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四十四章做戏
    不过现在看他的模样,宝宝应该病得不严重,应该只是轻微的感冒而已。

    办公室里再次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袭欢的心底涌起一股无名火。

    封延,你最爱的女人不是林兮然吗?你竟然在办公室里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简直是不要脸!

    “少……席小姐!”清风送文件的时候,看到袭欢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愣了一下。

    袭欢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冲:“做什么?”

    清风愣了一下,怎么少夫人好像很生气的模样?

    “席小姐,你为什么会在这?”清风开口问。

    “走错门了!”袭欢冷冷的回了一句,随后转身就走。

    清风被她怒气吓了一跳,就连在办公室里面的两个人都惊动了。

    “清风。”封延脸上的淡笑,瞬间收了起来,对着门外的清风叫了一声。

    “少爷。”清风推门进了办公室,对着封延点了点头。

    “刚刚说在外面?”封延明知故问。

    “是席小姐。”清风直接开口,难怪刚刚少夫人那么生气,原来是看到少爷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封延双眼微眯,眼底闪烁着亮光,让人看不懂。

    还真是她,难道她想跟他坦白了?

    “那她人在哪里,”封延挑了挑眉,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低沉的声线自口中传出。

    “走了。”回答封延的时候,清风的眼光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刚刚少夫人一定是误会了。

    “好,你们先出去吧。”封延性感的薄唇勾了勾,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现在鱼儿终于上勾了,他根本不用着急,早晚有一天她会自己跑过来的。

    “中午的饭我就不跟你吃了,没时间。”封延神色冷淡的说,看了一眼办公桌上堆积的文件。

    “可是……”刚刚他明明答应了,怎么这会又没空了?

    “出去。”封延冰冷声线如同腊月的寒冰,让人听了忍不住寒毛竖起。

    “是……”那个女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在清风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一下子又恢复了寂静,封延直接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的景色,脸上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袭欢,我看你还能忍多久!

    袭欢怒气冲冲的回到办公室,小田看到她,一脸惊诧:“小欢,你不是要回家吗?”

    袭欢看了她一眼,在办公椅坐下:“不是很严重,所以我就不回去了。”

    敢死的封延,滚蛋封延,现在宝宝都生病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在办公室里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真是一个混球!

    也不知道现在宝宝怎么样了,一想的心里越是不安,午饭都没吃,一个上午都恍恍惚惚的,只要一静下来,宝宝的事情就涌入脑海。

    袭欢在这边心神恍惚,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那两个宝贝儿子计划的。

    小甜陪李经理去开会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只剩袭欢一个人,寂静的让人揪心,压得她透不过气。

    起身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微风吹来,吹动她的衣衫,眼底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看着窗外的景色,心慢慢的平复下来。

    早晚有一天会见着他的,他们母子一定会相认的。

    “席小姐,你是身体不舒服吗?”低沉熟悉的声音自袭欢的身后响起。

    袭欢吓了一跳,转过身子,额头硬生生的撞上一堵肉墙。

    抬头,便直接撞入一双漆黑冷冽的双眸,袭欢的心跳毫无预兆的加快。

    封延透过老花境看着那双清亮的美瞳,心里一阵激动。

    “你……”袭欢刚想开口,封延却直接朝前一步,把她夹在窗户与他之间。

    袭欢愣了一下,直觉喘不过气之后才回神,伸手推着他的胸膛:“你干什么?走开!”

    不过她的推拒起不到任何作用,不管她怎么推,都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封延挑了挑眉,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席小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的声音带着几丝暧昧的味道,袭欢身子一僵:“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袭欢的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低头再看着他们两人的姿势,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相贴在一起,而她还在他身上乱动,怎么看都觉得两人之间透着一种暧昧的气息,当然,随着她的动作还会时不时碰到他某个地方。

    “席小姐……”封延性感的薄唇勾了勾,漆黑的双眼带着某种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如果让其他女人看了一定会不由自主的往上贴,可是袭欢却不会,她拼命的把身子往窗户靠,现在她大半个身子都已经伸出了窗外。

    一抹痛意自封延的眼中划过,他双手撑在窗沿,直视着她精致的侧脸:“席小姐,我听说你对我的儿子很感兴趣?对吗?”

    他的话让袭欢浑身变得僵硬,扭头直接与他对视:“你是什么意思?”

    封延的眼底不动声色的动了动,他就知道只要一提起他们的儿子,她就会有反应,只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隐藏身份?难道她想见儿子他还会阻止她不让他看吗?为什么要忍得这么辛苦?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随便说说,我的儿子长得那么可爱,当然会有人对他感兴趣咯。”封延突然扯开话题,袭欢心里着急,因为她想知道宝宝现在怎么样了。

    “不是,我……”袭欢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没了声音。

    封延的目光落在她纤细白皙的脖子上,脑海里突然闪过以前跟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脑子突然闪过三年前,他看着她带着怨恨的目光,他的心就像被刀子插了一样,浑身难受的疼痛得要命。

    这个女人在没有经过他同意之前居然再一次的离开,而且还把孩子丢给了他,不闻不问整整三年。

    “你……你怎么了?”看他原本漂浮的眼神渐渐变得阴霾,她的心里顿时发毛。

    封延脸上的神色瞬间恢复自然,淡淡的看她一眼:“席小姐,这个星期六我要去谈客户,要是你感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