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章针锋相对
    顿了顿,她继续说:“好吧,孩子生下来了,你也抢走了,现在我只不过是想见他一面而已,要把每个人都想的跟你一样龌龊,而且不要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袭欢说完,直接走出了厨房,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不管这三年里她去了哪里都跟他无关。

    封延一个箭步追了出去,在楼梯的时候扯住她的胳膊,把她抵在墙壁:“袭欢,你刚刚说什么?”

    “难道我说错了吗?”袭欢同样反问。

    心就好像被万蚁啃咬一样,封延的心难受的要命。

    两人的目光紧紧相视,眼中的愤怒显而易见。

    “袭欢,你总是这么不乖,你是我的女人,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你离开吗?”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放开我!”袭欢伸手推拒着他结实的胸膛,可是她却丝毫推不动他,他看着怒气冲冲的俊颜倒映着她的身影。

    “放开你?有可能吗?我跟你说过,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

    “你做梦我们已经离婚了,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封延,听清楚了,我们已经没可能!”袭欢眼眶一阵发热,痛毫无预兆的自心底蔓延。

    “我们之间不是你说了算!只要我不说结束,你就休想离开。”封延俯首看着他的面容,他们之间是他说了算。

    “封延,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泪花溢满他眼眶,颤抖的声线,从她的红唇传出。

    他真的好残忍,三年前他逼她把孩子留给他,然后她落荒而逃,再一次回来,她竟然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封延看着她受伤的神情,性感的薄唇张了张:“我残忍?你当初一走了之对孩子不闻不问整整三年,现在我让你看孩子,你竟然还说我残忍。”

    “封延,难道你忘记了是谁逼我走的吗?”当初要不是他逼她签下了代孕协议,她又怎么可能把墨墨丢下?为什么现在反过来全是她的错?

    “我当初没有逼着你!”原本他想着只要她把孩子生下了,那么她就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就算他们签了离婚协议,那么他们终究会复婚的,只要她在他的身边就好,况且当年的事,只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而已。

    “你没逼我?你要是不逼我的话,又怎么会给我一纸离婚协议?你要是不逼我的话,为什么又要把我的孩子抢走?你要是不逼我的话,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起过他的母亲?”

    她的每一句一句指责,犹如一把利刃狠狠插在封延的心窝。

    “你放心,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等到墨墨没事之后,我就会走,你要是看不顺眼的话,那么你现在可以出去。”

    她把头扭向一边,努力隐忍着眼里的泪水,虽然这些话说出来让她心如刀绞,可是她只能离开,因为她还有森森要照顾。

    “……”封延脸上的神色骤然变得难看,寒意自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让袭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他阴沉的目光和他起伏不停的胸膛,她对他实在是太过熟悉,面对这样的他,她仍然是止不住的害怕。

    “这是你说的,走了之后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封延努力隐忍着心底想要把他毁了的冲动,他缓缓收回手,低沉的声线不带任何的感情,随后转身走上楼。

    袭欢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放松下来,却发现双腿早就已经酸软无力了。

    “砰”的一声,封延用力甩上房门是黑的房间里传出一点滴在窗户上的声音,他直接在床上做甚,伸手揉了揉眉心。

    漆黑的夜里,他的双眼闪闪发亮,黑夜把他眼底的情绪掩藏的极好。

    可是仍然可以借着微弱的亮光看到她不断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得出此刻,他努力的隐忍着心底的愤怒。

    袭欢重新回到墨墨的房间,今天晚上她必须陪在他的身边,防止他再伸手去挠身上的水泡。

    看到袭欢回来,墨墨的眼底闪过一抹兴奋,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

    “墨墨,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睡觉好不好?”她直接走到墨墨的床边坐下。

    封延看着她,冷冷的问:“清风呢,我要他陪我!”妈咪应该去陪爸爸才对。

    “清风已经回酒店了,今天晚上我陪着你好不好?”袭欢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烧已经退了。

    墨墨抬头看他一眼,果然还是妈咪最贴心,可是他却不能在她的怀里撒娇:“我只要清风,你去把他叫回来。”

    “墨墨乖,现在外面正下着大雨呢,今天晚上阿姨陪你,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袭欢继续笑着说,虽然阿姨这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她的心很痛,不过她还是想好好的珍惜跟这个孩子相处的一点时间。

    “我不听,我要清风。”墨墨说完,又重新玩电脑。

    开玩笑,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制造出这种机会,当然得让爸爸跟妈咪多培养培养感情。

    “这……”袭欢一脸为难的看着他。清风刚刚走不久,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雨,要是再把清风叫回来的话,太麻烦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让你爸爸来陪你。”

    封延那么疼他,在墨墨的面前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不想,墨墨听到她的话,突然扯出一抹冷笑,那表情简直跟封延如出一撤:“我才不要他陪,叫他去陪别的女人就好了,你不是他的女人吗?你为什么不去陪他?”

    墨墨故意冷着小脸说,总之他就是想妈咪去陪爸爸,这样他们一家才有可能团聚。

    “我……”听着墨墨的话,袭欢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真的想去问问他是怎么教儿子的。

    袭欢努力压下心底的怒气,笑着说:“墨墨,你在说些什么,我跟你爸爸只不过是朋友,还有小孩子不可以说这些话的。”

    墨墨不再跟她说话,仍然是那句:“我要清风,你出去。”

    袭欢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发不出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