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章威胁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封延收回目光,浑身气息犹如万年寒冰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袭欢拉着林老板出去,到电梯门口林老板动作熟练的按下电梯的按钮,准备带她去楼上的房间。

    “林老板,我记得您刚才说您产业下有袭氏长期合作的零售供货商对吗?”袭欢一改刚刚亲昵的口吻说。

    “是的,我跟袭氏合作也算是老客户了。”林老板一脸骄傲的说,肥胖的手伸过来就想在袭欢的脸上捏两下。

    袭欢却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拍掉他伸过来的手。

    “席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林老板看着自己被打的手背,一脸不解的问。

    他可是他们的客户,她这样做可是对客户的大不敬。

    因为他之前一直没有在袭氏出现过,也没有见过袭欢,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袭氏的继承人袭欢。

    袭欢看了他一眼,恶心感从心底窜升:“林老板,我听说您公司的零售商最近好像出了一点问题,袭氏正考虑是否要换掉原料供货的公司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林老板一听,付铭瞬间全醒了。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袭欢,随后伸手一指:“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袭欢淡淡的笑了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林氏公司的事。”

    一开始的时候,袭欢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老色鬼,想不到他居然是袭氏的合作商,真是天都帮她。

    “你……你是袭氏的袭小姐?”

    关于袭家的千金,他了解的并不多,不过当年她回国的时候,再世潘金莲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再后来,她就突然不见了。

    没想到时隔三年,她竟然回来了,只是为什么她消失了三年,回来又不以真实面目见人?

    “我相信林老板是聪明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很清楚。”袭欢冷笑。

    她一改刚刚刻意讨好的样子,浑身气息了,一脸傲娇。

    林老板一改刚刚的色相,开口讨好:“袭小姐,实在是对不起,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袭欢撇了撇嘴,要不是因为宝宝,她懒得跟他周旋。

    “林老板,关于你公司的事情我会拈量,不过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袭氏可是他公司的客户,他怎么敢得罪?

    “袭小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在所不惜。”

    “好,既然这样,那你就把封氏的合同签了,还有,我的真实身份不许对任何人说起,你要是敢透露出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林老板听着愣了一下,她明明已经跟封延离婚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封氏?

    再说了,封氏集团可是东亚地区的十大家族代表之一,他当然会签约啊!

    “林老板,你不同意?”

    “不不不不,我现在马上签!”林老板连连点头。

    袭欢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心里暗暗高兴,这下子封延应该没有理由再拒绝她看宝宝了。

    “那就赶快吧。”袭欢看了一眼包间的方向。

    “是是是,我现在马上去。”林老板点头,才走了几步,就惊叫出声:“封少?”

    袭欢听到声音转头,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感觉腰间一股力道就把她拖进了电梯。

    等她站稳的时候,已经进入了电梯里,抬头,就看到脸色阴沉的封延站在面前。

    对上他冰冷的目光,袭欢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封延,你想干什么?”

    他冷笑一声,向前一步,把她逼在角落,随后贴了上去:“怎么?是我让你不满意吗?”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合同我已经帮你谈好了,赶快让我看宝宝!”她已经完成了他想让她做的事情。

    “看宝宝?”封延性感的薄唇勾了勾,目光落在她纤细的肩膀上,看着林胖子刚刚摸过的地方,心底的怒气不断上升:“谁跟你说你可以见我儿子!”

    封延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低沉冷冽的声音在袭欢的头顶响起,一股冷冽的气息穿过她的身体,狭小的电梯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冰冷之地一样。

    她惊慌的伸手扶住电梯内壁的扶手,勉强支撑着身体:“封延,你是什么意思?你明明说过,只要我谈好了合同,你就会让我见宝宝的!”

    她只不过是想见见孩子而已,难道这点要求都不能答应吗?

    封延脸色铁青的面容映入她的美瞳,刺骨的寒意与强烈的压迫感让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起来,她扭头,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他。

    “合同我不签了,你想见我的儿子,想都别想。”夹带着怒气的低吼声闯入袭欢的耳朵,他原本可以答应她的,可是她实在是太不乖了!

    她竟然敢在他的面前跟别的男人谈笑风生,无视他的存在,她怎么可以?

    袭欢瞬间瞪大了双眼,怒视着他:“你明明答应我的!”

    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

    “既然话是我说的话,那我自然有更改的权利,而且你以为你是谁?你跟我的儿子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让你见他?”

    袭欢,我看你想隐瞒到几时!

    “我……”袭欢张了张嘴,什么叫非亲非故?她可是他的母亲!

    “怎么?席小姐,难道我说错了吗?”封延锐利的目光紧紧锁住她惊慌的表情,强大的身体抵住她柔软的曲线,他的心地扯过一抹悸动。

    可是面对着她犹豫不决的神情,他心底的怒火再一次燃起。

    她口口声声说想见儿子,为什么又不敢在他的面前承认她的身份?还是她真的把他当做傻瓜,以为他认不出她吗?

    袭欢低垂着头,咽下口中的苦涩:“封延,我想这个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问我?”

    “我清楚?席小姐觉我应该清楚什么?我只知道你跟我们是非亲非故的人。”封延特地把非亲非故四个字咬的特别重。

    既然她不肯承认,那他就逼她承认自己的身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