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一章承认身份
    袭欢眼底的愤怒瞬间变成暗淡,不是她想否认宝宝是她的儿子,而是她不想再回想起以前那种狼狈的伤,特别还是在他的面前。

    封延扯了扯薄唇,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他伸手拽着她的手腕把她拖了出去。

    她不想,他有的是办法。

    袭欢被他用力一拖,脚上一个跄踉,她迅速伸手扶着墙壁,惊恐低吼:“封延!你干什么?放开我!”

    袭欢的目光往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里是总统套房。

    恐惧从她心底深处蔓延出来,不,她不要!她不想再跟他沾上任何的关系。

    “封延,放开我!你赶紧放开我!”袭欢着急的伸手捶打着他,气急的她,捉住他的手就狠狠地咬了一口。

    封延用力一甩,袭欢脚下一歪,人撞在墙壁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浑身一冷,接着,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精壮的身体压住她的娇驱。

    “你刚刚在那个死胖子的身边,不是很想要吗?我怕那个死胖子喂不饱你!”他脸上挂着讥讽的笑:“而且,我觉得这个样子的话,席小姐可能会想起些什么!”

    袭欢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眼眶一阵发热:“封延,你胡说些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见……”

    袭欢的话还没说完,封延修长的手指紧紧挑挑起她娇小的下巴,俯身直接堵住了她的红唇。

    “不……唔……”袭欢惊慌的摇头,想避开他的吻,却被他掐得更紧。

    封延撬开她的贝齿,不带任何的温柔的吸取着她口中的芬芳,他铺天盖地的气息弥漫在她的口腔当中。

    “唔……”袭欢不断的推拒着,泪水在眼底打转,情急之下她一口咬了下去,一股血腥味顿时在他们口中蔓延。

    不过封延却丝毫没有停顿,反而挑起了心底某种努力压抑的情绪。

    他疯了!袭欢在心底说着,眼中的泪水缓缓流下,与血腥味交融在一起。

    他强而有力的臂弯绕到她的身后,让她更贴近着他,心口的愤怒变成炽热,他想要她,他想让他尝尝当年逃跑的代价。

    吻越来越深,一遍遍地卷走她口中的芬芳和空气。

    袭欢无力反抗,身体慢慢的瘫软在他的怀里,她快透不过气了。

    在袭欢感觉她快要窒息的时候,封延终于抬头。

    袭欢浑身瘫软的靠在他的胸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同时心里却犹如被万箭穿心一样疼痛不已,伴随着喘息声,一遍一遍的传变全身。

    “我问你,你到底是席小欢还袭欢?”他冷冷的说,炙热蔓延他的全身。

    袭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与他漠然的神色对视。

    她苦笑:“我是袭欢,你满意了吗?”

    她知道他躲不过,她也知道争不过他,她也没想过要怎么样,但是可不可以不要让小再那么狼狈?

    封延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嫩唇上,时隔三年甜美的再次涌入他的脑海,占据了他身体的炙热,他弯腰直接把她打横抱起,然后长腿迈向某个总统套房,然后一脚踢开房门。

    “封延,你不要这样!”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开口恳求:“封延,我这个答案你还不满意吗?我是袭欢,我是孩子的母亲!你赶紧放开我。”

    袭欢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她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关系,也不想再弄得那么狼狈。

    三年了,这三年来,她一直都在调养自己心底的伤,不断的告诫自己,他是她的仇人。

    然而封延就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直接抱着她走进房间,随后把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他俯身,性感的薄唇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双眼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紧紧锁住她带着泪花的眼睛:“袭欢,你当初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你有想过我吗?你想过孩子吗?如今你一回来就想见孩子,凭什么?”

    袭欢打了一个寒颤,想逃走,可惜晚了一步。

    封延再一次捏着她的下巴,霸道的吻着她,再一次侵蚀着她。

    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袭欢的心里更加抗拒。

    他不可以这么对她,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不断伸手的推拒着,可惜她的力气对于封延来说根本就没用,最后反倒弄得自己更加狼狈。

    “封延,你混蛋,你赶紧放开我!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你放开我!我现在是……”

    “没关系?你想跟我说你现在是付铭的女朋友吗?”封延深深的凝望着她,眼底翻滚着骇浪,他敢保证如果她说是的话,他会马上要了她!

    他说过这辈子她只能是他的女人,凡是对她有想法的人,他一定会除之而后快!

    “不是!”

    “呵……”封延嘴角一扯,大手扯开她的裙子。

    他的吻落在她的身上,被他亲吻过的地方就好像被火烧了一样,就像她的心被他一变一变的灼伤一样。

    她缓缓闭上眼睛,无力的说:“封延,我究竟欠了你什么!”

    绝望的声音让封延一愣,抬头凝望着她双眼紧闭的脸,滑落的泪水融入她的头发当中。

    他的心狠狠的痛起,这么对她。他又何尝不痛?

    只是这个女人一直都太不乖了,老是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铃铃……”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房间里诡异的气氛,手机在桌面上不断地响着。

    封延的眉头皱起,看着床头柜上不停地振动的手机,眼底划过一抹不悦。

    袭欢默不作声,暗暗祈祷着他赶紧听电话,这样她就可以走了。

    手机仍然响个不停,封延虽然不满意,不过还是接起了电话:“喂,什么事。”

    袭欢捉紧时间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就往旁边跑,因为太过仓促,导致她下床的时候不小心摔在地上。

    咚的一声,封延回头看了她一眼,眼底带着警告的意味,袭欢起身想走,却听到封延说:“你说什么?墨墨高烧不退?”

    袭欢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扭,头紧紧盯着他。

    墨墨高烧不退?清风不是说他只是轻微的感冒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