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五章我不是禽兽
    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转身下楼。

    听着关门声,袭欢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口,小小身子迅速从床上爬起,把小书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最后拨了森森的电话,可是电话那端却没有人接听。

    墨墨担心封延或者袭欢会突然进来,他直接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森森发了过去。

    内容如下:妈咪跟爸爸在一起,你不用担心,如今计划第一步已经成功。

    好吧,也有计划之外的事,就好比他长水痘,真是难受死了,不过这些他可不会跟你说的,免得他担心。

    封延刚下到一楼,就听到厨房里传来烧水声。

    他剑眉皱起,直接走到厨房,就看到大理石的灶台上正放着水壶,袭欢站一旁的洗水收盘边,单手撑着盘沿,盯着窗外发呆。

    他目光贪婪的打量着眼前娇小的身影,凝望着那一头微微卷曲的棕色头发。

    感觉到有人,袭欢直接转过身,脸上茫然和失落的表情,还有脸上的泪痕都清晰可见。

    看到他站在门口,她愣了一下,随后急忙转过脸去擦掉脸上的泪水。

    “你下来做什么?干嘛不陪着墨墨?”她清冷的口吻,让他眼里的柔情瞬间消散。

    为什么这个女人面对他的时候总是这么的冷漠?心一寸一寸寸痛起,他强忍着心痛,说:“他要休息,所以我下来看一看。”封延直接走了进去,看到灶台上的水壸说:“饮水机里明明有水,你烧来做什么?”

    袭欢的身体僵了一下:“水还是现烧的比较好。”

    “那些水都是来自高山上的天然水,不单只味道好,而且还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难道这种品质高的水还比不上这些普通的自来水?”封延走到他的身边,语气略带嘲讽的说。

    袭欢脸上的神色黯淡了几分,抓着洗手盘的手微微收紧,她刚刚说烧水只不过是因为她无法面对墨墨而找的一个借口而已,她哪里想得那么多?

    封延盯着她精致的侧脸,这张脸还是跟以前一样,让他狂热不已。

    他不由自主的向靠近她,袭欢后背一阵发凉,心提了起来:“你干什么?”

    她后退了两步,双手支撑着料理台,他该不会突然发疯吧?

    “我是人,我不是禽兽,不会是随时随地都想着发情。”虽然他真的很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教训一顿,可是他也知道场合跟分寸。

    袭欢避开他炙热的目光,他脸上的笑容会让了忍不住想起过往。

    “谁知道你。”她轻轻地说了一句,以前他不是动不动的就对她做那种事吗?而且还不分场合,不分地点。

    她绝对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曾经她爱这个男人,爱入骨髓,可是,最后他却硬生生的把她推入地狱,没有任何预兆的一遍一遍的撕碎她的心,还有什么比过往残忍的?

    “难道你想验证一下?”他再次向前一步,故意倾身到她的面前。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打在她的脸上,带着他独特的味道。

    袭欢下意识的移开目光,咬了咬唇:“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聊,你要是真的那么无聊,你可以回酒店,我来照顾墨墨就好。”

    她淡漠的语气浇灭了封延心底的兴趣,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目光紧紧盯着她半低的容颜。

    袭欢移步离开,走出客厅轻轻的喘了一口气。

    下雨天,天色暗得特别快,看来今天晚上是回不去了,她要赶紧给付铭打个电话,不然的话她的森森要怎么办?

    “你先看一下水,我去看一下墨墨。”袭欢直接往楼梯走去,她要去看一下墨墨,顺便给付铭打一个电话。

    封延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目光看着窗外的黑夜,嘀嗒的雨声,让他想起了过往。

    在袭欢离开的那天晚上,也下起了瓢盆大雨,站在阳台上,凝望着远处的灯火阑珊,他内心的情绪久久无法平静。

    想起来的时候会痛,不想的时候更加痛。

    在去看墨墨之前,袭欢有先找了一个房间躲了进去,然后走到窗前打通了付铭的手机。

    很快,电话就被接了起来:“欢欢,你在哪?”电话那端传来付铭着急的声音,他已经让小楠去找了整个临城,都没找到她,甚至,她的手机还是关机的状态。

    “铭,我……”

    “你是不是跟封延在一起?”袭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而且他的语气是肯定气。

    袭欢顿了一下,开口:“铭……”

    “欢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赶紧回来。”一向温润的付铭,此刻根本就听不进袭欢的话。

    虽然平时他都是好好先生的模样,可是他也是有脾气的。

    今天一天都找不到袭欢,他都快急疯了。

    袭欢被他凌厉的语气弄得愣了一下,放软了语气:“铭,你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何况我现在出去。”

    “为什么?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一听到袭欢的话,封延的心如同被人硬生生的刺了一刀一样。

    如果把真的对袭欢做了,什么他一定不会客气的!

    现在的他可比三年前的时候要有实力的多,根本不怕与他起冲突。

    “没有,你放心吧,他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墨墨生病了。”袭欢压低的声音说。

    电话那端的付铭愣了一下,随后猛然的问:“墨墨生病了,你见到他了?”

    “嗯,我现在正在一个私人岛上,墨墨突然生病,还生了水痘,而且这里的雨下的很大,封延没有办法带我们回去,所以……”只要一想到墨墨小小的年纪就要遭受这些苦,她的心就难受的要命。

    付铭心底的担忧渐渐消灭了一点,缓了缓语气:“墨墨真的生病了吗?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

    “没有,真的是因为墨墨生病了。”袭欢知道付铭是真的担心她。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真的是因为墨墨,那他自然不能多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