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四十章黑客
    他这个儿子是封老爷子的宝,是封家的小祖宗,就是因为平时有老爷子撑腰,所以他才敢那么嚣张。

    “想我不揍你就赶紧说你为什么黑我的电脑?”封延再一次发了消息过去。

    这下子墨墨又不回答了,封延等的有些心烦:“封墨轩!赶紧回答!”

    他很想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他又要攻击他的电脑,难道是为了玩吗?

    结果当他看到墨墨发给他的信息的时候:“黑着玩。”他当场气结。

    墨墨小朋友说的是真的,他原本正在上电脑课,结果听着老师说的那些他早就知道了,觉得无趣就偷偷拿出了电脑在那里入侵封延的电脑。

    当然了,他这么做也是因为有些生气昨天晚上他凶他,还害他难过了很久。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就结束了。

    墨墨小朋友一回到家就兴奋的叫:“妈咪!我终于回来了!”结果却没有人回答他,这让墨墨小朋友有些失望。

    于是他就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等着袭欢回来。

    结果,袭欢一推门进来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单手撑着小脑袋靠在单人沙发上,正紧紧盯着门口看。

    “儿子,你这是干什么?一个人发什么呆呀?”

    “我在等你。”墨墨小朋友说。

    袭欢听着心里暖洋洋的,直接走过去,一把搂住他,然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真乖!”

    “妈咪,今天上班累不累?”

    “不累,来妈妈抱,你吃饭了没有?”袭欢直接把墨墨抱着怀里,下巴抵在他的头顶,宠溺的问。

    “在学校吃过了。”

    “嗯,那妈咪先去给你放洗澡水。”袭欢看了一眼时间,现在都快七点,就直接把小家伙放在沙发上时候往浴室走去。

    墨墨小朋友紧紧跟在你的身后,乌黑的双眼转了转:“妈咪,我听付叔叔说你现在是在封氏集团上班对吗?”

    袭欢听到他的话不以为意的点头:“对啊,怎么了?”

    “没有啊,我就是想问一下那个封氏大boss是不是很有钱?人长得帅不帅?”墨墨小朋友一本正经的扯淡。

    袭欢听到他的话,背影一僵:“你干嘛突然提到他?”难不成他们见过面了,可是不可能啊!

    森森根本就不知道他爸爸的事情。

    “我就是随口问一问嘛。”其实是他想知道妈咪对爸爸的印象怎么样。

    “哦……”听到墨墨的话,袭欢没有多想:“他冷冰冰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以后你看到他的时候一定要绕着走,知道没有?”

    “为什么呀?难道那个总裁有恋童癖?”墨墨问。

    “总之呢,妈咪很不喜欢他,好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他。”说完之后,袭欢放好洗澡水后,就进了卧室找睡衣。

    墨墨看着袭欢的背影,心里暗暗摇头,他的爸爸平时是冷了点,可是长的很帅的,好不好?

    时光如梳,一晃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几天,封延每天都去项目部晃悠,而袭欢就当看不到他一样。

    袭欢进入封氏集团也有大半个月了,可是她仍然见不到宝宝,甚至连他的一点消失都没有,而清风又不敢帮他,封延那个混蛋更不用说了,有事没事就在她眼前晃悠,

    心慌慌的。

    可是面对封延,她又不敢跟他说话,目光冷冽的就好像她欠了他的钱一样。

    她上辈子是不是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非要这样的折磨,最可怜的还是她的宝宝。

    “唉,到底该怎么办?”

    “你要是那么想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堂哥?”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把袭欢吓了一跳。

    “你是?”袭欢看着他,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他叫什么。

    “堂嫂,你不认识我一点也不奇怪,可是我认识你。”封墨宁笑了笑。

    “是你!”听他这么一说,袭欢突然想起三年前,她跟他确实有过一面之缘。

    “看来堂嫂的记忆力不错哦,还记得我。”

    “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进别人办公室之前要敲门吗?你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还有我不是你说的什么堂嫂,麻烦你不要这么叫,我也高攀不起!”袭欢清冷的声音响起。

    “啧,三年不见,堂嫂还是跟以前一样。”

    “你来这里到底做什么?”袭欢抬眼看他,老花镜下的眼睛一片清冷。

    “我来这里有什么奇怪,我可是这家公司的设计总监。”封墨宁直接朝袭欢抛了一个媚眼。

    “哦。”袭欢淡淡的印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这里是封氏集团,他来这里上班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啧,堂……”

    “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你的堂嫂,麻烦你以后叫人之前认清楚,不要看着别人就乱叫,这样会对别人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封墨宁的话还没说完,袭欢就冷冷的打断。

    “……”堂嫂怎么这么凶?封墨宁心底覆菲着。

    “我现在有事情要忙,麻烦你出去!”袭欢伸手指着门口,直接下着逐客令。

    “呃……好……”封墨宁点头,然后直愣愣的出了办公室,连他来这里的目的都忘了。

    看着封墨宁离开,袭欢松了一口气。

    整整一个星期,袭欢的心都没提下过,终于,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袭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

    “宝宝……”今天是星期六,袭欢在床上打滚,翻来覆去郁闷的想哭。

    扭头,一张精致的小脸就落入她的眼球,双眼忽闪忽闪着闪闪发亮。

    “干什么?”她趴在床上问她的宝贝儿子。

    墨墨眨了眨眼睛:“妈咪,你月经是不是不调?”

    一语惊人,袭欢的嘴角抽了抽,她伸手捏了一把她家伙胖突突的脸:“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谁跟你说我一直不调?”

    等一下,月经不调,他为什么不懂这个?

    “哎呀!”墨墨痛的嘶了一声,伸手揉着自己的脸蛋,一边略带委屈的说:“我看里面的电视广告都这么说啊,说女人月经不调的时候就会在床上打滚,难道你不是月经肚子痛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