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三十七章不方便
    "不方便,你妈咪在做什么?”难不成她还在生气他今天晚上的行为?

    “不为什么你要是没事的话,那我先挂了。”付铭你实在是太不仗义了,想要偷偷的娶我的妈咪,我才不会给你第二次的机会,妈咪只能是冰山爸爸的。

    “森森等等。”付铭眉头皱的老深:“森森,你是不是在生叔叔的气?”

    “没有啊,我为什么要生叔叔的气?”

    “你在生气我跟你妈咪求婚,不跟你说。”

    “没有,付叔叔你想多了,我妈咪不是拒绝你了吗?”还好他的妈咪拒绝了,要不然的话,那这件事情还真的有些麻烦。

    袭欢有些哑然,他居然被一个三岁的小奶求鄙视了。

    算了,森森懒得再跟他罗嗦:“付叔叔再见。”说完他直接把电话挂了。

    电话那端的付铭,看着窗外的夜色,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忙音,他赶紧再打一个过去,可是电话里却传出一道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森森?”袭欢从浴室出来,没看到小家伙在沙发上就叫了起来。

    森森直接把他的手机一放,面带微笑的从阳台出来:“妈咪!”

    “你在做什么呢?”袭欢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森森摇了摇头:“没什么,妈咪,我能去洗澡了吗?”然后小小的身子直接跑到沙发边,趁着袭欢不注意,偷偷的把手机放了回去。

    “当然可以了,妈咪现在去给你拿衣服,你先去浴室把衣服脱了。”袭欢一边说一边往卧室走去。

    “好。”森森听话的跑进浴室。

    袭欢拿着衣服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经过沙发的时候,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手机摇了摇头。

    不要以为她不知道森森在打什么主意,毕竟他们可是母子,从一开始起他不让付铭送他们回家,她就知道他不喜欢付铭了。

    这样也好,让她可以找到一个借口,暂时回避一下他,毕竟她今天晚上也说了那么重的话。

    洗完澡之后,袭欢直接抱着森森在床上躺下,刚刚入秋的季节,这种天气不冷不热,睡觉是最舒服的。

    森森翻了个身,小小的手抱着她,把小脸埋在她柔软的胸前,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

    袭欢闻着森森从头发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里面还混熬着他未退去的奶味,很快就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袭欢虽然一身疲惫,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封延的脸,在她的脑海中晃动。

    “延哥哥……”还有林兮然甜美的声音。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在乎他们?她回来只不过是想跟自己的儿子见一面而已。

    她看着窗外皎洁的夜色,魅惑的双眼慢慢的暗淡下去。

    过往的记忆如潮水一样突然涌进她的脑海,他的温柔,他的笑容,还有她愤怒的表情都那么清晰。

    回想的同时,心也在不断的抽痛着。

    封延你这又是何必?你明明喜欢林兮然,为什么还要跟我纠缠不清?

    他低低你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一句话,如果这辈子有个人深深的伤害了你,那么你一定是上辈子欠他太多,这就叫因果报应。

    不过这个报应对她来说是不是有点太痛了?她苦笑,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封延,如果我上辈子真的欠了你的,那么这辈子我应该把债还清了吧?

    另一边,一直没有睡去的墨墨,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快两点了,于是就给森森打电话。

    因为他想把他这边的情况跟他说一下,可是电话一直都是忙音。

    墨墨一点也不爽,一张小脸拉的老长,再一次给森森拨了过去,嘴里一边喃喃自语:“死森森,最后一次,你要是再不接电话的话那我就不打了!”

    “喂……”终于,电话那边终于传了一道模糊的声音,很显然是被电话吵醒的。

    “喂,森森!”

    “墨墨?”森森的声音清醒了很多,他把声音压得低低的:“你干什么?现在都几点了?你竟然还给我打电话,要是被人发现了该怎么办?”

    好不容易睡一个好觉,再加上妈咪今天晚上心情也一直不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没想到他突然会打电话过来。

    他从床上轻轻地爬了起来,接着悄悄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着急的深更半夜给我打电话?”按照墨墨的性子,应该不会大晚上的给他打电话的。

    “嗯。”

    “哎呦,我的大哥,你赶紧说吧,你是不是想把我着急死啊?”还好森森此刻正在阳台上,否则他的那一声吼,一定会把袭欢吵醒的。

    “我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哎呦喂,你这大晚上的故意打电话过来吊我胃口吗?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的话,那我就拒绝和你换身份,不让你回家看妈咪。”森森开口威胁。

    “我今天晚上已经明确了跟爸爸说过,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好像没什么效果,不过我估计爸爸应该以后不会再让那个女人来家里了。”墨墨没有跟森森说他今天晚上用的苦肉计,因为他不想让森森担心他。

    “真的?那太好了!”森森高兴的说:“一定是因为今天晚上爸爸在宴会上看到了妈妈,所以才会让她的心里产生了隔阂。”

    “我觉得爸爸跟那个女人之间不简单,还是明天跟你换身份的时候再跟你细说吧。”

    “也行,明天我们把身份换回来之后,你就去探一下妈咪的口风,好了很晚了,我要睡觉了。”森森说着就果断的挂了电话,因为他隐约听到卧室里传出声音,接着就是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

    “森森?”袭欢作着月光看到窗户下站着森森,她直接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宝贝,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不舒服?”

    “不是的,妈咪,我只是刚刚睡醒了起床尿尿了。”然后特别自然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