延的房间,挥着拳头敲着他的门:“封延,你给我开门!你这个骗子!你赶紧开门!”

    “做什么?”封延的房门打开,脸上的神色阴冷,让袭欢的心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不过一想到墨墨那略带哀怨的眼神,她又重新鼓起勇气:“你这混蛋,竟然骗我!”

    袭欢直接伸手把封延推回房间,然后把门关上。

    因为袭欢正在气头上,所以推的力度很大,封延一时不备被她推的往后退了两步,随后跌在床上,看着怒气冲冲的袭欢,一脸的莫名其妙:“袭欢,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袭欢怒瞪着他:“封延,你明明跟我说过儿子过的很好,你说你很疼他,可是为什么墨墨说你根本就不疼他,你凭什么这样对我的孩子?”袭欢哽咽的说。

    从小她父母亲就过世的特别早,所以她很渴望父母亲的爱,可是现在墨墨还那么小,他从一出生就没有享受过母爱。

    原本她以为封延一定会好好的对他,没想到他这个所谓的爸爸根本就不疼他!

    他到底凭什么这么对她的孩子?就算是她欠他的,那么她还就好了!

    “我……”封延一时语塞,对于墨墨他自知有愧,可是这能怪他吗?要不是当初她一走了之不闻不问,墨墨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他又怎么可能因为看到墨墨跟她相似的脸,而刻意疏远他?

    再说了,就算他肯把儿子给她,封老爷子也不会同意。

    “封延,我要要回墨墨。”袭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地说。

    要是墨墨在他的身边过得不好,那么她就要把儿子接回去,反正她有能力养活他们。

    “你说什么?”

    “既然儿子生下上来你不疼他,那么我来疼,我要带走她。”袭欢神色坚定的说。

    “呵,袭欢,你不是说你只是想来看看孩子的吗?你现在竟然说要带他走,你还真是出尔反尔,说一套做一套。”封延冷笑,要是他把儿子给她,那么他们之间就真的彻底完了。

    “那是……”

    “袭欢,他是我的儿子,你根本没有权利带走他,不要忘了当初那份代孕协议上是怎么写的。”封延开口提醒。

    “你!”袭欢气结,她当然没有忘记。

    “难道你想跟我法庭上见吗?当然了,上了法庭也不一定有用,况且你必须保证能带着孩子逃过我的眼睛。”封延冷笑,言语中透着赤裸裸的威胁。

    三年前是他大意了才会让她有逃跑的机会,这一次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再一次让她从他的眼前消失,她要是敢再逃走,他保证一定会打断她的腿,把她关在房间里。

    “你……封延,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袭欢声力竭的嘶喊着,为什么他要这么残忍?为什么不能让她带走墨墨?

    怒气攻心她上前一步直接掐着他的肩膀不断地摇晃,虽然她这种力度对于封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仍然被他掐痛着皮肉。

    封延深邃的双眼眯了眯:“袭欢,我跟你说过,在男人的怀里最好不要乱动。”

    袭欢红着眼睛抬头,看着他眼底的神色,心里咯噔了一下,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坐姿,她竟然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袭欢仓促的想起身,可是腰间却多了一双而有力的手,硬生生的让她稳稳坐在他的胸前。

    “封延,你想干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道理吗?”封延挑了挑眉,邪魅的笑容让袭欢打了一个冷颤。

    袭欢,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不能怪他。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赶紧放开我!”袭欢用手去掰他的手,脸上惊慌的神情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封延看着她脸上的神色,等它她掰开他的手时,他又揽着她的后背。

    “你赶紧放手!”袭欢急了:“你赶紧给我放手!封延你听到没有!”

    袭欢伸手捶打着他的胸膛,她越是慌张,封延眼底情欲的神色越浓。

    他邪魅的双眼带着一丝迷离,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她的味道了。

    “墨墨。”

    袭欢突然出声,把封延拉回了神,他下意识的松手,看着门口,袭欢捉准时机瞬间跳出了他的怀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