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四章吃醋的总裁
    “今天晚上留在这里,等明天再回去。”

    “清风,墨墨的衣服在哪?我想给他洗澡,换掉身上的衣服。”

    “柜子里面有换洗的衣服,不过席小姐,小少爷现在可以洗澡吗?”清风一脸担心的问。

    “可以,刚刚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他让我多给墨墨换洗,免得感染不断扩大,不过你帮我一下。”袭欢拿出墨墨的衣服,一边说。

    “好的,小姐,需要我做些什么?”清风开口问。

    “你去放一些温水。”

    “好。”

    封延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个相处融洽的模样,他的眉头紧皱,原本担心的神情渐渐变得阴霾。

    “清风,你马上回酒店,让厨师准备今天晚上的晚餐,我来帮忙。”他直接朝袭欢走了过去。

    清风愣了一下,随后明白了过来,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间。

    他还真是鱼目脑袋,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让少爷跟少夫人多相处一下吗?他在这里瞎凑什么热闹。

    相信有少爷跟少夫人在,小少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袭欢懒得理他们,抱起墨墨,动手就开始给他脱衣服。

    还好这三年来,她只亲力亲为的照顾着森森,所以做这些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生疏。

    墨墨睡到昏昏沉沉的时候,感觉有人动他,让他很不舒服,小手乱动着,嘴巴撅着就想哭。

    好吧,他终究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再加上生病又那么难受就,算平时他再怎么像一个小大人一样,他终究还是一个孩子。

    “墨墨乖……”袭欢轻声的安慰。

    隐约间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有那若隐若现熟悉的味道,墨墨原本昏睡的大脑,突然清醒了不少。

    妈咪真的在这里!他的心因为这个发现而跳跃着,此刻就算浑身难受的再厉害,他觉得也值了。

    “妈咪……”墨墨故意叫了一身,模样楚楚可怜。

    那一声妈咪叫的袭欢心都碎了,刚想应一声,可是看着站在一边的封延,便硬生生地改口:“墨墨乖,阿姨带你去洗澡,好不好?”

    封延听着他的话,心里一片疼痛,为什么她不敢在儿子面前承认她的身份?

    难道她当真有那么恨他吗?

    袭欢不理会封延,直接抱着墨墨进了浴室,随后把他放进温水里。

    “封延你去换一下床单跟被褥!”袭欢扭头对着站在房间门口的封延喊。

    “为什么让我换?”封延一脸不解的问,虽然他从小做的事不少,可是他终究是一个大少爷,像换床单被褥这种小事又怎么可能轮得到他?

    “这里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袭欢反问了一句,随后动手给墨墨洗澡。

    听着,封延没有回话,因为这个别墅里,除了他跟袭欢还有墨墨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人,而清风被他派去酒店了,所以换被单床褥就只能是他来做了。

    原本他以为只不过是一件简单的小事情,可是他换了半天也没有换她,直到袭欢抱着墨墨洗完澡出来,他都还没有弄好床单。

    “爸爸,你在做什么?”在袭欢怀里的墨墨被弄醒了,迷迷糊糊间看到封延笨手笨脚的换床单的模样,低声开口。

    袭欢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一脸欣喜的说:“墨墨你醒了?”

    小家伙听到声音,扭头看她,对上一双魅惑的双眼,瞬间他瞪大眼睛,真的是妈咪,他张了张嘴,妈咪这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可是在冲破喉咙的时候被他硬生生的止住了。

    他不可以叫她妈咪,要是叫他妈咪的话,那他跟森森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他现在会这么辛苦,也是为了撮合她跟爸爸,所以他绝对不可以叫她妈妈。

    呜呜呜……他怎么这么可怜?自己的亲生妈咪在眼前,可是他却不能叫。

    好吧,为了以后他们可以一家团聚,现在这一点小小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墨墨,你现在还难受吗?不要怕,医生说过几天就会好了。”袭欢看着墨墨半天没有回答,以为他是因为身体太过难受,便轻声安慰。

    可以这么近距离的抱着墨墨,她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封延看着他们,眼里生出柔情。

    “你是谁?”墨墨明知故问,声音冷漠,语气里也没有森森那种奶声奶气的感觉。

    装的好辛苦,他多想对着她的妈咪撒娇,说他现在有多难受,可是他不能。

    “我……”袭欢张了张嘴,抬头看了一眼封延,发现他正看着她,扯出一抹苦笑:“我姓袭,你直接叫我袭姨就行了,你现在生病了,身体还没好,所以一定要好好休息,知道吗?”

    心就像被什么撕扯了一样,痛得她无法呼吸,面对着自己的孩子,她竟然让他叫她阿姨。

    封延听到她的话,捉着床单的手微微握起,这个该死的女人。

    墨墨小宝宝看了一眼袭欢,随后又看了一眼封延,越来越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以前一定是认识的。

    “赶紧把孩子放下吧。”封延终于弄好了被子,低沉的声线自他口中传出。

    袭欢把墨墨放到床上,松手的时候还有些舍不得。

    “我去烧水,孩子一定要补充水分。”说完之后,她急急忙忙地冲出去,她怕再在那里待一会,她就会哭出来了。

    墨墨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在看了一眼封延:“她……”

    “怎么了?”封延看到他眼里忽闪忽闪的目光,直接问。

    墨墨最终还是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扭头看着窗外。

    他只是想问他跟妈咪之间的事情,可是他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早晚有一天爸爸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定会查出来的。

    不得不说墨墨小宝宝做戏天分还是很高的,面对着袭欢竟然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还装的那么认真。

    天知道他有多么怀念她的怀抱,他多单直接赖在妈咪的怀里。

    可是有他那个腹黑的爸爸在,他怕他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被他看出异样了,所以他只能装,死命的装。

    封延嘴角抽了抽,这臭小子刚刚醒就这么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