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三十二章求婚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如果一直害怕被封延知道的话,那不是要躲一辈子吗?

    他决定不躲了,他决定好好争取自己的幸福。

    “今天晚上我除了要谢谢大家献爱心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宣布。”付铭一改刚刚的口吻,突然认真开口。

    众人的目光一上市落在他的身上,纷纷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付铭看着宴会场上的人,最后目光落在袭欢的身上。

    袭欢与他对视,她浑身一僵,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宣布,付氏集团从现在开始正式成立《付氏儿童基金》并且与红十字儿童基金会长期的合作,公司每年百分之十的收入将无偿献于贫困儿童的成长,希望我们的一点爱心可以让孩子健康成长。”付铭面带笑容,一脸真诚的说。

    “并且我希望会有更多的人跟我们一样,多关注贫穷地区的孩子。”

    “啪啪……”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台下响起了轰烈的掌声。

    付氏集团这几年来实力大涨,更是挤身于十大企业,每年献出百分之十,那得救活多少孩子?

    袭欢提着的心瞬间松了下来,他还以为他想说什么呢。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在这里跟众人宣布。”付铭再一次开口。

    台下的掌声慢慢的平静下来,目光再次落在付铭的身上。

    “今天在这里我想跟我心爱的女人求婚,希望他可以答应。”以刚刚的宣言不同,此刻全场安静的厉害,众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神色坚定,面带微笑,完全不现在开玩笑的模样。

    与其一直这样在她的身边做好朋友,还不如放手赌一把,赌她会不会接受他。

    封延坐在椅子上,目光瞬间变得深严,三年前他很清楚付铭有多喜欢袭欢,如今她竟然跟另外一个女人求婚,想到这里,你的心紧张了起来。

    目光紧紧盯着付铭,只见他从台上走下,墨墨的走到一个女人的身边。

    “欢欢,对不起,原本我想把戒指买下来之后再跟你求婚的,可是现在我只能拿这个你能嫁给我吗?”他手里拿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另一手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戒指,深情的凝望着一个女人。

    这个戒指是两年前他经过一家珠宝店的时候买下的,那时候就想跟她求婚,可是时机一直不对,再加上她给没有放下封延,所以才会等到今天。

    袭欢瞪着眼睛,面对付铭毫无预兆的求婚,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中了一样,呆愣的站在原地。

    她抬头看着大屏幕,惊讶的表情已经完完全全的放在上面,然后就听到身后猛然的怒吼:“袭欢!”

    袭欢浑身一僵,整个人如同被抽空了一样,堵着喉咙的心跳漏了几拍,好像一不留神,整个人就会跌倒在地一样。

    “欢欢……”付铭看着袭欢苍白的脸色,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他终究是太着急了吗?还是因为有封延在场?

    袭欢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扭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不远处,对视他冷冽,黝黑的双眼,她的心仍然止不住的颤抖。

    付铭顺着袭欢的目光看去,发现站在那里的人是封延。

    他的心突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突然有些懊恼,刚刚真的是太冲动了,明明知道封延在现场,为什么他还要说这件事?

    “这到底是怎么了?”

    “是啊,那个女人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刚刚封总好像叫那个人做袭欢,难道她是袭氏集团的千金?封延的前妻?”

    “……”

    众人议论纷纷,纷纷把目光落在封延跟袭欢的身上。

    刚刚看到那个女人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封延的心止不住的心跳加速,心里更多的是高兴,然而当他听到付铭说的话,他的心里更大的是愤怒。

    “延哥哥……”林兮然坐在封延的身边,自然也看到了袭欢,她伸手想拉他坐下。

    该死,这个女人怎么回来了?走了就走了,干嘛现在还要回来?她好不容易才留到巴封延的身边,可是现在!

    林兮然的眼底划过一抹狠辣的亮光,快的让人捕捉不到。

    然而封延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仍然紧紧盯着袭欢。

    没有人知道当他看到袭欢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怎样的,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起,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底翻滚着惊天骇浪。

    看到林兮然,袭欢淡淡的收回目光,低头看着单膝跪地的付铭,拿起包包说:“对不起,铭,我们只适合做朋友。”

    说完之后,袭欢匆匆的从位置离开,然后直奔大门,经过封延身边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丢下一堆疑惑的众人,一路狂奔下了大楼,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下到一楼大厅了。

    袭欢原本想直接回家,可是发现一楼大门还堵着很多记者,要是她现在出去的话,一定会成为炮灰。

    袭欢看了一眼大厅,然后决定先到酒店的后花园躲一下。

    酒店的后花园一片寂静,皎洁的月光倒影在游泳池的中央,发着幽幽的光芒。

    袭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狂跳的心终于慢慢回归到心房。

    为什么会这样?

    付铭为什么要当众跟她求婚,而且还被封延看到了。

    不是说他不在这里吗?为什么他会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位?

    袭欢的大脑一团糟,根本找不到一点头绪。

    “袭欢!”身后突然传起一道低沉熟悉又略带愤怒的声音,袭欢身体一僵,双眼紧紧盯着游泳池中央的月亮,不敢回头。

    不是的,他一定不会跟过来,他最爱的人是林兮然,林兮然在他的身边。

    “袭欢,你终于回来了。”得不到回应,封延再一次开口。

    低沉愤怒的声音,让袭欢的心头一震。

    皮鞋与地面敲击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他在她背后停下,漆黑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曾经缠绵的身影,只是眼底深处带着复杂愤怒深情,还有隐约的寒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