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三十五章心事重重
    哼哼,妈咪只能是冰山爸爸的,想要当他的爸爸可能没有那么容易。

    “那你有没有碰到什么其他人?”袭欢紧张的问。

    “其他人?妈咪指的是谁?”森森明知故问。

    “没事……”估计封延刚刚没有看到,要是看到的话又怎么可能会那么淡定?

    “你放心吧,没人看到他,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们回去吧。”付铭叹了一口气,神色暗淡地说。

    “付叔叔,你难道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吗?”森森突然抬头看他。

    付铭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的意思。

    “付叔叔,你可是今天晚上宴会的主角耶,你不用去送一下客人吗?还有啊,你跟我妈咪求婚,可是却被我妈咪拒绝了,你是不是应该去处理一下?”森森的话,一下子让袭欢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不过转念一想,觉得他说的也没错,至少现在他不想面对着付铭。

    “铭,森森说的也没错,你还是先去处理一下吧,我们直接打车回去就行了。”袭欢自然听出自己宝贝儿子话里的意思,他这是让她疏远付铭。

    “没关系的,有助理……”

    “真的不用了,毕竟你是今天晚上宴会的主角,你要是不在场的话,恐怕会对你的印象不太好。”付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袭欢打断了。

    看着袭欢仍然坚持,付铭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好吧,那你们小心一点,直接走秘密通道吧。”

    这些事情并不是非他处理不可,他自然听得出来,袭欢并不想让他送。

    “铭,那我们先走了。”

    “嗯。”袭欢抱着森森在酒店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走向秘密通道。

    付铭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的叹息一声,看来还是他太过着急了。

    “付叔叔,再见哦……”森森趴在袭欢的肩膀上,回头又朝又朝付铭挥了挥手,而那口吻隐隐带着些得意。

    夜色迷蒙,路灯照着地面,为归家的人带来一线光明。

    今天晚上终归是她太过着急了,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拂了付铭的面子,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唉……”袭欢轻叹一口气,手下意识的拍着森森的后背,扭头看着窗外。

    森森在袭欢的怀里装睡,听到他叹气,他也跟着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付叔叔还是挺好的,要是他没有找到他的亲生爸爸,他也一定会让付铭跟袭欢在一起的,可是偏偏他找到了自己的冰山爸爸。

    带着林兮然从酒店走出来,也许是因为夜色朦胧,封延的脸色一直阴沉着,让林兮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咬了咬牙,快步跟了上去,自从他见到那个女人之后,他就变成这副模样,让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我一会还有事。”打开车门,封延终于开口。

    “延哥哥……”林兮然可怜兮兮的开口,他已经很久没试过这样对她了,没想到那个女人一回来,他对她又变得这么冷淡。

    “好吧,延哥哥,我明天就要去巴黎参加时装周,要两个月之后才回来。”看着封延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林兮然终究不敢多说什么。

    “嗯,路上小心。”封延淡淡的说了一句,等她坐好之后,就直接关门。

    林兮然好看的眉头皱起,在封延的示意下,司机发动车子。

    她看着车窗外萧条冷冽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不甘。

    她好不容易才留在他的身边,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不绝对不会让袭欢破坏她的计划,封延只能是她的。

    “铃铃……”包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缓缓收回目光,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眼里闪过一抹不耐烦。

    “喂。”一改刚刚甜美的声线,声音沉重了几分。

    “兮然啊,你现在还跟封总在一起吗?”电话里传出林爸爸的声音。

    “没有,我现在马上要回家了。”她靠在后座上,一副懒散的模样。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那你跟封少说我们公司的事情了吗?”电话里林爸爸的声音着急了起来。

    “嗯,已经说了……”林兮然压低声音,看了一眼司机:“我先挂了,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

    挂断电话之后,她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封延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她黯然的垂下眼帘。

    三年前,封延在生意场上得罪了一个人,那个男人不甘心自己辛苦经营的生意就这么败了,于是就开车撞封延,刚好知道了,奋不顾身的救了一次封延,然后才得以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而她那对所谓的养父养母,知道她出车祸之后,就回来了,美其名是照顾她,其实还是不是为了从她的身上捞油水。

    原本她以为,他们会等她伤好之后,就出去旅游,没想到这次他们不单只不去旅游了,还学别人做生意,别人做生意都是赚钱,可他倒一直亏本。

    她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随后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看着林兮然的车子渐渐走远,封延脸上的神色更加阴霾,他紧紧盯着远方,脑子里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原本他只是想派一个经理过来走走过场,出一点钱就算了,不过因为手底下的经理有事情要忙,所以他在拍卖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亲自出席,还好这次他来了。

    “少爷。”清风从跑车上下来,走到他的身边。

    “嗯,你现在去查一下袭欢和席小欢是什么关系。”封延冷冷的说,眼睛忽闪忽暗的。

    清风听着眉头紧皱,他是不是应该把袭欢的事情说出来?

    毕竟少爷找了她三年,而是少爷也想母亲想了三年,可是他一说出来的话,她就会走。

    “怎么了?”看清风还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封延冷声问。

    “是,少爷,我马上去查。”清风摇了摇头,这件事情还是再看看吧,或许少夫人很快就会回去了。

    听到回应,封延直接走向他的车子。

    “少爷,您要去哪?”

    “公司。”封延冷冷的开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