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四十一章委屈
    他真的觉得好委屈,谁叫她今天一起床吃完早餐之后就在床上打滚?而且现在都已经中午了,他都快饿死。

    袭欢听着眼皮跳了跳,这该死的广告把她的儿子都教成什么样了!

    “儿子,妈咪不是月经不调,只不过是心情不好。”了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竟然跟一个三岁的小屁孩说这个,想想都觉得好羞涩。

    “哦,那妈咪你直接说你不是月经不调不就好了吗?”墨墨不以为意的说,袭欢又一个白眼抛了过去。

    以后一定不让这臭小子再看这些广告了,果然小孩子看什么都特别容易记得住。

    “妈咪,咱们家的门铃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响哦。”墨墨好心的提。

    袭欢愣了一下,仔细听了听,发现还真是门铃在响。

    墨墨接着又说:“我好像听到了付叔叔的声音。”

    “啊?那你还不赶紧去开门?”袭欢赶紧床上爬了起来,她要是再不开门的话,付铭一定会担心的。

    果然,在她还没有所动作之前,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发现是付铭的。

    墨墨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本他是想去开门的,可是想起森森跟他说付铭在慈善晚宴上跟袭欢求婚,他心里就不爽。

    “喂……铭……嗯嗯,我在家,好……我现在去开门。”袭欢一边答应,一边穿拖鞋。

    墨墨比她先一步把门打开,因为外面没有空调,付铭站在门外额头冒着薄汗。

    “森森……你怎么才来开门?”经过昨天他主动进屋,已经把钥匙还给了袭欢。

    “呃……因为妈咪没有听到响。”反正他又不是森森,他没有义务给他开门,更何况老师教导过他们不要随便给别人开门,所以这不可以怪他。

    “好了,我们进去吧。”

    墨墨看了他一眼,最终不情不愿的让开,毕竟他听说付叔叔是真心对她们母子好的,就算他不能跟妈咪在一起,但是他始终是妈咪的好朋友。

    “铭,进来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袭欢淡淡的说,现在她看到付铭老是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感觉他们两个人始终有点距离。

    “欢……”付铭欲言又止,今天他来是特意想跟他道歉的。

    等袭欢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中间放着一个茶杯正冒着热气。

    “今天你怎么会过来?”把茶放到付铭的面前之后,袭欢直接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

    “我就是过来坐一下,你在家里干什么?我按了那么久的门铃,你都没听到。”付铭担心的问。

    “我……没事,刚刚不小心睡着了。”袭欢的眼神游离了一下,她总不可能跟他说,她是因为想宝宝吧。

    付铭看着她不自然的神色,担心的问:“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我没事。”袭欢赶紧开口。

    正在这时,上完洗手间出来的墨墨,直接走到付铭的身边:“付叔叔,我想吃冰淇淋。”

    付铭愣了一下,随后开口:“好啊,那叔叔带你去吃泡冰。”

    “真的?那太好了。”墨墨跟森森相处了那么久,多少学会了一些他的性格,所以这会的言行举止,简直跟森森一模一样。

    “那你带他去吃吧。”

    “欢欢,你不去吗?”付铭看着她,要是她不去的话,他哪里有什么心思吃泡冰?

    墨墨回头看着袭欢,他让他们出去,就是因为不想呆在家里。

    更何况他是真的想吃刨冰,要是妈咪不出去的话,那付叔叔一定也不会出去。

    眼珠子转了一圈:“付叔叔,我妈咪现在有些月经……”

    “我去!”这熊孩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可恶?袭欢赶紧捂住他的嘴巴。

    墨墨暗暗露出了一个笑容,眼底一片得意。

    出去总比他们两个人呆在这里要强吧!

    然后他们三个人就出去吃刨冰,他们三人就像一家三口一样,引来众多人羡慕的目光。

    他们各自叫了一杯泡冰,墨墨优雅的吃着,袭欢搞拌着刨冰上面的蓝莓,没什么胃口。

    付铭坐在她的对面,看她兴趣缺缺的模样问:“欢欢,你怎么了?你不想吃吗?”

    “不是,我只是还不饿。”袭欢扭头看着吃想优雅的儿子,嘴角挂起一抹宠溺的笑,什么时候她儿子的吃相竟然变得这么斯文了?

    “妈咪,我不吃了。”杯子里的刨冰吃到一半的时候,墨墨就不吃了。

    “嗯,现在天气不是很热,你还是要少吃一点。”袭欢语气温柔的说。

    “森森,你还想吃什么吗?”付铭笑了笑。

    “暂时没有。”墨墨摇了摇头,随后看着袭欢:“妈咪,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需要妈咪带你去吗?”

    “不用了,里面就有厕所。”墨墨说完,小小的身子直接跳下椅子,然后往冰淇淋的卫生间走去。

    看着小家伙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付铭的目光重新落在袭欢精致的脸上。

    付铭性感的薄唇张了张,最终还是问了出口:“欢欢……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事?”

    “没有。”袭欢摇了摇头,他早就不生气了,她只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而已。

    “真的?”付铭半信半疑,如果不生他气,为什么她这几天都不理他?

    “真的,我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再加上那天晚上我确实是被你吓了一跳。”飞一直都把付铭当成自己的朋友,亲人,从来没想过他会跟她求婚。

    “哦,那我下次去的时候可得先跟你打招呼。”付铭一改刚刚严肃的表情,打趣开口。袭欢愣了一下,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铭,我……”

    “好啦,我跟你开玩笑的,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为难你。”他急忙打断她的话,眼底深处透着失落,他很清楚她想跟他说什么。

    她一直都有意无意的透露着他们只是朋友,她不爱他,他一直都知道,可是这不是他想听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