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三十三章只是长得像她
    “为什么不看我?”封延声线冷冷的问。

    袭欢双手紧紧抓着包包,指甲深深的嵌入真皮包中。

    “先生,我不是你说的袭欢。”她深吸一口气,随后转身,魅惑的双眼挂着清冷的目光,大厅的灯光倒影在她的眼里,同样漠然,好像面对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认错人?”封延冷笑,冷冽的双眼紧紧盯着她,他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她?

    这个女人,他爱她深入骨髓,没想到三年后的再遇,她竟然来一句认错人?

    “是,我不是你说的袭欢。”袭欢把头扭向一边,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情绪,握着包包的手骨节发白。

    “你真当我是傻子吗?袭欢,你走了三年!整整三年!”他突然上前一步,凝视着三年未见的面孔,曾经午夜梦回,他多希望她在他的身边。

    “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是吗?那你的样貌举止,还有声音怎么那么像她?”她这个模样,哪一点不像袭欢哪一点不是?

    袭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头直视着他冷冽的双眼:“先生,这个世界上长的很像的人,有很多,你不能因为我长的像你的朋友,你就这么毫无肆无忌惮的质问我吧?”

    “长的像?”封延冷笑,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世界上会有长得那么像的人吗?你说你不是袭欢,那你是谁?”

    他倒是知道她要怎么解释!

    袭欢直接伸手打开他的手,后退两步怒视着他:“我叫席小欢!不是你说的袭欢!还有,封总,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口,总会有一两个长的一样长的像的,这个不用我教你吧?”

    封延目光渐冷,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原本是闷闷的夏夜,可是她却感觉到了十二月寒霜一样。

    清冷的月光洒在他们两人身上,把他们的身影拉得极长极长,两人静静的凝望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席小欢?你是公司的那个席小欢?”低沉的声音自封延的口中传出,眉头紧紧皱起。

    难怪第一眼见她,就有一种熟悉感。

    “没错,我就是席小欢!”袭欢看了他一眼,便扭头看着一边的躺椅,生怕他看出些什么。

    封延眯了眯眼睛,打量着她的侧脸。

    席小欢,果然。

    袭欢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眼中莫名的神色,吞了吞口水:“封总,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趁他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她当然得走了。

    “你说你叫席小欢,那为什么你不以真面目见人?”封延的话让袭欢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这下她该怎么回答?总不可能跟他说为了不让他认出来,所以才乔装打扮的吧?

    “这是我的兴趣。”袭欢顿了顿之后,理直气壮的开口。

    “兴趣?”封延性感的薄唇扯了扯。

    “是的!我就是不喜欢以自己的真面目见人,我喜欢在别人面前把自己变得丑一点,而且我并不是封总的直属员工,这个你应该管不着吧?”

    “哼!”封延冷哼一声,脸上的神色让袭欢的心里发麻。

    “袭欢……不,席小姐,你的兴趣还真是独特,我还以为……”封延顿了顿,目光如炬的看她:“我还以为你是为了看孩子。”

    轰一声,袭欢的脑袋如同被炸开了一样。

    孩子!她的孩子。

    看着封延脸上若有似无的笑,袭欢的胸口毫无预兆的痛了起来。

    是啊!她回来本来就是为了孩子。

    眼眶一阵发热,她突然想要坦白:“我……”

    可是付铭的声音突然响起:“欢欢……”

    封延回头,正好对上付铭着急的目光,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彼此眼中都含着深深的敌意。

    “欢欢,你怎么样?”就付铭眉头紧皱的走到袭欢的身边,下意识的把她护在怀里。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袭欢摇了摇头,再看着封延,他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他们。

    “封总,你是有什么事吗?”付铭声音冷冽的问,既然袭欢不想在他面前暴露身份,那他自然不会傻的向他挑明。

    封延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袭欢。

    这个该死的女人,一走就是三年,他们的孩子不闻不问,现在倒好,还假装不认识他!

    好,很好!

    封延怒极反笑,想装不认识他?既然她想玩,那他就陪她玩,他倒要看看她要隐瞒身份到什么时候?

    正在这时,封延的身后传来林兮然甜美的声音:“延哥哥!”

    甜美的声音就像蜜糖一样,也一把利刃,在袭欢毫无防备的时候,狠狠地插进她的心窝。

    让她的心毫无防备的狠狠刺了一刀,然后以一种极致的痛在告诉她,他们仍然在一起。

    “欢欢,你是不是不舒服?”付铭察觉到袭欢的一样,担心的问。

    三年过去了,难道她还没有办法把他忘了吗?在他给了她那么多伤害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一席之味吗?

    “没事,我只不过是有些累了。”袭欢面向游泳池,不希望被看出丝毫的异样。

    “延哥哥,你……这不是欢姐姐吗?”林兮然故作惊讶的开口,心里实际恨的牙痒痒的。

    “我说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欢姐姐!你也别这么叫我,我受不起!”袭欢冷冷的开口,眼底一片清冷。

    这个女人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会装柔做作,三年了,她退去了少女的青涩,出落的比以前更加性感和妖媚。

    特别是她眉宇之间的那股柔弱,更让人看着忍不住心生怜惜。

    “那你……”林兮然咬了咬唇,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觉得你们两个眼神都不好使,有时间还是去看看医生吧,不要看着长得相似的人就乱认!”袭欢冷笑一声。

    封延,我在你面前,你却认不出我,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我就是袭欢?

    她真的觉得很好笑,好笑的忍不住想哭。

    他就是一个混蛋,时隔三年,他还是跟以前一样。

    “席小姐,这是你昨天忘记拿的。”她不想承认她的身份没关系,不管她换什么身份,他都一定会把她追回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