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九章距离很近
    “好吗?”袭欢继续开口赔笑着说。

    墨墨没有说话,只是张开了嘴巴,袭欢一看,心中一喜,拿起勺子喂他,在送到他口中之前还轻轻地吹了吹。

    “好不好吃?”袭欢一脸期待的问,可是她第一次做东西给他。

    好吃,墨墨在心里肯定的说,不过他脸上的神情依然冷冷的,小嘴巴轻轻的撅着,让人看着心中忐忑不已。

    袭欢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难道他不喜欢?他跟森森的口味不一样吗?

    在袭欢胡思乱想的时候,墨墨张开了嘴巴,仍然什么话都没说,就像一个调皮的娃娃,想要妈咪喂一样。

    袭欢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墨墨要把这些都吃完了,这样你的身体才会好的快。”

    她沉浸在心酸的宠溺当中,完全没有发现门口站着的身影。

    封延静静的看着他们,从小到大他一次都没有喂过墨墨吃饭。

    以前,一直都是他照顾袭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连小孩子都学会照顾了?是有了墨墨之后吗?

    喂墨墨吃完了碗里的汤,袭欢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容,看着空空如也的碗,她温柔的问:“墨墨,你还要再吃一点吗?”

    “不要了。”他已经饱了,再加上他身体真的不舒服,所以影响了胃口,要是在平时他一定还要再来一碗!

    袭欢听着,眼里的目光暗了暗:“好吧,那我先出去了,好好休息一下,不要玩那么多电脑,好不好?”

    是她不好,她不能怪宝宝,这三年来,她都没有尽过一个母亲的责任,所以他对她冷淡是应该的。

    袭欢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玩着自己的电脑。

    袭欢一脸沮丧的走出房间,发现清风站在门外:“你怎么还在这?”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走廊,并没有发现封延的身影。

    清风看着她,笑了笑:“我是特意过来跟小姐说一声,我要回酒店了,所以今天晚上少少爷就拜托小姐照顾了。”

    “你要回酒店?你不留下?”袭欢愣了一下,她可是听公司的员工说墨墨平时除了封墨宁照顾外,就是清风。

    这个时候他应该留在这里才对啊,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要是走了,那她岂不是要跟封延呆在这里?

    “嗯,你让我先回酒店,小姐要是手什么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好,那你回去吧。”袭欢端着碗往楼下走。

    只要一想到今天晚上她要跟封延呆在一起,她就有些不乐意,可是为了宝宝,她忍。

    窗外仍然下着大雨,雨势丝毫没有减少,带起的水珠朦胧的夜色。

    袭欢端着空碗往厨房走去,却不想碰到了封延。

    袭欢淡淡的看他一眼,随后直接往厨房走去,打开锅,开始收拾剩下的罗宋汤,看着手里空空的碗,她的心里犹如千金重。

    难道真的是因为跟墨墨分开太久了吗?她总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就算面对面的坐着,那距离仍然像隔着千山万水。

    “你这么叹气,难道是因为跟我在一起吗?”他低沉的声线,把袭欢吓了一跳,猛然转身,封延竟然就站在他的身后。

    “你是鬼啊,走路怎么没声音!”袭欢低吼一声,为什么他总是喜欢站在她的身后?

    “是你发呆的太厉害。”封延淡淡的说,深邃的双眼紧紧盯着她的面容。

    被他看着,袭欢觉得浑身不自在,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吃干抹净一样。

    “没事,就请你出去!”被他这么看着,真的让她很不舒服。

    “这三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封延冷冷的声音响起,留着身体一僵,随后开口:“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好奇。”封延冷冷的说,双眼散发着锐利的光芒,好像能看穿人心一样。

    他不单单好奇,他更想弄清楚她跟付铭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一直找不到她,真的是付铭把她藏起来了吗?还是说她从他身边离开完全就是因为付铭?

    “好端端的好奇,这个干什么?反正我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袭欢低头洗着盘子,她只不过是想来看一看墨墨的,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他交代什么。

    封延浑身一冷盯着她的背影,说:“要是你只是想看一眼儿子,当然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你这是什么意思?”袭欢回头怒视着他,他话里有话!

    “真的只是想看一眼儿子吗?还是说想把他带走?还是说别有目的?”封延唇角扯出一抹笑。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之他绝对不会让她再一次从他身边离开。

    那种孤独痛苦害怕的滋味,他已经受够了。

    “封延,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一声不吭把儿子丢下来一走就是三年,这三年里你对他不闻不问,突然跑回来说要见儿子,袭欢,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我残忍?”袭欢的红唇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她有他残忍吗?

    明明是他伤害她在先,明明是他才会让她饱尝骨肉分离之苦,他现在反倒过来说她残忍!

    “我有你残忍吗?要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会把宝宝抛下?要不是因为你,我奶奶又怎么会死?封延,到底是谁比谁残忍!”袭欢仿佛听到心滴血的声音,她的每一声都在鞭打着自己的神经,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他们之间早就没关系了。

    封延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事情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事到如今她仍然以为他对袭家别有所求?

    老夫人的死他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那都是袭家欠他的。

    “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会乖乖听话,难道见了孩子之后,你就忘了你说过的话?还是说你想马上从这里出去?”封延压下心底的情绪,声音清冷地说。

    “封延,难道我说错了吗?明明你最喜欢的人是林兮然,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又为什么要让我把孩子生下来?”袭欢的声音充满了怒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