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百零八章撤娇的小少爷
    “总裁还没回来,和林小姐晚点,付氏集团的人都到了吧?”清风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

    “哦,他们都已经到了。”总经理点头。

    袭欢听到林小姐三个字黯然的收回目光,林小姐?估计是林兮然吧。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在她做了那么多错事之后,封延竟然还把林兮然放在身边,呵呵……

    “你……”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袭欢的头顶响起,她下意识的抬头正好对上清风那双疑惑的眼睛。

    袭欢瞬间回神,他是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的?

    清风打量着她,刚刚感觉有一双视线有意无意的看着他,刚好转头,就看到她站在那里,就好奇的走了过来。

    “清风处理好,我是付氏集团李经理的助理。”见清风上下打量着她,袭欢迅速低头,轻声的回答。

    她的心蹦蹦的乱跳,生怕他会把她认出来。

    “哦,你好。”清风点了点头,并没有发现什么。

    “清风助理!”正在这时,总经理回头叫了一声清风,而李经理也跟着出来,看见他跟袭欢在一起就赶紧走了过来:“清风助理好!”

    袭欢马上见机行事:“经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李经理笑了笑,再来之前总裁可是特意吩咐过,闲杂人等一律不可以靠近袭欢。

    得到李经理的允许后,袭欢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回头发现清风真的没看出什么,她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赶紧溜回了办公室。

    下午三点多,袭欢因为还要去接孩子,就先走了。

    晚上用过晚饭之后,袭欢一进的房间就看到背对着她站在窗户底下,一脸严肃眉头都快皱成川字的墨墨。

    “宝贝,你在干什么?”

    “哦,没事。”墨墨淡淡的回了一句。

    “宝贝,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袭欢上前一步关心的把墨墨抱着怀里。

    孩子是从她肚子里面生出来的,她怎么会不了解?只要那个调皮蛋一安静下来,那就说明他生病了。

    “我……”墨墨被袭欢抱在怀里,一时间有些紧迫,虽然昨天晚上她也这么抱着他,可是他仍然有些不知所措。

    在家里,爸爸虽然有时候会抱他,可是他的怀抱总是冷冰冰的,一点都不暖。

    可是袭欢的身上有着好闻的味道,那是属于妈妈的味道。

    “宝贝,你该不会真的生病了吧?是不是水土不服?”袭欢伸手摸着墨墨的额头,温度正常。

    那她的宝贝儿子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安静的森森宝贝,真的是她那个调皮又捣蛋的小混球吗?

    “好像是有一点小感冒。”墨墨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点点的鼻音,估计是刚刚站在窗户底下吹冷风吹得太久的原因吧。

    “宝贝,不可以这么糟蹋自己洗了澡怎么可以不擦干头发就站在窗户底下呢?你看现在感冒了吧?”袭欢一边说,一边拿过一条毛巾替他擦拭着头发。

    墨墨站在原地,任由袭欢动作温柔的给他擦着头发,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关心,被妈咪念叨的感觉真好。

    “妈咪,头有些晕……”墨墨说。

    一听到儿子说头晕,袭欢赶紧翻箱倒柜的找出了感冒药,亲手喂到他的嘴里,看到他乖乖的把药咽了下去之后,这才把人拉到床上躺着,接着就给他开始按摩着太阳穴。

    “下一次要是这样,妈咪看到你这么站在窗户底下吹风,我绝对要狠狠揍你一顿,听见没有?”袭欢假装神情凶狠的说。

    “妈咪……我胳膊也好酸啊……”墨墨的眉头紧皱,软绵绵的一身,让袭欢马上收起了凶狠的表情,换上了一副心痛的模样。

    “妈咪……我的腿也好酸……”袭欢马上又开始给某个小少爷按摩着双腿。

    “妈咪,我浑身都不舒服……”

    看着袭欢为他忙前忙后一声抱怨都没有,还给他按摩,他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就连他都没有发现平时对谁都冷冰冰的他,竟然破天荒的跟人撒娇起来。

    要是被封家的人知道墨墨会露出这副模样,估计眼珠子都会掉出来吧。

    “妈咪,你可不可以给我讲一个睡前故事?”五城镇海绵宝宝的睡衣张静了溜的怀里仰着头,眼睛发亮的看着他。

    以前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母爱,更没有妈咪给他按摩,还陪他睡觉,虽然这些他从森森那里抢来的冒牌妈咪,可是他还是觉得好温暖,一想到以后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妈咪,他的心里就酸溜溜的。

    他突然好嫉妒森森。

    “没问题,妈咪,今天就给你讲奥特曼的故事,好不好?从前啊……”

    听着袭欢独特的声音,墨墨的嘴角扬起一抹甜甜的微笑,闭上眼睛贪婪的享受着此刻的温情,原来妈咪竟然是这么温暖的。

    清纯的阳光冲破云层照射着大地,露珠在阳光下蒸发,鸟儿在枝叶间欢快的叫着。

    一大早,森森就被张嫂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妈咪,我在睡一会儿,五分钟就好,你先去刷牙洗脸,你儿子我的神速一定不会比你慢的。”感觉到有人拍着自己的脸,森森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一边睡一边把一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话重复了一遍。

    张嫂听到森森的话,愣了一下,手一下子就僵在半空。

    以前他睡觉可是从来都不会这么下意识的叫妈咪,难不成他想妈咪了?

    “小少爷,我不是你妈咪,我是张嫂,赶紧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爸爸可是马上回来了。”

    小少爷,张嫂,爸爸?

    森森的心里一惊,瞌睡虫马上消失了一大半,他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这让他才想起来他现在还在墨墨的家里。

    一向爱赖床的他,听到佣人的话,马上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小小的身子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就穿着拖鞋一路的冲出了卧房。

    就连一直守在房门口的拉拉,好像也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马上站了起来,摇着尾巴跟在他的后面跑了上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